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凶好可怕。”

    硬不过就来软的,她眼眶一红秒委屈成受欺负的小媳妇,水光汪汪的望着他,可怜兮兮:“我又没招你惹你,你干嘛老揪着我不放?”

    萧尧嘴角抽搐,沉声泛寒:“你以为这样……”

    看着忽然投进怀里抱住他的小人儿,他脑袋也控制不住的短路,一时间也难hold住这么神奇而突兀的转折。

    实际上,诸葛芊芊之间也卡壳了……

    这么是什么鬼?

    她为什么要投怀送抱?

    这么狗血的桥段不都是脑残剧才有的吗?

    最最最关键的是,通常这种狗血桥段只出现在相爱的两个人身上吧,她跟他……

    炯炯有神的,她问:“那个什么,我脑神经搭错线反应错动作了,能不能重新来过?”

    她也就随便问问,没想过他会打理,却听到他沉甸甸的应了两字:“不能。”

    “啥?”

    诸葛芊芊以为自己听错了,震惊抬头,却还没看清他脸就被一只大手摁了回去。

    他说:“将错就错,继续。”

    “继续啥?”

    诸葛芊芊感觉自己智商忽然下线了,根本听不懂他在说啥。

    “我怎么知道!”

    他的回答更是让人抓狂。

    “你不知道你还让我继续!”

    诸葛芊芊简直了,抬头想瞪他,却再度只看到他漂亮而性感的喉结便又被摁了回去,气不打一处来:“继续个跪!你特么不觉得这发展太莫名其妙了吗?”

    他说:“你抱的我。”

    诸葛芊芊一听更火:“我不是说了反应错动作吗?”

    “你主动抱的我。”他多说了连个字,铿锵有力特别理直。

    诸葛芊芊愤而撒手,准备推他一把再加踹他一脚,死了拉倒,却手才离开他的腰便又被拉了回去,下一秒还特么的动不了了……

    “你……你是小孩吗?”一言不合就点穴,卧槽,他才三岁么这么幼稚?

    他用鼻孔回了她一声。

    诸葛芊芊无语,赌气也不跟他说话,一副要杀要剐都随便了的赖皮样。

    她整个小脸埋在他怀里,萧尧低头只能看到她青丝散乱的后脑勺,眼底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漫出笑意来。

    成亲都快两个月了,竟然还梳少女发髻,除了她还真是没人干得出来!

    暖阳,白雪,青竹翠,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整个世界只有他和她……

    说不清,但非常美妙,美好得让他都不愿清醒过来。

    六岁之后,他的生活只剩下孤独和冰冷,煎熬和挣扎……

    日复一日情淡恨深,美好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也不知不觉忘了干净,也无所谓,反正他已习惯,也除了报仇还父亲一个清白之身外,不对任何事抱任何期待,可,她的改变却破坏了所有的平衡……

    她不是端木芊芊!

    那她是谁?

    他不信这世上有神,也不惧这世上有鬼,但不否认这世上有人可以天赋异禀身怀奇异,比如她可以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什么的。

    原若只有这些也没什么,偏偏,她竟是只蛰伏的毒蛇,随时随地可能取人性命!

    他六岁开始被喂毒,如今已经整整十七年,除非天降奇迹否则活过三十的几率是零,这样的他不怕她有毒,也不管她什么目的想怎么玩都陪得起,但她若要玩那小子,绝对不行!

    诸葛芊芊很快就坚守不住了……

    她整个脑袋都埋在他怀里,一动不能动,空气流通慢呼吸受局限,整个鼻腔都是他的味道。

    虽然隔着衣服,但她还是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体。

    “有人来了,余下的日后再继续。”

    他温柔的为她拉拢衣袍,隔着衣服轻轻抚摸那个留着他牙印的位置,看着她的眼道:“记住,你是我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