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熊几个忍着笑,刷拉拉就给萧尧单膝跪了:“谢尧王殿下恩典。”

    瞅着几个牛高马大的吃货,还随便吆喝兄弟,纵是萧尧也忍不住嘴角有些抽搐,但也仅是如此而已。

    这时,诸葛芊芊不客气的声音传来:“不管说没说完了都赶紧给我让道,我赶时间。”

    诸葛煜蹙眉:“你真不跟我去安平侯府?”

    “不去。”诸葛芊芊很坚决,想了想又安抚了句:“放心吧,我嫁妆里有几座宅子,虽多已租出去了,可也有一直空着,住我和几个丫鬟搓搓有余。”

    “在什么位置?多久没住人了?生活要用到的东西可齐全?”萧尧忽问。

    诸葛煜还是没放弃把诸葛芊芊弄安平侯府去,一听也点头:“对啊,太久没人住了保不准屋子都是漏的,保不准还连桌椅都没有。”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实在不能住我也可以去住客栈,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去安平侯府的。”顿了顿,赶在萧尧说话前恶狠狠补一句:“更不会去尧王府!”

    她态度坚决,再说下去保不准要吵起来,诸葛煜只好作罢:“随你,弄好了派个人说声,妖哥,走,咱找地方吃饭去。”

    诸葛芊芊总觉得诸葛煜和萧尧混一起就不是单纯吃饭那么简单,可诸葛煜又不是真的小孩子,贼精得很,没那么容易被坑骗,而自己还一身骚还没洗干净……

    就懒得过问了。

    如此这般没人再阻挠,倒是很顺利的辗转到了端木芊芊陪嫁那座小宅子。

    宅子在民宅区,确实不大,四合院式,虽然已经很久没人住,可桌椅床柜子这些基本的生活用具却是齐全的,就是落了厚厚的灰,打扫起来挺费事。

    “还真有几个地方有些漏,不过问题不大,奴婢就能搞定。”红笺转了一圈检查的结果。

    诸葛芊芊觉得还好:“那便住这里吧,到底是自己的地界儿,收拾妥帖了怎么也比客栈住得舒服。”

    卉珍也没意见,又是能干的,转头便将缺的物件列出单子来:“这会儿天还早,去买还来得及。”

    “这个我和珠云去吧。”茗香看着诸葛芊芊道。

    诸葛芊芊知道,茗香和珠云跟着她从凌王府出来后就没机会走开过,这会儿出去倒是正好给江婉柔和上官彤透风声,便点了头:“去吧,风雪大,小心些。”

    四个丫鬟分好工便各自忙活起来。

    诸葛芊芊也插不上手,就逮了默言旁边说话,有些玩笑的道:“我这宅子确实比不上凌王府一个院子气派,但胜在自在,不知默言公子还愿意屈就否。”

    “在神医谷,不论什么辈分,大家住的都是茅草屋。茅草屋我都能住二十年,这里又算什么?只是……”默言转眸看着她,眼底隐隐似有什么在闪动:“到底男女有别,你与我一个屋檐下就不怕惹人非议吗?”

    诸葛芊芊并未仔细他那细微的神色,嗤笑道:“你以为时至今日,我耳根子还能清净吗?我什么都不做,就能避开是非了?”

    不管她是故意忽略还是纯粹不小心,默言都忍不住有些黯然,但嘴角依然微微勾着一抹怡人淡笑,言语间始终透着朋友般的关怀:“话是不错,只是,你确定自己确实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这次要真是闹大了……可不会似之前那么容易过去的。”

    诸葛芊芊呵呵直笑:“默言公子,或许世俗压迫下女子想要独立活下去确实不容易,可,我觉得也真没你想的那么艰难。”

    默言不禁抬眸又看着她。

    她近来恢复得更快,面色明显的已经能看到红润,脸颊也圆了不少,原本看不太出来的五官的精致感也慢慢的展现了出来,像极了含苞待放的花儿,明艳却又不失青涩,青涩却又透着妖娆,美不至于惊心动魄,却足触人心柔软处,让人忍不住便想去呵护她……

    可她,却不是那些需要人小心呵护才能生存的娇花儿。

    没听到回话,诸葛芊芊有些诧异,转眸看向默言便与他四目对了个正着。

    “咳……”默言猛然回神,匆忙避开她的目光,干咳两声岔开话题:“大半天没喝水,有些渴了,我去看看能不能烧些水喝。”

    诸葛芊芊微微皱眉,总觉得他怪怪的。

    “凭心而论,默言公子确实好,可他跟尧王殿下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大截的。”红笺冷不丁从身后冒出来。

    诸葛芊芊正出神,还真被她神出鬼没的吓了一跳,听她又提起那个神经病似的大红妖精,也是有些恼火:“既然他那么好你怎不回去跟他?”

    “奴婢倒是想,可他不是将奴婢送给您了么?”红笺扁着嘴,一脸委屈我模样。

    诸葛芊芊一听,气得都乐了:“那要不,我送你回去?”

    “额……”红笺顿时被噎死了,还真怕诸葛芊芊说到做到把她发配回去,忙悻悻然滚蛋:“奴婢继续打扫去。”

    “叫你走了吗?回来。”

    红笺缩着脖子又退了回来,没精打采一副等着被剐的模样。

    诸葛芊芊才不信她这套,也懒得跟她打马虎眼,直接便问:“那妖精今天发的什么神经?”

    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红笺也着实是个奇葩,跟着诸葛芊芊不过一段时间却竟也能秒懂这种奇葩的语言表达方式,几乎立即便一脸迷糊的回道:“奴婢不知道呀,您不知道吗?”

    诸葛芊芊真想说,我特么要是知道还用问你?可瞧着红笺的模样,又似乎是真的不知道的样子……

    不信邪的又问一遍:“你真的不知道?”

    “天地良心,奴婢发誓,真的真的不知道!”红笺一本正经就差没竖三指真的对天发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