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凌陌也面色铁青。

    他终是要扶正端木蕊的,可若端木蕊当着太子妃和萧尧的面给诸葛芊芊跪……且不论的是什么,传出去都太伤体面,足够让人诟病端木蕊一生!

    “你……”

    萧凌陌控制不住要发作,白蓉却开口了:“若如此能化解你心中怨恨的话,我愿替蕊儿给你跪。”

    说着就三两步冲过来……

    “娘!”

    端木蕊尖叫,摇摇坠入萧凌陌怀里,作势要被刺激晕了。

    诸葛芊芊见白蓉不似做做样子而已,不禁眯了眯眸。

    也无需她提醒,卉珍和珠云也知道万万不能让白蓉真给她跪,忙一左一右拦住白蓉:“端木夫人不要冲动。”

    “我看你们还是让她冲动吧……”

    诸葛芊芊的话,惊到了所有人,萧尧都不禁挑眉看去,便见她懒懒靠着床头,漠然的看着同样错愕的白蓉:“反正她们母女情深亲家相亲郎情妾意蛇鼠一窝,即便没跪成,转身出了这个门后诋毁谩骂我的传闻也会漫天乱飞……总归是要背负恶名的,何不背得实在一点。”

    一时间,屋里寂静无声。

    所有人看怪物似的看诸葛芊芊。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么?”

    诸葛芊芊已经累得眼皮子沉沉的打架了,干脆闭上眼,嘴边却仍然挂着讥讽的笑:“母亲,要替妹妹跪就赶紧的呀,别杵着,跪完了出门才好广而告之嘛,日后我与妹妹在凌王府也才好针锋相对大打出手。”

    白蓉面色铁青,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端木芊芊”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自己掌嘴!掌到你满意为止,总可以了吧?”

    诸葛芊芊强势,端木蕊也不敢真晕过去,更不好让白蓉替她跪,狠狠咬牙说着,抬手便啪啪的开始掌自己的嘴巴。

    每打一下,她就在心里诅咒端木芊芊一次,给端木芊芊多记一笔仇恨,却不知……

    诸葛芊芊根本不在意,她又不是真的端木芊芊,甚至觉得这啪啪的掌嘴声还挺催眠,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众人发现的时候,端木蕊已经把自己的嘴打肿了。

    “凌王妃确实十分羸弱,一番折腾下来难免支撑不住。”

    默言证实诸葛芊芊不是装睡,反而更让端木蕊窝火。

    不过,诸葛芊芊睡前已经算是答应回府,此时虽然貌似条件还没有提完,但她已经昏睡过去了,萧凌陌怎会傻到摇醒她找气受。

    火速收拾她的东西,将还在昏睡中的她打包回家!

    事情如此发展,江婉柔也不好拦着,萧尧更没理由拦。

    诸葛芊芊醒来已是在凌王府,还没搞清楚自己是在哪个院子,便听到红笺的声音。

    “言公子果然厉害,说您这个时辰便能醒,您果真这个时辰便醒了。”

    她才手脚麻利的扶诸葛芊芊起来,一旁茗香便手疾眼快的把软枕铺好了,让诸葛芊芊立马就坐得很舒服。

    珠云随即又道:“凌王妃肚子饿了么?言公子给您配了药膳,照炖上了,这就去给您端来?”

    诸葛芊芊被侍候得无比妥帖,满意得直点头,顺势又要了杯水。

    “药膳我去端吧。”

    自打端木芊芊身边多了茗香,红笺和珠云之后,卉珍便少了近身侍候的机会,有些沦为二等丫鬟的感觉,但她本人一点不在意,还总是这么主动的承担这种跑腿的活儿。

    珠云点头便让她去了,自觉转头去倒水。

    四个丫鬟无需分配,默契分工,相处起来倒是十分融洽和睦。

    喝了水,诸葛芊芊便问起现在的情况来:“这会儿什么时辰了?我又睡了多久了?”

    “午时刚过,您已经睡了一天了。”红笺笑应:“若不是言公子说没事,奴婢们可要担心死了。”

    竟然睡了一天……

    诸葛芊芊对端木芊芊这副身子真心无语至极。

    茗香跟着就一脸气愤道:“王妃,您现在住的这院子叫飞羽苑,偏得很,跟凌王住的锦园简直隔了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珠云也不甘示弱般紧跟着:“凌王还说您身子羸弱,需要静养,不宜操劳,就这么将府里事务交由蕊夫人掌管了……呵呵,说是暂时掌管,可谁知道这暂时是要暂到什么时候!”

    撇开萧尧的目的不能确定,只江婉柔和上官彤送人给诸葛芊芊就目的不纯,可也无非就是要诸葛芊芊和端木蕊争风吃醋大撕特撕,好让后宅不宁的萧凌陌受干扰受影响,方便太子萧之宥和谨王萧谨谦落井下石踩死他……

    自然而然,茗香和珠云见个缝儿就插针,能挑一茬是一茬!

    “那又如何?”诸葛芊芊好笑的看着茗香和珠云反问。

    二人怔住,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就我这样……”诸葛芊芊比划着靠坐在十足药罐的自己:“你们觉得我是能嗓门骂死他们,还是冲上去两巴掌扇死他们?”

    茗香:“额!”

    珠云:“咳!”

    红笺:“噗”

    诸葛芊芊浅笑:“放心吧,人在做天在看,是我的终究是我的,纵是牛鬼蛇神阴谋算计,也不可能抢得去。”

    三人错愕的看着她,想不明白她哪来的自信,可……

    不知为何,看着她那双眼,竟莫名就觉得她说的会成真!

    这时,卉珍回来了。

    只是,药膳被另一个人端在手中。

    “姐姐好些了吗?”

    端木蕊也不知用了什么药,才一天的功夫,嘴上的淤肿竟然就退散了七八分,再加上精致的妆容,俨然已将痕迹掩盖得干干净净,只是脖颈上依旧毫无新意的遗留着大片大片的吻痕。

    本就生有倾城色,又饱浴鱼水之欢满面得意春风,再配着绣工精湛颜色鲜亮的桃红袄裙,更衬得她唇红齿白明艳夺魄。

    而相比之下,病弱苍白的诸葛芊芊简直像地沟里的泥,也难怪红笺三人一见到她就如临大敌,满眼满脸的戒备。

    诸葛芊芊好笑的看着端木蕊,不说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