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笺卉珍都不是眼钝的,见萧凌陌如此皆气得不轻,可她们是下人,便是替诸葛芊芊恼火也不敢跟萧凌陌公然直接的叫板,省得该讨的没讨来,反倒落下口实,让萧凌陌有机会把她们从诸葛芊芊身边挤走……

    “不如奴婢想办法去弄个手炉来?”红笺一边给诸葛芊芊搓手,一边低声道。

    诸葛芊芊直接就白了她一眼:“你当这儿是凌王府呢?”

    在凌王府,仗着她是凌王正妃,红笺要不到的东西还能用武力硬抢,可这里是皇帝后宫啊,有手炉这种东西的至少也是个小主儿,便是红笺敢去抢她也不敢抱呀,再有……

    红笺若去找那个大红妖精帮忙更糟糕!

    想到萧尧,诸葛芊芊就觉得自己的腿又疼了,暗骂一声死变态。

    “可是……”

    红笺皱眉还想说什么,却被诸葛芊芊立马打断:“行了,别说了,回头找个暖和的屋子歇会儿也就缓过来了。”

    看着前面锦衣华服步伐潇洒,仿佛寒风根本无法侵袭他半分一般的萧凌陌,心情不美丽的她更不平衡了,恨恨便道:“再不济冻成狗,丢人的又不会是我一个,怕什么!”

    冻成狗……

    红笺卉珍无语的看着诸葛芊芊,这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有心思开玩笑?

    却不想,前边的萧凌陌忽的停了下来,回头恶狠狠的瞪着诸葛芊芊:“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只暖手的手炉,谢谢。”

    看着嘴唇都冻得发紫却笑得很甜很灿烂的诸葛芊芊,萧凌陌有点怔,而后才迟钝的反应过来,他问的明明不是这个!

    居高临下的看了她好一会儿,萧凌陌令彭涛去找东西:“去母妃那边要个暖手炉来。”

    他们刚从永和宫出来,自然是去永和宫找东西最近。

    彭涛暗暗瞥了诸葛芊芊一眼,应诺离去,不多久便带着只精致小巧的暖手炉回来。

    “多谢啦左侍卫。”

    诸葛芊芊不是自虐狂,自是欢天喜地便扑去抢。

    萧凌陌眸光一闪,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手疾眼快便把暖手炉先拿走还举高了。

    自己与萧凌陌身高相差很远,明摆着够不着,诸葛芊芊跳起来抢只会显得她很蠢,所以她没跳起来抢,还轻飘飘的赏他两字:“幼稚。”

    萧凌陌俊脸一热,尴尬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抢手炉,在期待什么,但听到她给予他这个行为的二字评价又不禁恼火……

    咬咬牙,他又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什么想怎么样?”

    诸葛芊芊看着那只手炉,纠结着要不要骨气一点扭头离开,可是,真的很冷啊,她的双手都要僵掉了。

    察觉诸葛芊芊的视线不离手炉,萧凌陌不禁有种终于抓到她弱点可以拿捏她的感觉,眼底都涌现出得意来,语气却更加恶劣,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耐性:“别装傻,你知道的!”

    “你是想问我到底怎样才肯给端木蕊让位?”

    诸葛芊芊快冷死了,不想再跟萧凌陌站在这里喝冷风,见他虽被她问得迟疑了下,但终究是点了头,不禁笑了起来。

    萧凌陌只觉得她那笑很扎眼,好似全是对他的讥讽,火光顿时又起,就听她后话道“很简单,把你名下所有财产过一半给我,我立马自请下堂把这凌王妃让给端木蕊。”

    萧凌陌怔住,彭涛红笺等人直接惊呆。

    “为什……”萧凌陌话到一半猛觉不对,沉下脸:“凭什么我要……”

    诸葛芊芊嘴角噙笑,星眸如炬,吐字清晰而铿锵有力:“就凭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凌王妃!就凭我能自请下堂而你却不敢休我!”

    小小的身体仿佛蕴藏着大能量,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显露出一些微来,而也只是一些微也足以掩盖她身体羸弱面色不佳的本质,忽就变得耀眼夺目,动人夺魄起来……

    萧凌陌猝不及防便陷进了她那双星眸里,满目都是她的笑,满耳都是她的声,猛然惊觉失态回过神来,却发现她又一次毫不留恋的转身便离他而去,只给他留下一道渐去渐远的果决背影。

    哪怕,此时此刻他的手里有一只她其实迫切想要得到的温暖手炉!

    砰——

    不知道哪来的火气,萧凌陌一把将手炉摔在了地上。

    手炉应声炸开,彭涛都吓了一跳,红笺卉珍纷纷侧目回头,唯独诸葛芊芊无动于衷。

    “好!那我就等着看你到底能跟我拧到几时!”

    萧凌陌的声音带着恼羞成怒的味道传来。

    诸葛芊芊无动于衷。

    男人嘛,有野心也是上进的另类表现,其实没有错,但他若为了那份野心不折手段,还把她当成野心的祭品就另当别论了!

    “王妃,这条路不太对。”

    天太冷诸葛芊芊扛不住,不得不先找个地方暖和暖和,可今日太后做寿,实在不知哪间院子拨给了使臣暂用,只好找个人带路,却不想还是出了岔子……

    茗香和珠云自跟那个假碧翠离开就直到现在都还没见回来,若不是出事了,便是超脱她们能力范围被强绊住了,左右都不是好情况,偏先前太后又突发状况让诸葛芊芊没能来得及跟江婉柔通气。

    这会儿,保不准就是假碧翠那个坑的后续!

    诸葛芊芊冷笑,勾唇之间小小的脸庞便多了抹让人捉摸不透的邪魅,仅主仆三人听得到的低声交代道:“宫里能玩的手段无非也就栽赃陷害下毒这几样,小心便是,静观其变。”

    两个丫鬟听后神色各异。

    红笺一脸兴奋,感觉诸葛芊芊太合她胃口,卉珍却微微皱眉,觉得诸葛芊芊这个行为太冒险,毕竟宫深人杂而她们只有三个人,还独独只有红笺一个会武功的……

    卉珍本想劝两句,却话还没出口便被诸葛芊芊一个眼神给压了回去:“旁的你不用担心,直管敞开鼻孔小心别让我中毒就行。”

    敞开鼻孔……

    画面太美,卉珍囧得不敢仔细去想,又见诸葛芊芊意志坚决,只好收了劝阻的心,绷紧神经更加谨慎。

    目的地转眼便到了。

    诸葛芊芊不动声色打量环境,暗赞对方果然想得周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