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言哑然失笑,反而没了那种悸动感,因为他很清楚,此时此刻说她就没把他当成个男人都不为过……

    虽然心情有点微妙,但还是道:“我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落了不少雪,一身寒气,过给你就不好了。”

    诸葛芊芊撇嘴:“我哪有那么娇弱,不过既然身上落了雪还是先去换了再来吧,我问你点事。”

    默言嗯了一声,退去换衣服,散了那身寒气才再折回来。

    这一次,他敲了敲门便直接进屋,反正她也说了,她的屋他早不知进了多少回了,非要比较,绝对比萧凌陌还多……

    “想什么呢?笑得那么银荡,回来的路上邂逅美女了?”

    冷不丁一声,拉回默言思绪,回神便见诸葛芊芊痞痞的看着他,眼底个精光怎么看着怎么让人不舒服。

    越是相处得时间长,她的“德行”就越是不掩饰的直接暴露给他看,默言真不知是该荣幸,还是无语。

    懒得跟她扯皮,直接问:“你想问宫里的情况?”

    诸葛芊芊啪的打了个响指:“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默言,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这略有点马屁的话,让默言不由笑深两分,也不罗嗦:“刚从永寿宫出来便被请去了永和宫,惠妃娘娘让我给你带话……”

    诸葛芊芊扬眉,便听到:“缘分天定,没有便是没有,强求不来,何必拖着害人害己,不如早早离了让大家都过得痛快些。”

    “啧啧,理亏了就是不一样,这语气都比以往客气了不少。”诸葛芊芊撇嘴鄙夷。

    默言定定看着她:“你可真想好了?”

    诸葛芊芊不禁嗤笑:“你们可真有意思,用得着一人一天问一遍么?我就长得那么容易后悔?没了他萧凌陌,没了端木府,我便活不下去了?”

    默言不语。

    “没见着皇上?”诸葛芊芊不想在那个问题上浪费太多口水,直接转移话题。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萧凌陌虽看起来高高在上,可他的婚事实际上他个人做不了多少主,不然当初也不会被迫迎娶端木芊芊,所以多了解宫里那尊大佛的心思,才更方便接下来顺利离婚多分财产……

    “皇上是出了名的孝顺,稍微有点空便会去陪太后说说话,自是遇上了。”默言忍着笑道:“对了,他还问起你的身体情况来着。”

    诸葛芊芊哪里听明白。

    且不管宣武帝那份孝顺到底有多少含金量,可他确实这么做给人看了,赚了个好名声,而他日理万机,宠幸个妃子都要抽着时间缝,又哪能那么巧就偏偏碰上默言去给太后看诊的时候在太后那里,明显是他故意在太后那里等默言!

    至于特地关心她的身体情况……

    呵呵,多半是已经知道了凌王府的事,想预估一下她现在身体的承受力,若是好了许多能承受,绝对不会让她和萧凌陌和离,若是承受不住……才走那最坏的一步!

    这么一想,诸葛芊芊不禁道:“看来我这几天得少吃一点才行,省得到时候满面红光的去面圣,多不好。”

    默言:“……”

    卉珍:“……”

    红笺三个:“……”

    平静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便又是夜幕降临。

    簌簌下了一整天的雪,总算停了下来。

    被服侍着睡下的诸葛芊芊悄悄又爬起,就着那身单薄的中衣便扣上手腕那道伤疤,意动间闪入秘密基地,进入新一天的练习。

    身手这种东西,不勤练也会生疏的,如今她这身体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的六七分,得好好辅佐锻炼才行,白天有红笺几个寸步不离的跟着,反倒不方便。

    然她哪里知道……

    她才闪入秘密基地没一会儿,这小小的四合院便来了客人。

    红笺等人倒是还没睡,可惜来人跟她们不是一个层次的,根本没发觉,而默言,虽然发觉了,却开门看了一眼便又低眸如是不见般退了回去。

    如此这般,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轻而易举便入了诸葛芊芊的屋。

    屋子不小,东西却很少,只有最基本的生活用品,还多半都有些年头来了,低调得与主人挂在床头的外套和披风极不搭调,怪异非常。

    许是为了方便主人起夜方便,屋里留了盏小灯,此刻氤氲的灯光映出“客人”一身猩红大袍,好看的嘴角微微扬起,容貌倾城不似人间所有。

    忽然,他察觉到不对劲,笑意僵在唇边,而后大步走向床,一把撩开床帘。

    床上,果然没有人!

    床头挂着外套披风,床前摆着鞋袜,本该在床上的人却无影无踪……

    多么诡异的景象!

    这位“客人”却神色平静的抿着薄唇,缓缓放下床帘,退去桌边,随意在椅子上坐下,定定盯着那垂着床帘空无一人的床。

    屋里很静,静得落针可闻,仿佛没有人在。

    时间流失,悄悄然便是两个时辰消逝。

    忽然,床内传来轻响,而后是一声疲惫的呵欠……

    诸葛芊芊缩进被窝里,倒头正要睡,忽有所觉的猛然看向床外,便见床前不知何时多了道黑影。

    她肥胆一颤,本能就扣上伤疤调取麻醉枪,却眼前陡然一亮,一只大手伸进来,十分精准的一下便捂住了她的嘴摁住她的手……

    “真香……”

    熟悉的声音先传来,下瞬熟悉的脸庞也映入眼帘,并且直接逼近,贪婪般在她颈边嗅香:“洗了什么?”

    沐浴乳……

    因为练功出了汗,所以黏糊糊的不舒服,所以她干脆在秘密基地洗了个澡才出来……

    可她当然不会告诉他,也若是知道他在,特么的她一定一身臭汗出来熏他!

    等等!

    “你什么时候来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