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蕊起初还坚持,可没多久便觉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没来由的觉得自己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没发现,被诸葛芊芊笑话了。

    明艳动人的笑顿时生硬了好几分:“姐姐……你还在气我吗?”

    她也不好这个时候检查自己哪里不对,干脆低下眸去,故作悲伤。

    如此一来,就算她真有哪里不对,也可以说是她因为太过愧疚而心神恍惚造成的,传出去也算有情有义。

    她还酝酿了一肚子台词,可惜诸葛芊芊没给她说下去:“怎么会呢?”

    诸葛芊芊目光几不可见的从卉珍那里掠过,得到卉珍药膳没有问题的眼神回复后,手便伸去揭了药膳的盅盖儿,笑得像只小馋猫儿:“好香呀,一定很好吃。不怕妹妹笑话,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都快饿坏了,妹妹这药膳送得真是太及时了。”

    红笺机灵,手也快,瞧着诸葛芊芊动作也跟着出手,迅速便给她用小碗盛了一碗:“有些烫,奴婢喂您。”

    诸葛芊芊含笑点头,十分享受这种时刻被人侍候的日子。

    瞧着她一团和气的吃得津津有味,端木蕊都懵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能这样!

    说好的勃然大怒歇斯底里呢?

    事情的正确发展,不应该是她看到自己一脖子吻痕光鲜亮丽的出现后勃然大怒,而后歇斯底里的掀翻药膳拒绝她的一切示好,尖声抱怨住得偏僻辱骂她爬床轰她出门闹得满府皆知吗?

    她这么和气,架怎么吵得起来!

    她这么合作,真吃好了怎么办!

    不对……

    该死的,为什么没人来接她手里的托盘!

    端木蕊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此时她面前是床上正喝药膳的诸葛芊芊,左边是喂诸葛芊芊喝药膳的红笺,右边是装傻充愣完全不搭理她的茗香和珠云……

    因为没人接手而端着托盘药膳盅的她,妥妥像个侍候尊贵主母的卑微小妾,“恭敬”而又卑微的立在床边!

    端木蕊咬牙转眸,目光掠过茗香和珠云,最后停在卉珍身上,却见卉珍低眉埋脸正做乌龟,还不论她怎么瞪都不抬头。

    更加火上头顶,俏脸一沉便转身硬将托盘连药膳一起硬塞给卉珍。

    她塞得突然,卉珍接着了也就接着了,若是没接好洒了溅到她,哼哼……

    然而,卉珍却也不是吃素了,虽被她吓了一跳,起初确有些不稳,却很快便稳住了,已装去一碗的药膳,愣是半滴都没有洒出来。

    端木蕊瞬间活吞了生苍蝇一样,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诸葛芊芊忍俊不禁,笑喷出来:“噗”

    红笺几个也是眼尖得什么似的,自然半点没漏,见诸葛芊芊一笑,也都跟着笑出声来。

    端木蕊有种被人啪啪打了好几下脸的感觉,俏脸火辣辣的烧得疼:“看着姐姐好多了我也就放心了,这王府里大小事还指着我,我便不陪姐姐了,要缺了什么或者有什么事,直管派人去与我说一声。”

    只是到时候她搭理不搭理,可就看她的心情了!

    红笺几个也猜得到她那点花花肠子,顿时面色发沉。

    端木蕊见她们如此,心情立马好了起来,转眸看向诸葛芊芊,却没看到她脸上有不悦,甚至,还一脸戏谑的笑望着她!

    心一突,她脱口而出:“你笑什么!”

    “笑你呀。”诸葛芊芊一脸“你瞎的吗”的表情。

    红笺几个再度忍俊不禁。

    “你……”

    明明占着无数优势,理应处于上风,却到头来自己拳拳打在棉花上,反而冷不丁就挨这种冷耳光,神仙也要抓狂。

    端木蕊不是神也不是仙,当然气得够呛,差一点就要不顾一切的发作出来,但好在她也是有过一世历练的,关键时刻忆起冲动的代价,生生又将那股火气咽了回去,阴阳怪气道:“姐姐你还是好好吃吧,仔细一不小心笑死自己!”

    拂袖转身便走,半刻不愿再停留,却还是听到身后诸葛芊芊笑道:“妹妹才是,偌大的王府还指着你打理呢,可别动不动就一般见识气岔自己,搞得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平白便宜了别人。”

    什么叫动不动就一般见识!

    什么叫竹篮打水一场空!

    端木蕊阴沉沉回过头来:“多谢姐姐提点,我会记住的!也旁的不敢说,却至少敢保证一定能活得比姐姐长久出彩,笑到最后!”

    诸葛芊芊笑看红笺等人:“主仆一场,给你们个善意忠告,往后凡事别把话说太满,免得最后事与愿违落个自己打自己脸的下场,很疼的。”

    红笺等人很给力,甚至总是不声不响的卉珍都应声一起跪了下去:“奴婢谨记王妃教诲。”

    端木蕊气得倒仰,可面上还是不愿流露出来落了气势。

    高傲的冷哼一声,她拂袖离去。

    她一走,屋里的空气都清新多了。

    “都说她能言善道是个了不得的巧嘴儿,大才女,可奴婢看来,她还不如王妃您一根小指头呢”红笺掩嘴直笑,眼底精光隐隐闪掠。

    茗香更不给面子:“什么大才女,不过是一群自喻才子的乌合之众吹捧出来的,能有几分真本事。”

    珠云掩嘴直笑:“对对对,保不准还是见光就死那种。”

    三个丫鬟嘻嘻哈哈活跃了气氛,很快便又将话题引向诸葛芊芊如今的地位和权利上,认真而仔细的给她剖析利弊,怂恿她至少要先拿回身为王府主母大权。

    “不急。”诸葛芊芊懒懒道,真是一点没着急。

    红笺等人不明白。

    茗香忍不住问:“王妃心里有数?”

    诸葛芊芊歪头想了想,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复:“大概。”

    珠云沉不住气了,一副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的模样:“王妃准备怎么做?”

    诸葛芊芊勾唇,笑道:“首先,吃完这盅药膳。”

    红笺:“……”

    茗香:“……”

    珠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