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蕊见她面上流露出动容来,忙也道:“姐姐,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回去后我会补偿你的,我们往后就像从前一样好不好,姐姐,你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江婉柔顿时郁闷了。

    这端木芊芊……也太容易被人左右了!

    真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要我回去也可以。”诸葛芊芊睁开眼,转头看向萧凌陌:“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回去。”

    萧凌陌几乎本能的皱起眉头。

    萧尧却这个时候凑过来,两眼放光的低声与他“商量”:“四堂弟若是……”

    萧凌陌心一沉,直接拨开萧尧便与诸葛芊芊说道:“什么条件,你说。”

    开玩笑!

    他不稀罕要丢掉是一回事,这还没丢掉之前,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猥琐觊觎,何况还是萧尧这种名声烂透的家伙!

    传出去,莫说白家家主和端木侍郎不会放过他,便是他的脸,也别想再要了!

    萧尧似被扫兴,冷哼带恨:“不识抬举。”

    他名声不好,恶迹满盈,众人早已司空见惯,一般能躲多远躲多远,不愿去多加注意,倒是真没注意到他说罢眸光一瞥,扫向诸葛芊芊时有抹精光一闪而过。

    你今天欠了本王不少人情啊!

    诸葛芊芊直接忽略他,径直与萧凌陌道:“言公子是大嫂为我请来了,医术高绝,能医治我的病,我要请他住进凌王府。”

    神医谷能人辈出,却极少出世,若能攀上交情得其助力,也是好事……

    萧凌陌点头便答应了:“这是自然。”还特地抱拳和气有礼的与默言道:“有劳言公子了。”

    默言暗暗叹气,这些人说话行事也太自顾自了,竟谁也不问问他愿不愿意,不过……

    他什么时候说过能治好她了?

    不动声色的瞥了诸葛芊芊一眼,默言客气的回了萧凌陌的礼,默认了入住凌王府的事。

    江婉柔哪能不知萧凌陌打的什么算盘?却不觉萧凌陌真能通过默言与神医谷那些老顽固结交上,而诸葛芊芊也不可能真的长久住在宫中,倒是默言跟去凌王府住最起码能为诸葛芊芊的安全多添一层保障,是好事……

    便也没出声。

    惠妃只求诸葛芊芊能赶紧滚出宫去让端木蕊收拾,自是诸葛芊芊现在提什么都答应,也不觉得那么年轻的默言已经继承神医谷的巅峰医术,真能治好几个御医都肯定活不过二十五的“端木芊芊”。

    端木蕊是唯一不乐观的。

    因为她知道,默言在前世,真的治好了端木芊芊,还帮她顺利为萧凌陌生了个聪明伶俐的儿子!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明明老天眷顾让她重活一世,让她这一世从五岁开始从头来过,她那么小心筹谋步步为营,明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顺利,却为何,“端木芊芊”最终还是又一次嫁给了萧凌陌,而她,豁出所有却只是萧凌陌的妾!

    继续下去,岂不是要历史重演?

    不行!

    绝对不行!

    端木蕊还在胡思乱想,诸葛芊芊又道:“我的条件还没有说完。”

    萧凌陌眼底涌出不耐烦来。

    “你放心,你对我无心我对你也无意,虽然不会给她让位……”

    诸葛芊芊不待他开口直接又道,还淡淡瞥了端木蕊一眼:“却也不会妨碍你们继续恩恩,甚至还要你现在就发誓,回去之后,没有我的允许,一根寒毛都不许碰我!”

    一听这话,莫说端木蕊,就是惠妃都青筋暴跳——你丫这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啊魂淡!占着正妃的位置不履行正妃的义务,你想干嘛你想干嘛?

    萧凌陌也很上火。

    她凭什么不让他碰?

    诸葛芊芊看出他怒意源头,勾唇一笑:“我嫌脏。”

    萧凌陌再好的修养也要被这话逼抓狂。

    他不稀罕她是一回事,他被她嫌弃却就是另一回事了!

    咬牙切齿:“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诸葛芊芊却不怕死,一字一顿又说一遍:“我!嫌!你!脏!”

    “噗嗤……”

    “咳咳……”

    萧凌陌气得就要发作,萧尧却冷不丁的笑出声来,江婉柔则干咳出声暗示自己的存在。

    可事关男人尊严,萧凌陌又怎咽得下去这口气:“这不可能!既要做凌王妃,就要尽凌王妃的义务!”

    “那我还是继续住宫里吧。”诸葛芊芊懒懒闭上眼,一点不在意。

    萧凌陌气得半死,惠妃也忍不住发作了:“给你脸,你还耍起无赖来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母亲没教好我让您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诸葛芊芊打起哈欠来。

    唉,这破身子还真是经不起折腾……

    惠妃却认为她是装的,更加火上头顶:“很好!你母亲没管教好你,本宫这做婆婆的管教你也是一样的!来人,将她拖下来,不跪足……”

    “惠妃娘娘三思。”

    江婉柔立即横插一步挡在床前,皱眉与惠妃道:“四弟妹羸弱可经不起您责罚,一个闹不好可是要出事的!”

    “这位公子不是在吗?”惠妃一把拨开她,眼神示意随行嬷嬷动手:“神医谷弟子医术高绝,岂会保不住她这条小命!”

    一直占着床边位置的端木蕊趁机把白蓉拉开。

    白蓉起初还挣扎了下,却在听道端木蕊说“惠妃娘娘之命哪能违背”之后,掩面垂泪退开了。

    “看吧,这就是亲生和非亲生的区别。”

    诸葛芊芊手肘挡住双眼,似不愿将脆弱战线出来,苍白的唇角微微上扬,轻声微碎却带着轻笑,直接把火往白蓉母女身上引:“如果现在躺在这里的是端木蕊,如果惠妃娘娘现在要惩罚的是羸弱不堪稍稍有点折磨便会三长两短的人是端木蕊,母亲还会因为是惠妃娘娘下的令便罢休吗?”

    白蓉面色难看。

    短短几天不见,这孩子……怎么就忽然变得这么犀利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