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并没有那么红,但他手指太白,反而显得一样的刺目。

    “爷!”

    他那些人,立马紧张的一拥而上。

    默言更快,第一个掠到他身边,一手扶着他的同时,一手噼噼啪啪在他身上就是一阵点。

    他动作很快,但诸葛芊芊还是看清楚他都点了哪里以及循序,有点默默。

    貌似好像……

    她家那些专业杀人的老祖宗在中医行针走穴这方面,真的要比那个被捧上天的神医谷要专业牛逼啊……

    当然啦,她祖上传下来的中医本事到底是不是自己原创的其实很难说,毕竟他们那个专业……东西怎么来的都很有可能。

    不过,以她这阵子与默言相处,就近研究所得的结果看来,她比他牛逼的,也就只是技术更高端一点,知识面更宽广一点,而已,要论中医用药和运针功法的等级,她还是要逊色许多的!

    想着想着,一个突如其来的大胆想法在诸葛芊芊脑中呈现,而后她看默言的眼神都不同了。

    萧尧总算不再咳,默言忙给他喂了几颗药丸,待他咽下才放平躺下来。

    忙完回头,便见诸葛芊芊用一种十分的眼神看着他,吓了一跳,也莫名其妙,更因为是破天荒头一次而有点手不是手脚不是脚。

    他……他肿么了?

    萧尧并没有晕过去,还敏锐的察觉气氛怪异。

    他偏首转眸,便见诸葛芊芊目光炯炯的盯着默言,一副恨不得将他……摁倒的邪恶样?!

    短暂的错愕之后,萧尧沉眸,他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

    不行!

    她要祸害谁都可以,这小子却绝对不行!

    他张嘴,想出声岔开诸葛芊芊的注意力,却不想诸葛芊芊更快开了口。

    “看他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我们先回去吧,我有件要紧事跟你商量。”她拽着默言的袖子,两只眼睛亮得能扎人。

    萧尧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什么叫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他死不了她很失望?

    伸手,他也一把拽住她裙角,语气绵软无力得好像大限已近,下一秒就会死去,让人揪心:“别走……”

    表情到位,语气满分,青白透黑外加嘴角挂着一丝红的俊脸更刺激眼球。

    可惜诸葛芊芊不买账。

    她转头看向他,眼底全然没有看默言的,平静得似无波的湖面:“默言的本事你我都很清楚。”

    默言神色微妙,萧尧面色很难看。

    一干吃瓜群众左看看右看看,目光在三人之间来回两周后,默默低下头去假装他们是一团空气。

    “不管!”萧尧气呼呼的,耍赖般死死拽着她裙角不撒手:“你就是不许走!”

    诸葛芊芊无语了,正要呛他两句,却听默言道:“本就是让你来仔细给他看看的,便陪陪他吧,我在外边等你。”

    诸葛芊芊愕然转头,却见默言轻巧抽回袖子,直接转身往外了。

    看起来他走得并不快,却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匆匆的感觉。

    诸葛芊芊皱眉。

    萧尧的眉比她皱得更紧,但跟着便又松开了,眉宇之间了无痕迹。

    他说:“芊芊,不要看我以外的男人。”

    不知是故意还是虚弱,声音竟有点小可怜的味道。

    他的声线本来就比较特别,低醇而又慵懒,似漫不经心,偏透着股说不清的华丽,独有味道,如今语调一弱,更显挠人,直让诸葛芊芊一阵阵头皮发麻面皮发紧,鸡皮疙瘩无比活跃。

    “好好说话!”

    她想抽回自己的裙摆,却发现他拽得,想挣脱,唯一的方法就是割掉那点裙摆,可裙子到底不是自己的……

    诸葛芊芊无比郁闷的瞪着他,却丝毫没注意,自己找的理由好蹩脚。

    眼瞧着气氛似乎有点粉,其他人也稍微迟疑了下,便尾随默言出了屋子。

    只剩两人的屋子,气氛更粉了。

    萧尧定定的看着她,笑意渐浓,脸色似乎都好了些。

    诸葛芊芊被他看得别扭,又拽了拽自己的裙摆:“赶紧放手,我有正事。”

    “不放。”萧尧像个被嫌弃的孩子,不高兴的扁着嘴,幽怨的看着她:“好不容易你跟萧凌陌那个蠢货离了,恢复自由身,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求娶你,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有机会入你的眼。”

    诸葛芊芊学过微表情,学过心理学,与人性有关多有涉猎,可她还是很多时候却觉得自己看不懂眼前这个人。

    有时候,她觉得他是真喜欢她的。

    可有时候,她又觉得他是在骗她的。

    偏偏……

    他又是非常诱人的!

    漂亮的脸型,精致的五官,独有的声线,完美的身材,深不可测的武力值……除了貌似有点双重人格外,他非常附和她对另一半的幻想。

    这种情况下,她扛不住他的而做出一些不利于青少年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的行为,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她到底不是傻白甜,人家对她一脸情深说几句情话,她就会屁颠屁颠的奉上真心。

    “放心吧,撇开别的不说,我跟默言之间也有约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所以你不用这么花言巧语。”

    撇开别的不说?

    这个别的,是什么?

    他?

    萧尧垂低眼帘,看着自己起伏平稳的胸口,长而浓密的睫毛细羽般盖去他眼底的沉暗,嘴角却微微一掀,逸出轻笑来。

    那笑很短,短到让诸葛芊芊甚至都来不及去仔细究竟什么意味,却与之前大不相同,让她如临大敌,瞬间寒毛耸立。

    擦!

    这感觉……

    妖精“睡”了“醒”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