诸葛青眉峰紧了紧,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再道:“逝者已矣,更重要的是现在天下太平百姓安定,你……就不能放开吗?”

    “等您找回您所遗失的过去再来问我这个问题吧。”萧尧勾唇:“我很期待,到时候同样的问题您会如何回答我。”

    诸葛青抿唇,蹙眉,眼底有了暗潮汹涌:“你知道些什么?”

    “您觉得我知道什么?”萧尧再度轻笑。

    诸葛青不语。

    “您说,老天为何就偏偏让我知道了呢?”萧尧看着他,似真的希望他能给他一个答案。

    诸葛青沉眸。

    “您很聪明,很厉害,我真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能瞒您到底,可惜,您终究还是发现晚了……”

    萧尧好看的嘴角再度扯宽,明明对着黑暗,眼底却仿佛绽放着流光溢彩:“局已经开了,每一枚棋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立场,一步步走到今天早已撇不清,就算现在没有人再去推动什么,他们也会按照本能继续走下去,直到……其中一个人成为最后的赢家。”

    “可你才会是那个最后的赢家,哪怕你根本活不到那个时候,对吗?”

    诸葛青骤然逼近,书卷斯文气质不再,戾气暴露的他仿佛一尊错降人世的杀神,气势凛人所向披靡:“你真以为你能得逞吗?”

    萧尧不躲也不闪,就那么等着他近,就那么直直的笑望进他眼底,胸有成竹:“当然!”

    诸葛青的手,最后一刻还是停住了下来,距离萧尧的脸只差一寸。

    劲风萧尧满头披散的长发,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吹飞出去,仿佛要将他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庞拍烂,可他脸上的笑一丝不减,衬着那猩红大袍,说不出的妖异……

    他笑着说:“侯爷,真的不进屋喝杯茶吗?”

    诸葛青抿唇,收回手,幽幽的望着他,倏地转身离去:“将死之人就该有将死之人的自觉,不要再去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夜,随他离去而恢复宁静。

    “可我,却未必死得成了……”萧尧拎起那被吓得拼命挠他的小狐狸,笑眯眯的问:“你说,是吧?”

    小狐狸的冲他刨爪子:神经病!听不懂你说啥!快放了我放了我!

    “蠢狐狸,爪子都被修平了还挠什么挠?挠中了又有什么用?”萧尧被它逗得呵呵直笑。

    小狐狸依旧狠狠的挠啊挠:你管我!我乐意!爪子弱了气势也不能弱!好歹咱是吃肉的主儿!

    “呵呵,你呀,真是越来越像那个谁了……”

    诸葛青沉着脸回到侯府,熊大便迎了上来。

    诸葛青敛了敛神色,却蹙起眉来:“煜儿还没睡?”这都什么时候了?

    熊大也不敢瞒:“世子非要等您回来,还说谁要敢点他睡穴,他往后出去就再不带人了……属下们实在拧不过他。”

    自己的儿子自己还是了解的,诸葛青眼里也满是无奈。

    摆摆手示意随行的葛文葛武可以去休息了,与熊大一起往诸葛煜住的载梦园去。

    院门前,抬头看着载梦园三字,诸葛青有点恍惚。

    所有人都以为这名字是他取的,但实际上,这是诸葛煜三岁要求分院独住时自己取的,解释很简单,希望以后在里面每天都能做个美梦。

    当时诸葛青也没多想,只觉得儿子的想法天真得无比可爱,可渐渐的……他却发现,他这儿子早熟得很,世故得很,圆滑至极,简直像曾经经历过一世,如今梦回般成了他的孩子。

    说起来有点荒谬,可如果有那么一天有人告诉他,他这儿子其实不是真正的孩子,他想他也不会觉得惊讶。

    “侯爷?怎么了?”熊大奇怪诸葛青为什么站在那里出神。

    诸葛青摇摇头:“没事,你也回屋休息吧,我去哄他便好。”

    为了方便照顾和保护诸葛煜,熊大也住这院子,闻言颔首便退下了,反正有事一喊就能听到。

    屋里,诸葛煜还在打牌。

    诸葛青一进门就见他小小的身子蜷在被褥里哈哈大笑,红扑扑的小脸上贴着一张长纸条儿,眼睛炯炯没有半点困意,而熊二熊三几个却是一个比一个惨,满脸都是纸条儿,输得那叫一个惨烈。

    察觉诸葛青进来,熊二几个慌忙起身飞快脸上纸条儿,尴尬行礼:“侯爷。”

    诸葛青好笑又好气,走过去的同时摆摆手让他们下去休息。

    “爹!”诸葛煜从被褥里窜出来,飞扑进诸葛青怀里:“您可算回来了,您再晚一点儿煜儿这脸也别。”

    诸葛青瞥了一眼丢下的四副余牌,诸葛煜那些堪称惨不忍睹,继续下去绝对输得惨烈,不禁笑开:“小滑头,先前也没少使诈吧。”

    “我这是在锤炼他们防人之心不可无,任何时候都要小心谨慎。”诸葛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诸葛青都懒得戳穿他了,却也不得不承认,以他这稚龄拙手竟能在熊二几个武功不弱的练家子眼皮底下出老千,实在是个了不得的能耐。

    抱他回床,帮他盖好被子才在床边坐下:“说吧,为何等到现在。”

    “您是不是去找妖哥了?”诸葛煜反问。

    诸葛青蹙眉,抿唇,好一会儿不语。

    诸葛煜相信,萧尧追诸葛芊芊的时候自己在场的事定没瞒过诸葛青,又道:“爹是不是也觉得我不应该跟他走那么近?”

    “那你为何独独跟他特别亲近?”这是诸葛青一直想不明白的。

    诸葛煜稚嫩的小脸上笑都是天真的:“起初纯粹只是羡慕他,后来却是忍不住佩服他,若非造化弄人,我觉得他会和爹一样,是个人人敬仰百姓传道的大英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