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武帝亲自下的令,太后也不敢违背,但,她病了,生生肉疼病的。

    说起这位太后,也是个奇人……

    她长得倒是极好,可惜出身不高还家道中落,自己是个小肚鸡肠虚荣贪婪的,娘家人也不争气。

    本来她这种人在后宫是生存不下来的,偏她运气好,生了个聪明又争气的儿子!

    但即便如此,在当上太后之前,她也还是吃了很多苦受过很多累,委屈羞辱数不胜数,于是结果,她愈发的视财如命爱摆架子了。

    如今宫里出了爱偷东西的“鬼”,还老爱往她库房跑,皇帝儿子没法帮她抓“鬼”拿回宝贝就算了,还声都不许她出……

    她一个没想开,就“病”了!

    说是病了,却其实是肉疼她那些东西丢了没人赔!

    宫里人人清楚这一层,暗地里也都当笑话悄悄说,只差没公然议论了。

    茗香和珠云刚才就是在当笑话说。

    当然,其实也是变相的透露给诸葛芊芊,好让她知道,现在一肚子气的太后正咬着惠妃发泄。

    诸葛芊芊知道,至少茗香和珠云是很希望她跑去给惠妃添堵的,因为她们背后的主子是这么希望的,可……

    她现在没兴趣。

    她现在所有的兴趣,都在发觉空间的新用法和研究和治疗自己的身子,哪有那个闲工夫。

    茗香和珠云见她反应平淡,果然很失望,倒是红笺暗光隐隐,不知在想什么。

    果真什么主子带什么奴才,妖孽带的丫鬟都沾着几分妖气……

    “不过是些身外物而已,丢了便丢了,太后实在喜欢,尧儿想法子再给您寻就是了。”

    歪在太妃榻中哼哼唧唧,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死去的太后一听,老眼崭亮,病痛瞬间去了大半,张嘴就想说好,却听一旁亲信嬷嬷突兀咳了声。

    猛然意识到那样太不矜持,太后干咳两声调整情绪,才故作自然和蔼的拍拍萧尧的手:“儿孙里,就你最贴心了。”

    没说要,也没说不要。

    萧尧缓缓勾唇,仅是浅浅一笑,却也霎那便让满殿春暖花开。

    太后顿时有种少女正怀春的砰然,还搭在萧尧手背上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偏这时,宫人来报:“江婉柔为凌王妃请的神医谷的神医到了。”

    “神医谷的神医?”

    萧尧闻声转眸瞥向那宫人时,悄然而又自然的抽回自己的手,唇角的笑也更加明艳夺目:“太子妃好大的脸面,连皇上都请不出山的神医谷,竟让她给请来了。”

    “哼!”

    太后并未察觉“神医谷的神医”和“神医谷”之间有什么区别,倒是被萧尧的话刺激成功,不但应声断了那乍生的邪念,还黑沉着脸道:“三朝元老之后,脸能不大么?”

    当初宣武帝求娶并立江家女为后,确实是有求于江家,要借江家势巩固帝位,可江家太贪心了,有了一个江皇后还不够,还想再来一个,甚至……

    一个带着江家血脉的天子!

    甚至,直接让这天下改姓江!

    这片天下是她和她皇帝儿子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岂容他人觊觎!

    卑躬屈膝十六年,萧尧岂会不了解太后。

    此时他便是光听声音,也能知道太后心里在想什么,而她所想,也正是他所要的效果。

    呵呵一笑,他回身便挨着太后坐去美人榻沿,猩红华袍顺势飘摆了个美妙的弧度,如同一朵妖艳的奇花乍绽乍敛,端的是惊艳神魂。

    江婉柔带神医谷弟子进殿,正好瞧见这一幕,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一大片。

    她也承认,这尧王确实生了副好皮相,足以让天下貌美女子都为之嫉妒发狂,可他那分分钟开屏孔雀的样子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至少,她就不敢恭维!

    偏还听到他阴阳怪气的与太后说:“脸大总是讨打,这个不打那个也打,可不是什么好事,何须太后上心。”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跟她有关,加上近日为诸葛芊芊又结了不少怨,瞧着他更觉不顺眼,脸色不由自主就摆了出来。

    太后倒是历来都知道江婉柔轻看萧尧的,往常也懒得管,可今日却觉不舒坦。

    俗话说得好,打狗看主人。

    江婉柔竟然当着她的面给萧尧摆脸,岂不是在质疑她的审美和品味?

    太后越想越上火,也摆起脸色来给江婉柔看。

    于是江婉柔转眸再看向太后的时候,便看到一张又黑又臭随时可能发作的脸,还见太后拍着萧尧的手应道:“到底还是尧儿你最贴哀家的心,不像某些人……哼!”

    那画面太扎眼球,江婉柔不禁又起了层鸡皮疙瘩,甚至不适宜的哆嗦了下。

    太后偏偏瞧见了,眸光顿时更沉,脸色更难看,却也碍着长辈的身份不好胡乱发作。

    萧尧只当什么都没看见,笑吟吟看着江婉柔身后的年轻男子,语带轻慢鄙夷:“这位便是神医谷来的神医?可真年轻呀”

    太后闻声,也将注意力转向那年轻男子。

    白衣出尘,五官隽秀,眼角有着少许笑纹,整个人显得很是平和近人……

    若不是背着个药箱,倒更像是个只擅吟诗作对的书生,哪里有点神医的气质,何况,太年轻了。

    江婉柔正要引那人行礼问安,便听太后问道:“多大了?”

    江婉柔忙跪下应道:“回……”

    “哀家没有问你。”

    太后沉声打断太子妃,看着那个年轻神医又问:“小郎中,哀家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小郎中?

    太子妃面色难看。

    再年轻,这位也是神医谷出来的!

    神医谷敢放他出来给凌王妃看病,就肯定有真本事,当得起神医之名!太后却……

    那年轻人倒不在意,浅笑依然举止从容:“回太后的话,小人无姓,师父赐名默言,刚满2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