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铜打造的香炉小巧精致,散发着厚重端庄的光泽,配着葱白修长比女人还漂亮的指,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熊三猝不及防便晃了神,却听萧尧忽问:“刚丢的?”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后熊三才猛然回过神来,脊背紧跟着就窜起一层冷汗,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谨慎而忌惮的瞥了眼萧尧。

    萧尧神色如常,而那修长葱白的指却正往熏香炉里伸……

    炉里熏香还燃着,烫坏那手怎么办?

    熊三一惊便要阻止,却听萧尧又问:“怎么丢的?”

    熊三又被扯回神来,忙应:“世子听说凌王妃往这边来了,便跟了过来,哪里想到才进院就看到有人从屋里跑出去……”

    说话的功夫已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尧的指伸进熏香炉,带出来一些微不仔细都看不到的粉末。

    熊三顿时怔住,也顾不上萧尧的漂亮手指了:“这是什么?”

    “我又不是大夫。”萧尧白了他一眼,又问:“有手帕吗?”

    换做旁个大男人这种东西还真没有,可熊三的主子是个五岁孩子,这种东西还真得时时带着。

    虽然尴尬,但熊三还是立马掏出块洁白的方巾来。

    “找个懂的人问问。”萧尧将指尖的粉末抹上方巾便直接递给熊三,顿了顿补充道:“御医院那群庸医就算了,那个神医谷的倒是可以试试。”

    熊三面色微妙的看了看萧尧,没有直接答应,但将带了粉末的方巾接了回来。

    这时,外边竟然又来人了,而且不少。

    萧尧讥讽的嗤笑一声,问熊三:“我垫后还是你垫后?丑话说在前头,先走的人得把这两个带走。”

    顺着萧尧指的方向看向红笺和卉珍,熊三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他经常跟小世子进宫,对皇宫还是很熟悉的,可哪里熟得过逛后宫跟逛后院似的尧王?

    再说了,现在什么情况他也稀里糊涂的不清楚,就算能避开耳目将两人带出去,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安排她们……

    熊三只好道:“属下垫后吧,但还请尧王殿下看在我们家小世子与您亲厚的份上……”

    萧尧不等他说完就一脸不耐烦道:“得了,你们家安平侯威名赫赫,哪个活腻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诸葛煜那小鬼也机灵得很,没那么容易出事,放心吧,只要管好自己的嘴别乱说就成。”

    说话间一手一个将红笺和卉珍拎起,转眼就出了暖阁。

    萧尧前脚刚走,熊三后脚跟出,就与惠妃身边的周嬷嬷照上了面。

    乍见熊三从暖阁里出来,周嬷嬷惊怔:“熊侍卫怎么在这儿?”

    安平侯府安宁,不代表熊三就一点都不知道高门后院那些龌蹉,虽然他依然不明白诸葛芊芊和诸葛煜到底是怎么失踪的,是不是一起失踪的,却也至少知道今天这事不干净,还都是冲着诸葛芊芊来的……

    再看到周嬷嬷身后领着一大票宫人,熊三心里就越发的有谱了,恨不得上去就把周嬷嬷等人一顿胖揍——你们不算计凌王妃,我家小世子怎么能会平白消失不见?

    但熊三面上却并无异色,还反问周嬷嬷:“瞧见我们家世子了吗?”

    周嬷嬷又一怔,本能摇头,跟着就不安起来,小心翼翼问:“侯世子不见了?”

    “听说凌王妃往这边来了,他就追了过来……我也就瞧见个黑影追了几步的功夫,回头便不见他了。”熊三真真假假,说得一本正经。

    周嬷嬷听得心砰砰,腿儿都软了:“瞧见个黑影?”

    熊三点头:“也不知是什么人,我越喊他越跑,于是我干脆发了暗器打他。”

    周嬷嬷一颗心瞬间提起:“打死了?”

    “死倒不至于,可跑是肯定跑不了的。”熊三好像没看到周嬷嬷的异样,得意道:“带着我独门暗器打的伤,便是他混在禁卫军里我也能把他揪出来。”

    “他还不如直接把人打死了干脆!”

    听罢周嬷嬷回报,惠妃整个人都不好了,就怕熊三回头照着伤把蒙面人给揪出来,拖累她这边撇不清楚。

    一旁方嬷嬷倒是淡定,还问周嬷嬷:“你确定凌王妃已经进了那间暖阁?”

    周嬷嬷点头:“确定。”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还远远亲眼瞧见尧王也进去了才动的身。”

    “可你怎么还把安平侯世子给放了进去!”惠妃说起这个就上火。

    周嬷嬷委屈得不得了:“娘娘,后宫道路四通八达,奴婢只是守住了尧王必经之路而已,哪里知道安平侯世子……”

    “行了行了,事情已经出了,说那些还有什么用!”惠妃心中有气,瞧着周嬷嬷便愈发不顺眼,觉得那么完美的计划出了漏子都是周嬷嬷的责任。

    周嬷嬷有苦说不出,欲哭无泪。

    方嬷嬷却满腹疑问:“可就算是安平侯世子误打误撞瞧见了什么……又是怎么把凌王妃这么大个人赶在周嬷嬷到之前藏起来?”

    惠妃眸光一闪,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尧王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是他把那小蹄子带走的?”

    方嬷嬷点头道:“要论对皇宫的熟悉,咱们恐怕都不如尧王,他毕竟是废太子之子,那位的嫡孙,那位可是亲自将他带到六岁才去的……再加上安平侯世子帮忙,避开耳目带走几个人恐怕不是问题。”

    惠妃眸光又一闪,笑了起来:“若真是他带走的就好办了……”

    本就是设计尧王对那小蹄子“出手”,坏了那小蹄子的名声才方便凌王休了她,若她真在尧王那里就更洗不干净名声了!

    方嬷嬷却不那么乐观:“凌王妃若在尧王那里倒好,怕就怕,凌王妃在安平侯世子那里,或者凌王妃在尧王那里但安平侯世子也在。”

    尧王浑是浑了点,却不是完全没脑子没分寸的,安平侯世子在的话,他也不可能对凌王妃怎么样,而她能这么想,其他人自然也能这么想,到时候……

    惠妃还能死赖个罪名给凌王妃不成?

    惠妃的脸又难看起来。

    方嬷嬷又道:“娘娘别急,不管怎么说凌王妃不见了我们都得找不是。”

    惠妃灵光一闪,意味深长的看了方嬷嬷一眼,又笑开来:“你说得对,儿媳妇不见了,本宫确实得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