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不是蕊儿小气舍不得那些身外之物,实在,实在是那些东西多是我母亲当年的陪嫁物,价值只是其一,更重要的还是意义……”

    说着说着,端木蕊自己都被自己说服了,觉得自己说的就是事实,不禁越说越伤心,像个被人欺负也不知如何反抗的小可怜,眼泪汪汪的依偎进萧凌陌怀里:“姐姐她想要,直接问便是了,我又不说不给。姐妹十六年,她喜欢的我哪时跟她抢过了?可,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萧凌陌抱她坐在自己腿上,轻摸她头状似安抚,深邃的眸子却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他不问不去看,不代表不知道姐妹俩的嫁妆到底是怎么存放的,也不用想便知道那样的安排原是打的什么主意,可现在,端木蕊却成了受害者?

    冷不丁的,那道娇小的背影就那么直直的闯入他的脑海里来。

    明明生得那么娇小,身体也确实羸弱难负半,却总能把腰杆挺得很直,步子踩得很稳……

    不见萧凌陌应声,端木蕊很错愕,正要抬起头来看看他怎么了,却就听到了他不耐烦的声音:“她都不将你当妹妹看,你又何必把她当姐姐待?往后我都不想再听到你提起她。记住!只要不被人抓住把柄,你只管随性行事,至少在这凌王府里你无需看谁的脸色。”

    端木蕊听得欣喜不已,面上却一派受宠若惊,感动得不得了的模样攀圈住萧凌陌的颈,含情脉脉望着他道:“王爷这般疼爱蕊儿,蕊儿实在……”

    萧凌陌点住她的唇,笑得邪气:“本王更喜欢实际点的。”

    端木蕊顿时羞红满面,却还是仰首亲上了萧凌陌唇角。

    她作势蜻蜓点水便闪,却不出所料,萧凌陌先一步就扣住了她后脑,就那么将轻吻发展成了深吻。

    见他对自己越来越贪婪眷恋,端木蕊甚是得意。

    待凌王整个身心都彻底为她沦陷的时候,那贱人还能拿什么跟自己斗!

    转眼,十一月十一太后寿诞到了。

    周妈妈一大清早便来了飞羽苑,态度恭敬的求见诸葛芊芊。

    “王爷和蕊夫人都已准备好了,让奴婢来问一声王妃好了没。”

    诸葛芊芊皱眉“怎么这么早?”

    周妈妈颔首应道:“虽说宫里有和太子妃主持,可也架不住太后喜欢热闹,所以总显得人手不够……对了,往年王爷也是这般早早便进宫去帮忙的,今年自也不能例外。”

    一句话,责任全推太后身上去了。

    诸葛芊芊哦了一声,转开头便懒懒道:“他们着急便先去吧。”

    周妈妈怔了怔,本能问道:“那您呢?”

    诸葛芊芊奇怪看过来:“不跟王爷一起走我便不是凌王妃了?不跟着他进宫那些侍卫就不让我进了?不至于吧?我以为我是凌王妃至少在这京城里是无人不知的。”

    周妈妈顿时囧了,这话要怎么接才好?

    正巧诸葛芊芊也不想听,摆摆手就赶她走:“行了,你就这么去回话吧,添油加醋也没关系,反正王爷本就不稀罕我,我自也不介意被他多嫌弃一点,去吧去吧。”

    周妈妈面色微妙的看了看她,颔首退下,心情很凝重。

    如今的凌王妃……

    早已不是当初端木府的大小姐了!

    说她不争吧……

    她偏占着凌王妃的位置不愿出让,让人恶心却又莫可奈何!

    说她争吧……

    她又半点讨好凌王的意思都没有,我行我素自顾过自己的小日子,完全将凌王这个丈夫当空气,履行义务的意思都没有,更别提争风吃醋,甚至明知她的嫁妆被她们扣押了也不闹。

    她这样的不动制万动,反而更让人不知如何下手!

    不过,周妈妈最想不通的还是诸葛芊芊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这么聪明难搞了,难道是白家家主那边早就发现不对劲,暗地里伸了手?

    不对……

    白家家主若真知道什么,岂会放任白蓉那么多年不管,更不会让端木蕊有害诸葛芊芊身体羸弱至此的机会!

    周妈妈心乱如麻,意识到事情已经不是她们和端木蕊能处理得了的,得赶紧与白蓉求助商量才行。

    萧凌陌听罢周妈妈原封不动的回话,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虽然他原本就不想跟诸葛芊芊同行,不过是碍于是非口舌才默许了端木蕊派周妈妈去请,可他不想跟诸葛芊芊一起走是一回事,诸葛芊芊不想跟他一起走就太刺激他的自尊和地位了!

    “她爱一个人走便让她自己一个人慢慢走!”

    竟敢跟他摆谱,等着瞧!有种她这辈子都这么跟他杠着别求他!

    端木蕊张嘴作势想劝劝他,却被盛怒中的萧凌陌狠狠瞪了一眼。

    无奈叹气,她转头吩咐周妈妈道:“走吧,至少别耽搁了时辰,让那几位多个冷嘲热讽的由头。”

    那几位,自然是太子太子妃之类的。

    萧凌陌一听,面色更加阴沉难看,端木蕊却在别开脸后轻轻翘了翘唇角。

    端木芊芊,今天才刚刚开始呢,等着吧……

    “这小蹄子,真真是愈发的猖狂目中无人了。”

    听说诸葛芊芊不愿与萧凌陌同行进宫,惠妃大怒,粗口都爆了出来,愈发觉得萧凌陌是一棵****草插了牛粪上,也不禁怪起萧凌陌来:“你也是,怎就放任她这般无法无天?传出去平白惹人笑话。”

    萧凌陌似乎已经气过了,神色反倒很平淡:“儿臣替父皇分忧才是正经,哪能有时间去管后宅的事?”

    惠妃一听也是这个理,语气便也缓了不少,甚至面上还带了几分得意的笑:“这么说起来,自你成亲之后皇上便愈发的器重你了,让你办的事都变多了许多。”

    萧凌陌不知所思的沉默了瞬,道:“看起来是的。”

    “看起来?”惠妃皱眉:“为何这么说?”

    萧凌陌摇头,只道:“时候也不早,儿臣先去看看还有什么需忙的,也省得二哥回头下绊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