卉珍和诸葛煜都不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萧尧却明白,因为她昨晚说有办法救他,而他,嘲讽她自己都还要人救。

    现在,她在反击他昨晚的嘲讽……

    嘴角的笑缓缓蔓延至眼底,晕染开一片,语气却依旧轻视:“狂妄。”

    诸葛芊芊被萧尧一路追出城的消息,很快传开,引发轰动。

    “尧王不会真看上那个药罐王妃吧?”

    “这可说不好,尧王那个人口味素来奇特,也没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我倒觉得他这纯粹只是在找凌王的麻烦。”

    “你是说,尧王已经站队了?那你觉得他是站了太子那边,还是谨王那边?”

    “这就不好说了,毕竟这两位平时都没少拉拢他,而他又两边都得罪不起,便是站队了,恐怕也不是表现出来的那样。”

    风声一起就势不可挡,还越说越像是那么回事。

    藏书阁一角,三个男子临窗围着一个小书桌坐着。

    看起来最不是。”葛武才说完,肚皮就很合作很争气的咕噜噜大叫起来。

    发现周围的人都看过来,葛文尴尬得无以复加:“真是,跟了侯爷这么久也不知道矜持点,这在外边呢,怎么就……”

    咕噜噜……

    丝毫不弱于葛武肚皮的声音响起,打断葛文教训葛武的话。

    葛武立马哈哈大笑:“你以为讨了个斯文的名字就能变斯文了?还是俗话说得好,狗终究是改不了吃屎滴,你呀,不管取什么名字都跟我是一个鸟样滴!”

    “你……”

    葛文正想批评他说得太粗俗,旁边看书的书生秀才们就不乐意了,纷纷目光谴责的看过来,语气严厉:“请安静。”

    诸葛青可不想上藏书阁的黑名单,赶紧道歉,带着书和葛文葛武下楼办理租借手续,找地方吃饭去。

    只是他没想到,才出书阁,便有道视线落在他身上……

    诸葛青微微蹙眉抬头,便与三楼窗边的白问尘再度四目对上。

    有一瞬,他眉头皱得更紧,但他最终只是礼貌的微微与对方点了个头,便转身直接离开。

    白羽自白问尘身后走出来,看着诸葛青渐去渐远的背影,迟疑着道:“伯父,难道他才是芊……”

    白问尘忽的回头看向门口。

    白羽惊收声,看去便见白轩站在那里。

    白轩低眸,抱拳弯身,一副刚刚才到什么也没听到的模样:“爹,孩儿是来赔罪的。”

    白问尘沉眸,定定的看着他不出声。

    气氛很僵。

    白羽尴尬打破僵局:“伯父,堂兄只是关心芊芊表妹而已,而且……我也觉得我们应该与芊芊表妹走动走动。”

    白问尘虽蹙眉看向他,但眼底分明有了意动。

    白羽心领神会,浅笑道:“芊芊表妹是雪姑姑唯一的女儿,而雪姑姑也是您唯一的嫡亲胞妹,她去得早,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多关照她一些不是?”

    白问尘抿唇,别开眼望向远处。

    白羽趁机给了白轩个眼神。

    白轩虽然讨厌白羽,甚至恨,觉得他占有了本应属于他的一切,包括父爱,可他现在没有任何资本跟这个未来的白家家主作对,何况现在,父亲白问尘还在恼火着……

    所以他到底还是忍下了心中的不悦走过去:“父亲,我们都知道芊芊表妹是个软脾气,任捏任搓,可外面现在可不是这么说的,而这些声音都打哪来的相信您也一清二楚……您就不担心继续下去,那些人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来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