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好看的笑里多出一抹戏谑来:“蕊夫人教诲,白羽谨记。”

    他始终如一的气定神闲,反而把端木蕊给气得胸疼:“既已受教,为何还不叫他们停手!”

    “为何要停手?”白羽好笑的看着她:“芊芊已与凌王和离,有权拿回她的嫁妆。”

    “可你拿的东西是我的!”端木蕊一激动,脱口而出。

    “你的?”白羽眸光微动,笑问:“可有凭证?”

    凭证?

    凭证就是端木家出的嫁妆单子,可那东西前些日子神秘失踪了,她上哪去拿?

    “单子丢了,但叫陈妈妈回来一问便清楚,或者请我母亲来也行!”

    端木蕊牙一咬,承认凭证丢失,将希望寄托在陈妈妈和白蓉身上:“对,请我母亲来嫁妆是她一手给置办的,她最是清楚不过了!”

    白羽笑了:“你确定?”

    萧凌陌蹙眉,忽生出一股不祥来,忙赶在端木蕊点头前冷冷提醒道:“白公子好心机。”

    端木蕊错愕的看向他,眼里满是询问。什么意思?

    萧凌陌却是一时也想不出来白羽这打的什么主意,却可以肯定,端木蕊这会儿若真点头把陈妈妈和白蓉请来,他们恐怕就有****烦了。

    白羽笑看萧凌陌,有点惋惜的样子,一点不含蓄的直接承认确实挖坑等他们跳:“自家妹妹被你们欺辱至此,我这做哥哥的若不为她讨点公道怎么像话。”

    端木蕊一听,气得脸都扭曲了:“她是你妹妹,我就不是吗?”这差别待遇,大得太刺激人了!

    白羽转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笑:“您姓端木,是凌王殿下心尖人儿,白羽可高攀不起。”

    高攀不起?

    端木蕊恨得咬牙:“好一句高攀不起!”

    白羽微微一笑,一脸“谢谢夸奖”十分扎眼。

    萧凌陌危险的眯着眸子,定定的看着白羽。

    白羽不是白轩,加上现在他们处处理亏……

    还真是不好应付!

    算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白轩那个把柄足够白家喝一壶,现在容他再嚣张会儿也无妨。

    这么一想,便将端木蕊拉去旁边安抚,由着白羽让人搬东西,想搬什么搬什么,就不信他敢把凌王府搬空。

    端木蕊是不服气也不甘心的,萧凌陌选择让步更让她想不懂,可她还是被他说服了,暂时让白羽嚣张一下,账攒着日后一起再算。

    却不想……

    搬完东西的白羽临走前,却第一次主动上前来说话:“芊芊托我给蕊夫人带了两句话……”

    端木蕊错愕的怔了怔后,蹙眉。

    那贱人想要跟她说什么?

    “一句是——今日的天气可与蕊夫人梦里的,一致?”

    端木蕊一时没听明白,眉头微紧满面懵懂,却紧跟着便不知猛然想到了什么,俏脸瞬间煞白如纸,如是见鬼一般瞪圆双目,不敢置信而又惊恐的看着白羽。

    白羽将端木蕊的反应看在眼里,面上却没有半分异色显露,淡淡又道出下一句:“第二句是——五岁那年冬从我这里骗去的东西,我会拿回来的。”

    端木蕊两眼瞬黑,惊恐到抽搐,根本听不到萧凌陌焦急的呼唤。

    那个贱人,那个贱人,那个贱人她……

    竟然什么都知道?!

    怎么会!

    怎么可能!

    不!!!!

    听说端木蕊不但吓得晕过去,还浑身抽搐,诸葛芊芊笑得花枝乱颤。

    白绯儿却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那两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白羽似知道什么,眸光微闪,却也转头看向诸葛芊芊。

    诸葛芊芊凑近他们一副要说出实情的模样,却忽作高深冒出句:“天机不可泄露。”

    “去你的!”被吊了胃口的白绯儿气得拍她。

    “啊,好痛!”诸葛芊芊尖叫着捂住被拍的地方,一副骨头已被拍碎的样子。

    “少来!我可捏好了力道的。”白绯儿直接赏她个白眼,倒是没有纠缠着诸葛芊芊一定要说出那两句话的真相。

    诸葛芊芊咧嘴一笑,歪过去抱住她手臂:“羽表哥今儿可把那丫头的嫁妆都给我坑回来了,表姐要不要去瞧瞧有什么上眼的。”

    白羽无语,我都是照你说的做的好吗?

    “我瞧上了就给我?”白绯儿斜瞥她。

    诸葛芊芊豪气万丈:“这是必须的。”

    “瞧上多少给多少?”白绯儿挑眉笑,笑得有点坏。

    诸葛芊芊不削哼道:“身外之物而已,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什么好稀罕的?表姐真瞧上了,全给你又何妨。”

    “啧啧,你都这般说了我还要的话,岂不是显得我贪得无厌很没品?”白绯儿轻戳她脑门:“小丫头片子,竟敢跟我玩文字陷阱。”

    “天地良心,我可没有。”诸葛芊芊三指向天,煞有其事。

    气氛正轻快,白轩来了。

    翩翩公子这会儿脸色有些怪异,精神也不太好,进门率先不由自主的看了看白羽,才转看向诸葛芊芊,欲言又止。

    “轩表哥请坐。”诸葛芊芊主动开口,示意红笺在和白羽白绯儿围着的火盆边加把小凳子。

    白羽和白绯儿原就坐在诸葛芊芊旁边,这多加的一把凳子,自是摆在了诸葛芊芊对面,白羽和白绯儿之间。

    白轩迟疑了下,走了过去。

    坐下好一会儿,才有点生硬的开口:“芊芊……今天……谢谢你。”

    “我不止是为了帮你。”诸葛芊芊道:“而且这事现在仅仅只是暂时没有爆发而已,并没有彻底解决。”

    白轩抿了抿唇,声音有些沙哑:“我知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