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大不小的暖阁里早烧好了炭,茶水糕点一应俱全,香炉里的熏香都是淡淡让人心神安定的味道,甚至为了显示此处并不偏僻一般,耳边隐隐还能听到人声。

    除了来的路上没瞧见几个人,当下这暖阁里也没半个人外,哪哪都好。

    趁着诸葛芊芊打量环境的时候,领路的宫人悄声退走。

    她行动十分迅速,但还是被红笺第一时间发现了。

    “王妃,她要逃了,要不要去拿下?”

    “终归是见不到明天太阳的人,拿来做什么?”

    诸葛芊芊神色平淡,说一个人将死就像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一样。

    红笺是萧尧身边出来的,自然清楚什么叫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那领路的宫人活不成当然不觉奇怪,也不觉诸葛芊芊这么个深闺小姐如此淡定谈一个人的生死多反常,反正这年头下人的命就是这么不值钱,而诸葛芊芊也早跟她所掌握的资料不相符,甚至,她觉得这样的诸葛芊芊才真正配得上尧王。

    卉珍却不是红笺。

    诸葛芊芊如今越是这么遇事淡定变得跟与以前不同,越是让她惊惧惶恐,不由就想起曾经那些可怕的经历……

    “你怎么了?”

    红笺第一时间发现卉珍不对劲,皱眉问道。

    卉珍惊回神,发现诸葛芊芊也正看着她,忍不住浑身一颤便本能的别开眼:“没……”

    却这时,门外咔嚓一声,突然从外面落锁了。

    红笺大惊失色,掠过去想阻止也已经迟了,只勉强透过门细缝看到一个急去的背影。

    看身手和速度,功力恐怕在她之上!

    “该死,大意了!”

    红笺低咒一声,为自己的自负懊恼不已,转头检查一圈发现窗子不但都是质地坚硬难以破坏的红木打造,还是外拴的,面色更加难看,自动跪去诸葛芊芊跟前领罪。

    “早早便把茗香和珠云支开,又怎会不刻意提防你?派了比你强的人克制你也是理所当然。”

    诸葛芊芊说得平淡,面色却不太好,眼皮一直跳,转眸看向卉珍:“卉珍,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到底有什么?我怎觉得身子有些不对劲?”

    卉珍怔怔看着诸葛芊芊,不明白她是没看到自己刚才的失态,还是,并不在意?

    红笺自问鼻子没有卉珍的灵,见她不动都急了,忙推她一把:“还杵着,快看看。”

    说着也自顾去找起来。

    卉珍慌忙应声,忍不住又看了诸葛芊芊两眼才开始仔细闻仔细找。

    然而,这世上有些东西是无色无味的,便是嗅觉再敏锐,也不可能察觉到!

    诸葛芊芊最是羸弱,发作得也最快。

    她只来得及找了个地方坐下,避免忽然摔倒摔伤自己,意识就愈发明显的模糊起来。

    “别找了,都过来!”

    感觉自己随时可能晕过去,诸葛芊芊赶紧让红笺和卉珍靠过来。

    红笺习武体质过人,此时还不见有什么特别反应,卉珍却是已经开始感觉头重脚轻,身体不听使唤。

    听闻诸葛芊芊召唤,二人纷纷转眸看去,便见诸葛芊芊已整个人歪趴在茶几上,无力坐直。

    “过,过来,拉,拉住我……”

    诸葛芊芊意识已经不清楚,很费劲才把话说出来,手指拼命伸向腕上的伤疤:“快点!立刻!马上!”

    红笺虽不明所以,但也并未犹豫,二话不说便要奔过去,却才迈开步子便听砰一声,卉珍不支摔倒了。

    没有多想,红笺转头便去拉卉珍。

    她身手好,动作快,本多扶卉珍一把也不用什么时间,只是没想到偏这个时候,门外的锁咔嚓一声,又开了,暖阁的门还应声忽然大开。

    红笺一惊望去,却迎面吸入了一把无色无味的粉末。

    “四嫂?四嫂你是不是在里边?”

    红笺晕过去前,看到一个蒙面的人影,以及,诸葛煜渐近的呼喊声。

    诸葛煜突兀出现,出乎了蒙面人的预料。

    蒙面人一惊之下,本要将红笺和卉珍带出屋子的计划也顾不上了,转身便独自奔逃。

    “谁!”

    蒙面人逃得果断,可还是被诸葛煜的随行侍卫熊三发现,一喝如惊雷。

    “快去看看。”

    诸葛煜神情凝重,催促熊三去追,自己则往门大敞的暖阁跑。

    此刻熊大熊二都不在,只有熊三一个跟着诸葛煜,哪里敢离开他半步,就怕一个转身诸葛煜出事,自己回头难跟安平侯交代。

    诸葛煜却再度催促“你快去追,别追远就是,我会小心的,快去快去。”

    熊三无奈,只好折身去追,想着能抓到也好,抓不到好歹也能给诸葛煜交差了,然而他哪里想得到……

    诸葛煜冲进暖阁一眼便看到红笺和卉珍都倒在地上,而诸葛芊芊独自歪在椅子里。

    大惊之下,他没多想便直接冲过去。

    他人小个子矮,而诸葛芊芊又趴着,他看不清她什么情况,还有没有意识,便伸手去拽她想用问的,偏巧这时诸葛芊芊的指扣上了腕上的伤疤……

    卉珍此时还有一丝意识,隐约正好看到诸葛芊芊和诸葛煜突然原地消失,一惊瞪大眼,想看仔细,却两眼一黑再也坚持不住的晕了过去。

    熊三到底不敢追远,暗器击伤蒙面人便立即折回暖阁,却发现暖阁里只有晕过去的红笺和卉珍,诸葛煜和诸葛芊芊不知所踪,吓得面色大变。

    这时,院外又有人来。

    “尧王殿下,凌王妃便是在那里等您,奴婢先行告退。”

    “好好好,来,这是赏你的,记住了,离开后嘴巴闭得紧紧的。”

    “是。”

    熊三听着那宫女果真是走了,只萧尧一个人走过来,干脆不躲了。

    “熊三。”

    乍见熊三,萧尧也不禁一怔,转眸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红笺和卉珍,轻佻的挑起眉来:“哟,胆子不小呀,竟然……”

    熊三沉着脸打断他:“尧王,我们家世子不见了。”想了想,又补一句:“凌王妃可能一起。”

    萧尧瞥了他一眼,没立即说话,自顾在暖阁里逛了起来,沉敛的眸光最终定在熏香炉上。

    熊三眸光一闪靠了过去,就见萧尧伸手去揭熏香炉盖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