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凌陌立即皱眉:“不要带坏你四嫂。”

    诸葛芊芊直接拉起诸葛煜的手:“走!”

    萧尧看热闹不嫌事大,直接喷笑表示态度。

    萧凌陌更加恼羞成怒:“永和宫就有厨房,想吃热的命人做就是了,去什么御膳房。”

    “永和宫的人我四嫂差遣得动?”诸葛煜转眸便看了过来。

    自己那点破事五岁孩子都知道了?

    萧凌陌面色又一阵微妙,心里有点虚,但还是坚定的应道:“当然。”

    “那咱们还是去永和宫吧。”

    诸葛煜提议快,改口更快,转头便与诸葛芊芊说道:“今日太后做寿,御膳房肯定忙得热火朝天,咱去了不定找得到地方下脚。”

    你从一开始打的就是永和宫厨房的主意吧……

    诸葛芊芊狠狠鄙视他,嘴上却道:“随便,只要有热食吃,哪里都无所谓。”

    不过她很清楚,永和宫的人完全看主子脸色办事,是不会听她这个不受待见的王妃差遣的,所以说出那么肯定的话的萧凌陌肯定会一起去,到时候也好早些把茗香和珠云接回来,顺便一起饱饱吃一顿,省得回头她吃饱了,她们的饭还不知道在哪儿。

    一行辗转便往永和宫去。

    这一次萧尧倒识趣,没有死粘着一起去永和宫,只是分道的时候说什么改天找诸葛芊芊出去玩什么的,旁若无萧凌陌的样子气得萧凌陌面目直扭曲,却又奈何不了他。

    太后到底年纪大了,不待寿宴结束便疲乏的提早离了席,由宣武帝和江皇后等继续与群臣同乐。

    太后刚走,诸葛芊芊找到的消息便传到了惠妃耳里。

    “找到便好。”听闻的宣武帝也暗松了口气,倒不问具体便放了惠妃回永乐宫探望儿媳妇,只交代了句:“孩子还小,莫要对她太严苛了。”

    有前话在先,惠妃哪能不知道宣武帝这是不许她回去责难诸葛芊芊的意思?却也只得闷着一肚子气应下。

    匆匆赶回永乐宫,便见茗香珠云,红笺卉珍,一个不少的站在那里,而诸葛芊芊热情的招待对坐的诸葛煜吃菜,她的宝贝儿子则被晾在一旁看都不见一眼……

    一团邪火噌就又上来了。

    “娘娘仔细路滑。”

    眼看惠妃就要发作,搀扶她走的方嬷嬷赶紧先开口。

    惠妃哪里不明白方嬷嬷是提醒她不要动怒,只是那口气还是很难咽下去,如此不上不下的梗着,精致的脸都不禁扭曲了。

    “惠妃娘娘这是不欢迎煜儿过来吃饭?”

    诸葛煜仰头望着惠妃,肉嘟嘟的小脸上浮现紧张和不安,仿佛惠妃敢说好,他立马就会吓哭出来。

    他可是安平侯和慧仪公主的心尖尖,太后和宣武帝都宠得不得了……今天已经一窝破事的惠妃哪里还敢再惹哭他!

    “怎么会呢?”

    硬是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惠妃客套道:“小世子能来永和宫用膳也是本宫的面子,本宫高兴都来不及,哪能不欢迎。”

    “可您的表情看着并不是这么回事呀……”诸葛煜怯怯的看着惠妃,一脸不信。

    惠妃面目一阵扭曲,笑脸险些就崩了,好不容易才维持住:“哪能呀,这不是外面又是吹风又是下雪的,天气太冷了,本宫这脸被冻得有些发僵而已……”

    诸葛煜暂时跟惠妃也没什么直接的不痛快,自然不能太过分,差不多也就该收了,免得旁边的萧凌陌也要看不下去。

    “原来是这样……惠妃娘娘您真好,您这边的东西也很好吃,我以后要进宫就常来您这儿。”

    还常来!

    惠妃乍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可转念往深了一想,萧凌陌千方百计娶端木蕊,为的不就是得到安平侯的支持吗?

    端木蕊是安平侯失忆前不为人知的私生女,诸葛煜却是安平侯和慧仪公主的心尖尖……

    若姐弟二人都站在萧凌陌这边,还怕安平侯不支持萧凌陌?

    只是一点吃的就能哄得诸葛煜开心站边的话,惠妃觉得很好很划算,心情顿时敞亮愉悦起来。

    心情一好,表情也跟着柔软亲切起来,也压根想不起来诸葛芊芊没给她行礼这回事了,热情的往旁边一坐便亲自招待起诸葛煜来,简直诸葛煜是她亲孙一样。

    萧凌陌看得都有些别扭不自在,转开视线就见诸葛芊芊讥讽的勾了勾唇。

    似察觉了他的目光,她还转眸瞥了他过来,唇角倒是不勾了,可眼底的讥讽之意却明显的更浓郁了。

    萧凌陌沉下脸,正要发作,诸葛芊芊却低下头去继续吃东西,理都不再理他。

    他硬要揪着她理论一番,反而显得他很小气很没有男人风度,恨得他牙痒痒的。

    终于熬到了寿宴结束总算可以回府了,慧仪公主却又因为诸葛煜在永和宫而亲自找看过来,还跟诸葛芊芊相谈甚欢主动邀请结伴离宫!

    一来二去直到回到凌王府,萧凌陌才终于有了跟诸葛芊芊单独说话的机会……

    诸葛芊芊却不想跟他多呆,直接开门见山:“放心吧,柿子都挑软的捏,我不会傻到现在就去找惠妃娘娘的麻烦。”

    “你的意思是,要找蕊儿的麻烦?”萧凌陌面色难看,一晚上的火气全屯在一起,随时可能爆发。

    诸葛芊芊非但不怕,还嘲讽的轻笑了两声才扭头离开。

    萧凌陌气极,她凭什么总是嘲讽他!

    忍不住便想要追上去,始终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默言却突的一步横插挡路。

    默言道:“天已很晚,凌王有事不妨明日再说,否则凌王妃的身体要吃不消了。”

    见萧凌陌面色不悦,叹气补充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还请凌王不要为难在下。”

    萧凌陌也知道默言是神医谷弟子,而神医谷又受太子妃之托医治诸葛芊芊,若她在默言的监护下出岔子,默言确实不好交代,甚至严重了还影响神医谷的名声,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