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恨的,她却不敢再动,但嘴上也不肯服软:“男子汉大丈夫,欺负我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有种把下毒害你成这鬼德行的人……”

    话没说完,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诸葛芊芊气得两眼发黑——马勒戈壁!敢不敢玩点新鲜的?点穴算个蛋本事!

    可惜她发不出声音,脸都背对着他,愤怒的讯息根本传递不到他那里,倒是……

    错觉吗?

    怎么忽然发现药汤温度回升了一点?

    正疑惑,后背就贴上一只大掌来,一股暖流缓缓自那掌心流入她体内。

    诸葛芊芊怔怔又想回头,就听到他恶声恶气道:“发什么愣!”

    她想问他,为什么,可惜她现在发不出任何声音……

    时间悄然流逝。

    卉珍幽幽醒来,惊起:“王妃!”

    却见诸葛芊芊依旧盘腿坐在药汤中闭目凝神,一副还在运功的样子,药汤也还袅袅的升着热气,屋里除了她们就没第三个人在,顿时怔住。

    难道,她刚才只是不小心眯了一会儿?

    可……

    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诸葛芊芊也因她那声唤而从冥想中醒过来,错愕的看着正紧张望着她的卉珍,猛然想起什么倏地转头四望,却发现那抹猩红已经不见踪影。

    他走了,如同想来就毫无征兆忽然出现一般,想走就悄无声息的走掉了……

    “啊!”卉珍终于发现哪里不对:“王妃您什么时候转到这边来了?”

    诸葛芊芊抿唇看向她。

    卉珍一怔,赶紧捂住嘴直点头——奴婢明白,奴婢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会说。

    她素来识趣,诸葛芊芊自也不会为难,勾唇笑着让她不要太紧张,起身出桶。

    她现在浑身热乎乎的,已经完全不冷了,而且气血异常顺畅,别说运岔气的后遗症半点没有,竟连之前一直努力想打通都没成功的脉络都通了……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他打通的,可,为什么?

    想不明白,门却被敲响了。

    得到许可,红笺三个慌慌张张的冲进来,看到屋里只有诸葛芊芊和卉珍两个,那桶药汤竟还神奇的冒着热气……三人脸色都不好了。

    纷纷围过来小心翼翼的问:“王妃,您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没事呀。”诸葛芊芊好笑的看着她们,尤其是红笺。她相信,茗香和珠云多半是真的被弄晕过去的,可红笺就不好说了……

    红笺被她盯得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死命撑住一张“我也是受害者我啥都不知道”的脸。

    诸葛芊芊也没打算跟她计较,倒是没想到这时候默言也来了。

    瞥了眼还在冒热气的药汤,默言眼底飞快掠过一抹难以形容的复杂异色,却转眸看向诸葛芊芊时又恢复了谪仙般的温润:“感觉怎么样?”

    诸葛芊芊不知道现在究竟什么时辰了,到底过去了多久,原见默言瞥那桶药汤还担心他会疑心而紧张:“咦?啊,哦,很好,很棒。”

    默言道:“我看看。”

    诸葛芊芊怔了一下才忙伸出手,却一不小心把腕上的刀疤给露了出来。

    往日她总是特别小心,举凡沐浴身边也只留卉珍一个,给默言把脉时也尽量不把带伤疤的手递出去,因而至今除了卉珍之外,在场包括默言都是头一次见她腕上的伤疤……

    一时间,气氛凝住。

    所有人都错愕的看着她腕上那道疤。

    虽然已经于事无补,但卉珍还是反应迅速的飞快在诸葛芊芊腕上铺了块丝巾:“默言公子,请。”

    默言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咬唇低眸不说话的诸葛芊芊一眼,皱眉与红笺几个道:“你们先出去。”顿了顿,补充道:“卉珍可以留下。”

    红笺三人彼此相视,看向诸葛芊芊。

    诸葛芊芊沉默与默言对视,最终摆摆手让红笺几个出去。

    屋里很快便只剩下三人。

    “这伤是怎么来的?”默言也不罗嗦,开门见山直接就问。

    “我说我不知道,你信吗?”诸葛芊芊咧嘴笑得有点皮,哪里还有刚才半点阴郁。

    默言抿唇看向卉珍。

    诸葛芊芊莞尔:“你看她有什么用?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

    卉珍直管跟着用力点头,诸葛芊芊说什么就是什么。

    默言蹙眉,神色有些凝重起来。

    “但我确实是端木芊芊。”诸葛芊芊打断他狐疑的猜测,淡淡道:“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真的,而这道疤则是新婚那晚忽然有的,具体怎么来的就算你问我我没办法回答,因为大火之后我晕了过去,期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真的不清楚。”

    她说的都是真的,默言自难从中判断出真假来,只是潜意识的觉得,她并没有把她所知道的说完整。

    不过……

    “方便让我仔细看看吗?”

    诸葛芊芊无所谓的揭开薄纱,还说:“如果有什么发现还请直接告诉我。”

    默言低眸便看向那道疤,边观察边道:“愈合口颜色还很鲜艳,绝对是近期受的伤,不过伤口愈合得很好,显然当时就被精心治疗了……目测是一把造型比较奇特的匕首造成的。”

    等了会儿不见再有下文,诸葛芊芊愕然:“没啦?”

    “应该还有什么?”默言反问,眸光深邃的定定望着她。

    诸葛芊芊怎会这么轻易就被他诈出什么来,咧嘴便笑:“我以为你见识多广又专业,会说很多嘛,谁知道竟就三两句的事。”

    默言抿唇,他确实还有没说……

    比如,这世上的匕首虽随地域不同而略有不同,却大同小异造型相差并不会太大,也他所知中没有任何一款匕首能造成她这样的伤疤。

    比如,据她所知这世上根本没有能让伤口一夜愈合的奇药!

    若有……

    也必定与她的秘密有关!

    一个弹指,卉珍便应声晕厥在地。

    诸葛芊芊虽惊,却不算太意外,笑看着默言问道:“默言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