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芊芊不慌不忙,呵呵直笑:“以我现在的处境,除了给她点教训之外,还能做别的事情吗?”

    白绯儿也不是傻的,一听便明白诸葛芊芊的意思——如果她处境不像现在这么受约束,绝对会让端木蕊悔不当初!

    “没看出来,芊芊表妹还是个狠角色。”

    白绯儿也笑了起来,语气有些难辨意味。

    诸葛芊芊不受影响的淡淡一笑:“男尊女卑下,女人活得不易,要么忍气吞声窝窝囊囊可怜兮兮一辈子,要么学着残忍让自己过得好一点,而我显然,更想让自己过得比某些人好一些。”

    白绯儿沉默了。

    透过昏暗,诸葛芊芊仿佛看到了她一脸的惊愕。

    也是……

    谁印象中的端木芊芊,都说不出这番话来。

    不过,大家印象中的端木芊芊,也没那个胆子去打端木蕊不是?

    不管如何,诸葛芊芊从不后悔之前所做一切,而白绯儿……希望她不要让自己失望。

    “噗嗤,哈哈哈……”

    白绯儿忽然笑了起来,带着发自内心的畅快,啪的拍了诸葛芊芊一下:“就冲着你这话,往后我也一定跟你站一边。”

    诸葛芊芊应声倒吸口凉气。

    她做梦都没想到白绯儿力气竟然那么恐怖,随手一拍却让她有种肩头被拍碎的感觉!

    这还并不是什么内劲失控,而是纯粹的力量……

    她天生神力?

    “额……很疼吗?不好意思哈……”

    察觉诸葛芊芊痛得惊呼,白绯儿赶紧道歉,语气带着尴尬:“那什么,我天生力气比较那个啥,当初也是费了好大劲儿才学会怎么控制,但有的时候吧,还是会不小心……不过我自问,刚才真没用多少力气!”

    我勒个去……

    她肩头都有种碎裂感了她还没用多少力气,真是天生神力?

    诸葛芊芊瞧她除了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身材也稍微显得有些圆润之外,半点大力士该有的特征都没有,也是无语:“真不知道那么大的力量都是从哪里发出来……”

    “这我也不知道。”白绯儿弱弱道:“额,其实都不知道。”

    诸葛芊芊也就嘀咕一声,没想到她会回答,有点忍俊不禁。这表姐还挺可爱的。

    白绯儿到底年纪不大,搁诸葛芊芊前世那世界也撑死就是个高中生,稚气未脱,听到诸葛芊芊笑不免更加尴尬害羞,声音都透出了窘迫来:“你,你笑什么!”

    “我笑幸好打端木蕊的是我,要是你的话……”诸葛芊芊忍着笑说完,又忍俊不禁的笑开:“她那张引以为傲的脸恐怕再也见不得人了,哈哈哈……”

    白绯儿想想那画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这倒是。”

    虽然诸葛芊芊前世的年纪要比这副身体的大几岁,却也到底没大多少,与白绯儿倒算是同龄人。

    年纪一般,再有共同话题的两人卸下对彼此的审视,不知不觉生疏感便磨去了,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后半夜……

    浑浑噩噩好像并睡多久,卉珍等人便来敲门了。

    白绯儿倒是警醒,闻声一骨碌便坐了起来,见诸葛芊芊皱着眉没动,忙摸摸她的头,确认没发烧之类的才摇她道:“芊芊,芊芊,该起了,要去上香的。”

    上香?!

    其实已经醒了但不愿意动的诸葛芊芊立马坐了起来:“什么时辰了?已经很晚了吗?”

    到这世界以来,白家虽不太联系她但对她真心没话说,她可不想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白绯儿没想到她会忽然坐起来,反而吓了一跳,而后莞尔:“放心吧,还不晚,但你不快些可就说不好了。”

    几个丫鬟手脚麻利,很快便将诸葛芊芊二人收拾妥帖,卉珍甚至还端来盅热乎乎的鸡汤:“白夫人怕您饿着,昨晚睡前还特意命厨房炖着汤,您喝点垫垫。”

    “啧啧,伯母真是偏心。”白绯儿语气酸溜溜,面上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诸葛芊芊嗔道:“胡说,这两只碗呢,我一个人拿用得了两只碗。”

    白绯儿故作傲娇的哼了一声,没动。

    诸葛芊芊啧啧两声,亲自动手给她盛了小碗递过去:“我一人喝不完,好表姐,求求您了,帮我喝一半吧。”

    “这还差不多……”

    “真矫情。”

    “嘿,你说什么?”

    “诶,别打别打,小的身子骨脆弱,可经不住您那铁砂掌一个招呼。”

    虽然笑闹,却并不影响两人喝汤的进度,很快便可以出门,却不想在院门口便遇上了白轩。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白轩在院门口等着她们……

    眼见白轩张口要打招呼,挽着诸葛芊芊手的白绯儿先嬉皮笑脸的开了口:“诶哟,轩哥这殷勤献的……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啊?”

    白轩嘴角的怡人笑容立马僵了僵,但很快便又再度扯开,嗔了白绯儿一句“就你嘴贫”,便与诸葛芊芊招呼道:“芊芊,昨晚睡得可好?”

    “轩哥真偏心,只问芊芊不问我,我也是你妹妹好么。”白绯儿再次抢在诸葛芊芊前。

    白轩额角的青筋都突了一突,几乎是牙缝里挤出声音来:“我什么时候不关心你了?”

    “算了,时候不早了,不跟你贫了。芊芊,咱们得走快些,让伯父伯母等就不好了。”白绯儿说着,拽着诸葛芊芊就走。

    身后白轩,脸都黑了……

    此时,远在凌王府的端木蕊和萧凌陌已经出发。

    马车里,端木蕊内心的兴奋都压抑不住得直接表现在脸上,而萧凌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心不在焉。

    “王爷,您怎么了?”走了一段端木蕊才发觉萧凌陌不对劲:“您难道……是在想姐姐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