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凌陌不待众人反应过来,立马应道。

    虽然他也琢磨不透诸葛芊芊忽然说这话什么目的,可不论如何,现在进宫对他和端木蕊来说都绝不是好事!

    太子妃江婉柔和谨王妃上官彤纷纷皱起眉头来,唯独那始终事外人一般,从头到尾没机会说过一句话的珩王妃眼底似有什么一晃而过,但转瞬便消失不见了,也依旧还是没有开口参与话题的意思……

    “为什么不进宫?四弟妹你有什么委屈只管跟我们说,不用怕!你要知道,你是父皇亲封的凌王妃!便是四弟也不能欺负你!”

    太子妃江婉柔直接忽略萧凌陌的声音,屈尊降贵在床边坐下,温柔亲昵的拉住诸葛芊芊的手,卖力的给她加油鼓劲,还生怕她听不懂的刻意将后半句咬重音些。

    谨王妃上官彤也怂恿:“大嫂说得没错,四弟妹你别怕,有什么委屈只管说。”

    萧凌陌真想把这两个女人直接丢出去。

    “你们别逼我姐姐了……”

    端木蕊声泪俱下,楚楚动人,可此时屋里只有萧凌陌一个男人,太子妃等人可不吃她这一套,当下话也不让她说完,便有嬷嬷一把捂住她的嘴,还一脸恳求。

    “我说端木二小姐,你好歹也是高门出身,怎地这点儿规矩都不懂?太子妃谨王妃与凌王妃说话哪有您插嘴的份儿?便是太子妃谨王妃谦和不与您计较,传出去您这名声也不好听不是?”

    她虽然是压着声儿说的,可在场长耳朵的,哪个没听得一清二楚?

    端木蕊口鼻都被她捂着,本就没法喘气,再听她这么说,更是气得两眼发黑。

    她竟然说她没资格跟太子妃等人直接说话!

    萧凌陌沉眸正要呵斥那个嬷嬷黑手,冠她一个意图谋害端木蕊的罪名,却还没开口,那个嬷嬷就忽的放手了。

    一口恶气顿时上来出不来,萧凌陌面色愈发阴沉可怕,俊逸的脸庞也因狠咬后槽牙而隐约扭曲,显得狰狞。

    诸葛芊芊恰好此时抬头看他脸色,似要根据他的脸色来判断接下来要说什么,却一眼,直接吓哭。

    “呜呜……我,我真不知道你们是真心相爱啊,蕊儿总跟我说侯门深似海,嫁入天家是条不归路,要短命的,我以为她是怕我受苦才说喜欢你的啊,我真不知道啊……”

    “姐姐!”

    才缓过劲儿来的端木蕊一听,简直要疯了。

    她张嘴尖叫着就想打断诸葛芊芊的话,却不想,诸葛芊芊被萧凌陌“吓惨”了,神情崩溃根本听不进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也是不想蕊儿吃苦短命才没答应蕊儿让她替嫁进来,我真不知道你们……呜呜,你可不可以不要杀我?我可以把凌王妃的位置让给蕊儿!我,我甚至可以做妾!”

    萧凌陌也要疯了,怒声咆哮:“你胡说八道什么!”

    诸葛芊芊已经玩腻,趁他一吼二话不说哆嗦着翻白眼,而后直接往太子妃怀里“晕”过去。

    太子妃江婉柔大惊失色:“四弟妹,四弟妹你怎么了?御医?御医呢?还不快去请御医!”

    谨王妃上官彤也转头斥责萧凌陌:“四弟,你看你闹的!四弟妹本就羸弱,又昨晚才受惊发病,这会儿要是有个好歹,我看你怎么去跟端木白两家交代!”

    萧凌陌差点没吐血三升。

    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个端木芊芊有鬼!

    可有什么用?

    太子妃江婉柔和谨王妃上官彤本就是要搅事的,这会儿更加护着诸葛芊芊死咬他不放。

    不出所料……

    端木芊芊这个药罐子不论是哪个御医来看都糟糕透顶,于是太子妃江婉柔立马联合谨王妃上官彤以接端木芊芊进宫治疗休养为由,愣是将“不省人事”的诸葛芊芊带进了宫去。

    “哈哈哈……”

    太子萧之宥听罢太子妃江婉柔绘声绘色的描述后,忍俊不禁大笑出声来:“老四素来阴险狡猾,想要他吃亏不容易,四弟妹这大功臣你可要好好安顿照看,莫要让某些人有机可乘。”

    江婉柔盈盈一笑:“殿下放心,里里外外都是我们的人,凌王便是求到惠妃那儿去也插不进手来。而且,我已请祖父修书神医谷,望神医谷能派位能人来给四弟妹好好看看。不是我多疑,而是我真不敢信这世上能有那么好的继母。”

    嫡亲姐姐才新婚就后脚抬进府,又姐姐才怀上就后脚也跟着怀上了……

    这种人,能干净到哪里去!

    萧之宥勾唇,伸手拉住江婉柔的手,很满意她的安排和此时适时的娇羞,拇指轻轻的摩挲她柔软细滑的手背,是挑逗也是奖励:“老四可不是什么情种的料,在查清楚他为何对那端木蕊如此上心之前,四弟妹确实得好好活着,便是起不了大用,摆在凌王正妃的位置上也够恶心刺激老四的。”

    “殿下您太坏了。”

    江婉柔娇羞一笑,面色绯红的顺势倒进萧之宥怀里。

    她倒得很有技术,姿势优美而发型不乱,盖着右脸的厚刘海一丝不苟,半点没将狰狞的胎记露出来……

    “我还有更坏的,要不要试试?”

    萧之宥很是喜欢她这股子聪颖自若,但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惋惜,终究还是希望将来他荣登九五之时,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不但有辅佐他主宰天下的玲珑剔透心,还有,惊艳天下的外在容貌,而江婉柔……

    这一生穷其所有,也最多只能占前者,到底不够完美。

    眼看萧之宥就要压身上来,江婉柔羞得满面通红,忙提醒:“殿下,这儿可是坤宁宫,母后说不好就要回来了。”

    萧之宥顿时定住,没好气起身,刮了刮她鼻子:“晚上再收拾你。”

    江婉柔面红得似要低血,低着头不搭话。

    女人总是这样,萧之宥见惯不怪,还真没注意到江婉柔半藏在袖中的手,如是宣泄什么一般死死的绞着帕子,低着的眸子也比脸色更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