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身体其实没什么严重大碍,还是默言给了什么定心丸,此时众人眼里的太后眉宇舒展,神情愉悦,状态看起来很不错,半点不见之前差点吓个半死的模样,倒是惠妃脸色不太好,若有所思的余光时不时瞥瞥萧尧,又瞟瞟慧仪公主。

    慧仪公主一看便知惠妃也没找到诸葛芊芊和诸葛煜,心中顿时大定,干脆回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回去。

    惠妃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扑通扑通的乱跳。难道那小蹄子还真是跟诸葛煜在一起?

    越想心越慌,面色也就越难看,冷不丁还忽然听到杨贵妃问:“惠妃妹妹脸色怎么这么差?可是身子不舒服?”

    她问声倒是不高,也满面关切之意,可偏偏此时宣武帝和江皇后才扶太后落座,诸妃各就各位,群臣见礼声方落,正是最安静的时候……

    殿上的人可能听不到,可宣武帝和江皇后太后却是一个不落的全听到了,纷纷顺声侧目望过来。

    惠妃恨死杨贵妃了,心里诅咒她祖宗十八代,面上却一派感激之色“多谢贵妃姐姐关心,我倒是没什么,就是担心我那不省心的儿媳妇,早前听说她不舒服还特地派了人去接她,哪里想到竟扑了空,还至今都不见人影,都不晓得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实在让人想不心焦都难。”

    不管诸葛芊芊是失踪了还是躲起来了,总之她是直接当她失踪处理,先声夺人也免得晚些诸葛芊芊蹦出来给她出幺蛾子!

    太后头一个皱眉。

    这一波一波的,还让不让她好好过个生日了?

    宣武帝也很是不悦。

    这早不早晚不晚的,怎就偏挑在这个时候说!

    但天子就是天子,心中再不悦面上也不显,几乎让人瞧不出端倪的直接便在太后身旁落了座,若无其事宣众人平身,说了两句君臣同乐之类的开场白,寿宴便正式开始了。

    随着乐起舞动,群臣贺寿,气氛很快活络起来,太后的脸上也随之绽出舒心的笑容来。

    宣武帝这才扭头问惠妃怎么回事。

    母凭子贵,惠妃的位置与惠武帝之间也就隔着一个杨贵妃而已,哪能看不到宣武帝眼底的不悦之色?

    惠妃心里把杨贵妃恨了个透,却不能表露出来,老老实实把预备好的版本与宣武帝说一遍。

    她预备的版本是,诸葛芊芊随她回永和宫休息的时候与她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而后大发小姐脾气冲出永和宫,却不知怎么竟在外边发作了病,宫人发现报向永和宫,她也不计前嫌还特地派了周嬷嬷去接人,却到了地方只瞧见个熊三之类的……

    当然,熊三与周嬷嬷那番话是不能少的。

    宣武帝听完面色就不禁有些发沉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先前一直不提!”

    惠妃委屈不已:“臣妾起初也急着想立马告诉皇上,可想想又觉不对,所谓的蒙面人压根谁也没瞧见,都是熊三一面之词,而那安平侯小世子又素来是个爱闹的……加上凌王妃娇养长大,难免有些小脾性,又才与臣妾闹不愉快……”

    眼见宣武帝都皱起眉来了,杨贵妃还唯恐天下不乱的插嘴道:“便是如此,惠妃妹妹你也不能武断的当他们是合起火来吓唬你啊。”

    惠妃早知道杨贵妃不会老实坐着听,可真听到杨贵妃插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火气上涌。

    “臣妾……”

    惠妃不想理杨贵妃,便自顾要与惠武帝“解释”,可她才开口,话便被杨贵妃硬生生截断去了:

    “再说了,安平侯小世子虽是个爱闹的,却聪明伶俐得很,什么时候可以闹什么时候不能闹,他可分得清清楚楚!”

    宣武帝点头赞同杨贵妃的话:“煜儿虽小,却是朕见过的最聪明伶俐的孩子,朕也相信他不会挑在今天这个日子拿这种事来开玩笑。”

    惠妃面色难看。

    只是一口气哽上胸口的功夫,就听杨贵妃又为诸葛芊芊鸣起不平来:“还有凌王妃也是……”

    宣武帝也不是愚的,不是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女人的花花肠子,听到这里也不愿意再听下去了,抬手便打断了杨贵妃的话。

    眸子一扫发现萧凌陌不在席间,不悦才从眸底褪去两分:“凌王去找人了?”

    惠妃赶紧点头。

    诸葛芊芊莫名失踪,不想事情败露的惠妃当然要装模作样的派人去找,周嬷嬷四处找人的消息多半早已传开,只是皇宫毕竟很大而诸葛芊芊能去的地方很多,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也在情理之中,多数人也就不在意而已。

    萧凌陌作为丈夫却是不可能也不在意!

    即便心里不在意,面上也要做个样子给人看!

    宣武帝对萧凌陌的补救表现似乎还算满意,神色明显的缓了不少。

    惠妃暗暗松口气,却觉宣武帝眸光忽又一利,跟着便有低低的沉声来:“白家是从不愿与天家攀亲的,凌王能一连娶到两位白家女儿的千金是他的本事,也是他的福分,可再深的福分也经不住折腾……”

    这话明摆着是说,他已经对萧凌陌后宅不宁的事反感了!

    杨贵妃幸灾乐祸的嘴脸让惠妃面色更加难看。

    “他毕竟年轻,一时儿女情长难免糊涂,可你怎么也分不清楚轻重?”宣武帝想起这些日子来听到凌王府的事就又觉恼火,觉得惠妃简直糊涂得不行:“轻重分不清楚,嫡庶也分不清了?”

    这话一出口,不但惠妃面色难看,杨贵妃脸色也不好看了。

    虽然杨贵妃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公然与儿媳妇一起支持诸葛芊芊斗小妾斗老公斗婆婆,可……

    宣武帝也公然支持诸葛芊芊是几个意思?

    一个公认活不长的病秧子,何德何能值得宣武帝这般看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