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落,万道光柱透入竹林,映出白雪晶莹,青竹碧翠,晨雾袅袅,美似仙境。

    诸葛芊芊扶竹住步。

    她跑了如此大段距离,直接喘成汪星人,瞪着那个半点不喘还白衣若仙立于弯竹上的男子,恨得牙直痒,面上却一脸狡黠的笑:“我不跑了,可惜药冷了,冷药喝了非但不治病还伤身,默言公子,快拿去热了再来吧。”

    默言倾身飘落,抬手端起另一只手中托盘上的汤药,运功。

    诸葛芊芊眼都直了,瞪着那碗递到自己面前便热气袅袅的汤药,牙缝里挤出声音来:“你这么变态你爹娘知道吗?”

    默言勾唇浅笑,温声似水:“自己喝,还是要我灌?”

    “不过一碗药而已,喝就喝,谁怕谁!”

    诸葛芊芊俏脸难得粉扑扑的,水眸因火光冲天而更显生机勃勃,灵动勾人。

    此时的她与那画中的妩媚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风情,却还是让默言冷不丁想起那幅画,恍惚失神间端药的手便被她一把拉了过去。

    错愕回神,便见诸葛芊芊拉着他的手垫起脚,大口喝药。

    药碗他还端着……

    那感觉很奇妙,但更多的是说不出的好。

    看着小脸皱成一团,喝得极其痛苦的她,默言眸光渐深渐柔,心底不知何时便被种下的某颗种子,悄然生根发芽。

    阳光渐暖,晨雾渐淡,白雪青竹之间只有他和她,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却忽然,“咳噗”一声,汤药喷了他一身。

    “额,咳咳,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诸葛芊芊一脸无辜的看着错愕低首的他。

    默言抬眸看向她,从她脸上还真是半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可他却不信她真不是故意的。

    勾唇,他笑得一脸鬼畜:“没事,一会儿我多煮几碗便是。”

    诸葛芊芊“……”了瞬,双手立马托花状摆在脸下,两眼眨巴眨巴使劲放电:“我这么可爱你怎么舍得摧残我?”

    默言的心,噗通便是一下,可他又很清醒的知道,她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躲避喝汤药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勾引他。

    她不是真的勾引他,本是好事,可他的心情却为此变坏了。

    猛然上前一步,见她一惊速退满目戒备,更加恼火:“你……”却忽觉附近有人。

    谁?

    什么时候来的?

    又看见了什么看见了多少?

    心思飞转的默言收住步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诸葛芊芊,秒改口道:“早点回去,我去熬药。”

    说完便走。

    诸葛芊芊一脸懵逼。

    这些男人怎么回事?一个比一个莫名其妙!

    殊不知……

    默言其实并没有走,至少在见到那道修长的猩红身影前,没有走。

    萧尧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目光幽幽的看着远处慢悠悠往竹林外走的诸葛芊芊,不知所思,察觉有视线捕到自己才转眸看去,便与错愕的默言四目隔空对了个正着。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语。

    下瞬,萧尧勾唇轻笑,白雪青竹间一身猩红的他更显妖异:“改变主意了?”

    默言沉默了瞬,转头便走:“没有。”

    没两步,忽又顿住:“昨晚……”

    好一会儿没有听到下文,萧尧轻咦:“嗯?”

    默言其实是想问,昨晚他是不是到过飞羽苑,可话到嘴边却问不出来了:“她身边有高人,你小心些。”

    “高人?”萧尧皱眉,想到的却是之前在冷宫亲眼看到的那神奇的一幕。

    默言没有回答便走了。

    他也没法回答,因为这只是他的猜测,尚未定论。

    走着走着前边忽然多出一抹猩红,诸葛芊芊吓了一跳。

    定睛再看,那抹红还不见了……

    “大白天见鬼?”

    诸葛芊芊皱眉左顾右盼,鬼影都没见,却脊背忽然生出一股渗人的寒气来。

    倏地转身回头,同时本能速退摆开反击架势,却被猝不及防撞入眼帘的猩红身影惊得一怔。

    “没看出来,凌王妃还是个深藏不露的。”

    萧尧好看的嘴角轻扬,笑得一如既往的妖精,可那双眼却不似平常轻浮污秽,深沉得可怕,仿佛能将人吸进去绞碎,周身散发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气息。

    动作干净利落,架势看似平常却是大道至简藏深露浅,一旦动手绝对爆发力十足,最关键的是一瞬间眼里竟有杀气隐掠……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她真的杀过人!而且绝对不少!

    这么说起来她昨晚其实也是如此,只不过当时她在床上,架子摆得没有这么开,没有这么明显,而他,忽略了……

    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你是谁?”他逼近她,紧紧盯着她的脸,不放过一丝细微的表情:“你不是端木芊芊!你是谁?”

    诸葛芊芊原就毛骨悚然,一听又吓了一跳,但脑门被驴踢了才会承认:“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不是?”

    “证据?”

    萧尧嗤笑,居高临下勾住她的脸颊:“就算你真的是,可只要我提个醒,也多得是人可以证明你不是!”

    他说的是实话。

    现在不论是惠妃还是白蓉母女都恨不得她去死,若这个时候有人提醒她们她可以不是真的端木芊芊,便是她占据这副身体确实是端木芊芊的又如何?她们照样有办法和能力证明她不是!

    到时候……

    她们便有了名正言顺公然弄死她的理由!

    诸葛芊芊气得半死,却无法反驳,也不敢赌他不敢。

    “端木芊芊”从被赐婚开始就已经成为了许多人棋局上的棋子,他当初留着她也未必不是如此,而且身居上位敢布棋局的人,哪个手里的棋子不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端木芊芊”便是身世有些曲折奇异,却也未必能脱颖而出成为最不可或缺的那一枚!

    说白了就是,她这条命没多值钱,没活腻前得剩着点小心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