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芊芊其实没有跑多远。

    一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二是,端木芊芊这破身子不合作,根本跑不动!

    气喘吁吁靠在墙根下,隔壁院子的大火声救火声一清二楚,她又满意又得意。

    谁会想到她绕了个弯,又跑回来了呢?

    然而乐极生悲,她一转眸便看到楼阁阴影遮掩的墙头上,一道修长的身影的风火余晖中飒飒扬扬。

    那人身披与夜同色的黑斗篷,明显是在掩饰身影,可斗篷之下却又偏偏矛盾的穿着不论是在白天里还是黑夜中都醒目非常的猩红长袍!

    风吹过,极致的黑与刺目的红在烈火余晖下纠缠不休,似在追逐嬉戏,又似在争执厮咬,说不出的诡异,说不出的妖艳。

    诸葛芊芊没有看到他的脸,侧脸都没有,却莫名的有种惊心动魄的惊艳感,一不小心就陷了进去。

    “好看吗?”

    轻柔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明明带着诱哄的撩人,却又让人浑身冰凉,一下清醒过来。

    诸葛芊芊咚一声跌坐在地,头皮发麻的看着面前那个明明刚刚还在墙头上的人。

    距离近了,反而更看不清了……

    火光映照不到的阴影下,他只剩一个模糊的黑影,如同高高在上的黑暗领主俯视误入他领地的她。

    并没有实质性的武器要挟,可她就是感觉脖子凉飕飕的,好像脑袋随时不保!

    不过,输人不输阵,她好歹是诸葛家的女儿,怎么能换个地盘就当孙子:“说实话,光线不足距离远,没看清,要不你再过来点?当然,换个光亮地界儿也行。”

    他沉默了。

    似重新审视她一般,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笑了起来。

    诸葛芊芊不由自主往后缩了缩,警惕的看着他。

    他却没有什么动作。

    “不过来就算了,我走了哈,有缘咱们江湖再见。”

    诸葛芊芊趁机爬起,故作潇洒的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转头便走。

    她不敢走慢了,怕他反悔,但也不敢走得太快,怕刺激到他。

    虽然她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可万一是个神经病呢?

    神经病神经弱,小心为上总是不会错的。

    却听身后突道:“期待你接下来更精彩的表现。”

    声音飘渺而去,惊住诸葛芊芊的步子。

    倏地回头,那人果然已经不在。

    还没来得及再想其他,就听到一声:“找到了。”

    而后声到人到,抬手就给了她一手刀。

    诸葛芊芊倒是想躲,可惜端木芊芊这副身体不给力。

    吃痛陷入昏迷的她并不知道,这位打晕她的凌王府的侍卫还要奉命将她丢进正大火熊熊的新房里,只不过……

    神秘人一颗石子救了她。

    “没看到人?”

    接到回报的萧凌陌面色难看,自己对手太多,还真拿不准到底是谁的人坏了他的好事,关键时刻救下诸葛芊芊。

    彭鑫面色苍白,打晕诸葛芊芊并奉命要将她丢去还在燃烧的新房的正是他,可此时他右半身全是血,整条右臂都已经不在了:“属下反应过来,手已经被斩断了。”

    彭涛也面色凝重:“属下闻声第一时间赶过去,却并未看到可疑人影。”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一样。

    萧凌陌沉着脸,不说话了。

    不管对方是谁的人,目的都很明显——不许动端木芊芊!

    如果他不听“奉劝”,那么,对方肯定会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此时此刻都有可能已经设好套就等他再动手,好拿他现行!

    “呵……”

    萧凌陌忽然笑了起来,眼底尽是自信:“凌王妃受惊旧疾复发,即刻送往飞羽苑静养,让她最熟悉的丫鬟过去侍候她。”

    他会让他们知道,将整垮他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不知还能活多久的药罐子身上,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苦涩的药汤生生将诸葛芊芊呛醒。

    且不说那药味有多苦多恶心,只单单那喂药的人的动作,就粗鲁到让人发指!

    端木芊芊被呛得难受,更火大,睁眼就看到散发着阵阵药臭的汤匙汤碗近在眼前。

    二话不说,她抬手就先把药掀飞了再说!

    啪一声,药碗摔碎,汤药应声溅了一地,床边两个正灌她喝药的丫鬟被唬得怔愣,反应不过来的呆呆看她。

    记忆里,端木芊芊这副身体从小就被这个汤那个药的“补”着“治”着,乍一看时好时坏不觉如何,却其实早被糟蹋坏了,现在妥妥的嗅觉不敏味觉迟钝……

    诸葛芊芊还真分不清此刻满嘴的药味究竟有什么成分,是治什么的。

    不过,真的恶心极了!

    她为此好一阵干呕,还指使那惊杵住的两个丫鬟中的一个去给她倒水漱口。

    那丫鬟却没有动,面色发白而又惊疑不定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什么未知而又可怕的东西。

    诸葛芊芊察觉异样,皱眉抬眸便看向了那个丫鬟。

    四目相对的瞬间,那丫鬟哆嗦了下,面色更加苍白,却又反应十分迅速的低眸掩饰神色,匆匆应诺便转身去倒水了。

    诸葛芊芊扬了扬眉。

    若是没搞错的话,刚才那么粗鲁灌她喝药的就是这个丫鬟没错,似乎,是叫卉珍?

    “大小姐您可算醒了,可把我吓死了。”

    另一个丫鬟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满面关切一屁股就在床边坐下,完全没把自己当下人,捧着诸葛芊芊的脸就是一阵嘘寒问暖,活像她是诸葛芊芊亲姐。

    诸葛芊芊有点黑线。

    记忆里,这个没点下人规矩的叫卉芬,比起刚才那个卉珍更得端木芊芊的亲近和信赖,理由是因为她嘴甜,可在诸葛芊芊看来,这个卉芬表情虚伪而夸张,演技烂到分分钟让人出戏……

    是的!

    没错!

    端木芊芊是个极度容易被人诓骗的蠢蛋!

    “大小姐,水来了。”

    卉珍倒水回来,才走到床边,卉芬便很自然的抬手接了过去,软声细语的喂诸葛芊芊喝。

    映衬之下,默默蹲下身去收拾碎碗汤渍的卉珍很没有存在感。

    诸葛芊芊只当没瞧见,顺势喝水,可水才入口小脸便皱成一团儿,紧跟着就把那口水给喷了出来,还一滴不剩全喷在卉芬身上去:“噗,好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