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绯儿立马一副猛然想起来的模样直拍额头:“啊对对对,有其母才有其女,我还真给忘了。”

    诸葛芊芊倒是真没想到,这些白家小辈年纪不打眼力却不错,没被端木蕊的演技糊弄就算了,竟连白蓉那堪称影后的演技都栽了……

    而且听着那语气,似乎对那白蓉母女很是不削的模样?

    白羽适时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虽说没有明文规定,可白家女儿素来没有给人做妾的先例。”

    诸葛芊芊一听,乐了。

    所以,白蓉是白家悠久的历史长河中,第一个给人做妾的女儿?

    真是作死啊……

    难怪白家平常都不太爱搭理她的样子……

    如果她不是现任白家家主白问尘庶妹的话,会不会直接断绝关系呢?

    难怪她急巴巴的想凑合端木蕊和白轩,恐怕也是想借这个机会修复修复与白家之间不上不下的关系,好让那渐大的宝贝儿子端木焱像端木泓一样,沾着白家的光前途平顺,可惜,端木蕊却没给她省心……

    “乐太早了。”白羽凉凉道:“绯儿看着大咧咧,实际精得很,能不顺眼一个白蓉一个端木蕊,当然也不顺眼一个端木芊芊。”

    这是让她被在白绯儿面前作?

    诸葛芊芊暗暗挑眉,却也明白了,这白绯儿多半也是白家重点培养的未来精英之一!

    不过,在这种思想守旧的年代,子嗣并不缺乏的情况下,白家能做到男女公平培养这一点还真是蛮可怕的,很多时候完全可以出其不意……

    这也再一次证明了,生在白家却对白家知之不多的白蓉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存在!

    一个原本就不那么重要的人,还狠狠给家族抹了一把黑,为维持美名也不知道私底下作了多少死,日后哪天东窗事发,白家会保她才见鬼……

    “这不是戏没唱完要各方面注意自己形象么?”诸葛芊芊低低回白羽:“表哥放心,等我跟萧凌陌的关系彻底断绝,一定给你个自信飞扬不比任何人差的牛气表妹。”

    牛气……

    什么鬼?

    白羽有点无语,又觉好笑。

    “芊芊你可不太厚道啊……”白绯儿的声音忽然来,杏眸隐隐似有光泽闪动,定定的看着诸葛芊芊:“我为帮你出头都跟轩哥唇枪舌战起来了,你却跟羽哥堂而皇之咬耳朵!瞧羽哥笑得跟什么似的,什么好事啊?说出来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呀。”

    什么唇枪舌战?

    明明是白轩被她呛得火烧头顶,但又为了不气得掀桌而选择“懒得跟小姑娘一般见识”的闭着嘴!

    还有对白羽的形容也是……

    白羽长相英俊,气质温雅,虽不至于像默言那么仙,却也是非常斯文优雅的一个人,可被她一说,却怎么怪怪的?

    “稍晚……可不可以与绯儿表姐说说话?不知绯儿表姐有没有这个时间?”

    诸葛芊芊依旧低声,语气也是带着羞涩的商量,却还是让白绯儿怔了怔,但也只是面色有些古怪的瞥了白羽一眼便咧嘴笑道:“有时间,怎么没有时间?往后我都住这儿了,大把的时间。”

    “什么?”白轩惊愕瞪眼:“你不回成阳了?”

    很显然,他并不想跟白绯儿这个口没遮拦的堂妹同个屋檐。

    “这里也是我家,我在哪不一样?”白绯儿恶劣的瞥着他:“怎么?轩哥不欢迎?”

    白轩还真不欢迎,可,白家素来提倡家庭和睦兄弟姐妹间要友好相处,他作为白问尘的儿子,心里再不高兴却也不好直白说出来,否则被赶出去喝西北风的绝对是他而不是白绯儿:“当,当然不是……”

    “那我就当轩哥是非常欢迎我啦。”白绯儿装起瞎来也是瞎得厉害,咧嘴就笑得十分义气:“你放心,那个什么端木蕊,弃你在先,欺负芊芊在后,作为兄弟姐妹我一定同仇敌忾,以后见她一次喷她一次!”

    白轩面色难看,死丫头,用得着三句不离他被嫌弃吗?却也只能说:“那可真谢谢啊。”

    “一家人别说两家话,不用客气!”

    诸葛芊芊觉得,这个表姐很对她胃口……

    诸葛芊芊原没打算在白家留宿,但架不住封芸琦挽留和白绯儿磨。

    也好在有白绯儿在,不然,她还真不容易甩开白轩的殷勤……

    “你放心,我睡相很好,晚上不会踹你的。”

    对于硬要挤来跟自己睡的白绯儿信誓旦旦的保证,诸葛芊芊真有点哭笑不得,但也没办法,为一时的睡得舒服而得罪一个未来的白家精英,貌似不太划算!

    “对了,听说你打得端木蕊脸都肿了,是真的么?”

    屋里只留了盏起夜的小灯,透过床幔更是微弱,床内一片昏暗。

    白绯儿侧着身躺在床外侧,背着那微弱的光更加看不清楚脸上的神情,但她却能看到诸葛芊芊的神情。

    不过,之前有白羽的提醒,此时面对她突然其来的问题的诸葛芊芊倒没有一丝异色表现。

    轻轻一笑,她侧过身来看着面目模糊的白绯儿道:“对于公然抢自己丈夫还时时想弄死自己的恶毒女人,难道不应该狠狠的给点教训?”

    白绯儿沉默,但诸葛芊芊知道她正盯着自己看,自己脸上任何的微表情,都可能逃不过她的眼,也可能是她评估她的标准之一。

    白家子嗣兴旺,白绯儿能在众多子嗣中脱颖而出必有其过人之处,而她对自己的态度……

    或许还能影响到白家这个隐形靠山对自己庇护的尺度,不然,白羽何必特意提醒她!

    忽然,她又问:“给点教训就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