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摇曳,满目喜红的新房被照得如梦般,一对男女交叠,难分。

    身穿大红喜服的新娘躺在地上,倏地睁开眼。

    那一瞬,她眸光明亮锐利,宛若出鞘利剑,但紧跟着锐利便收敛不见,只剩下对满目陌生环境的错愕。

    做梦了?

    她目光流转,不由自主便看向了从刚才开始就不断有火辣声音传来的,惊见一对头向床内臀向她的狗男女交叠在喜红的,衣袍赫然已经褪得差不多。

    额……

    不是吧!

    她才二十就欲求不满到做这种梦了?

    可为毛她丫的是围观群众!

    正愤怒周公安排不合理,脑袋突兀就剧痛了起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随之冲灌入她的脑海里。

    原来,她不是做梦了,而是穿越了。

    这身体原本的主人跟她一样也叫芊芊,但不同的是,她姓端木,而自己,姓诸葛。

    端木芊芊刚满十六岁,是萧国刑部侍郎端木泓的嫡长女,天生羸弱后天怯懦,标准药罐子一枚,却一道圣旨麻雀做凤凰,愣是风光嫁了四皇子凌王,萧凌陌。

    今天,正是端木芊芊和萧凌陌的大婚之日!

    这里,正是端木芊芊和萧凌陌的新婚喜房!

    可是现在,端木芊芊却躺在地上,而新郎则和别的女人在他们的新滚……

    正被狗血得思维混乱,一条火红的裤衩就迎面飞了过来。

    杏眸一眯,她眸光瞬间锐利起来。

    侧身一滚非但没有预想的利落,还天旋地转差点再次晕过去。

    **!

    忘了这身体不是她原来的!

    不过虽然狼狈,但还是成功躲过了那条红裤衩劈头盖脸,而那对狗男女也并未发现她已经醒来,还子弹上膛蓄势待发……

    简直叔能忍婶不能忍!

    既然往后就要作为端木芊芊活下去,那岂能任他们这样头上拉屎!

    深吸一口气,下一秒尖叫夜空。

    “啊——”

    那对情浓欲浓正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狗男女,一下惊僵当场。

    “啊……啊啊……啊啊啊……”

    诸葛芊芊的尖叫声不停,充满恐惧和慌乱,让端木蕊很快回过神来。

    她眼底飞快掠过一抹阴毒。

    这野种!

    早不醒晚不醒,怎么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醒过来还大叫!

    她明显感觉萧凌陌刚才被吓得猛抖了一下,也不知会不会惊出什么毛病来……

    可她却更快的迅速切换上意乱情迷猛惊醒的模样,惊恐而不敢置信的抱住已经的自己,泪瞬间喷涌而出:“我……我不是……我没有……我……”

    脆弱得,就像个精美的陶瓷娃娃,一碰,就会碎掉,让人心疼不已。

    萧凌陌此刻的心情,就像正威风八面时迎头猛的被泼了一瓢冰冷的粪水!

    最最让他抓狂的是,原本斗志昂然的小兄弟,此时此刻得一点精神都没有,也不知道会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愤怒回头,瞪向那同样“吓得不轻”正连滚带爬惶恐逃跑的端木芊芊,正要咆哮宣泄,却发现怀里端木蕊哭声细弱崩溃,抖得像寒风中的落叶。

    想到端木蕊那个对自己大业至关重要的隐蔽身份,他咬咬牙,先忍下生撕端木芊芊的冲动,回头安抚端木蕊:“没事,有我嘶……”

    话没说完,还在燃烧的喜烛就被端木芊芊扔了过来。

    滚烫的蜡油随之在半空画了个优美的弧度,精准的落在他上,直痛得他呲牙咧嘴。

    “凌王殿下,您怎么了?”

    端木蕊缩在萧凌陌,不明情况的问,却才声落就惊见屋里陡然大亮起来。

    着火了……

    大火从他们的喜床开始,说起就起!

    “啊啊啊……”

    诸葛芊芊不停的尖叫,好像惊吓过度的样子,一边摔东西,一边往外跑,跌跌撞撞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十月风高气燥,烛火如同饥饿贪食的凶兽,碰什么烧什么,转眼便失控。

    萧凌陌哪里还有功夫去抓诸葛芊芊这个纵火犯。

    匆匆忙忙抽了条已经烧着被角的喜被扑灭火苗,手疾眼快便把惊慌不知所措的端木蕊裹住抱起,狼狈跳窗而逃。

    若被人看到传出去,旁的不说,只江皇后和太子萧之宥就绝对会揪着闹个没完没了,趁机毁了他!

    新房火势惊人,那些原本装死一直当什么都没听到没看到的下人这才慌起来,四面八方的涌出来救火。

    主院一下热闹起来。

    端木蕊被萧凌陌护在怀里,看不到具体,却也听到了动静,猜得出此时是个什么情况。

    这时候暴露,她也会完蛋!

    可是……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暗暗咬了咬牙,她心一横便了个颤声来:“凌王殿下……若,若是被人发现,求,求您毁了蕊儿的脸,端木家不能因为蕊儿这样的女儿背负不好的名声,蕊儿……”

    萧凌陌抱着她躲在暗处,眼看越来越多人往这边聚过来,也很着急。

    火起得太快,他顾得端木蕊就没来得及顾上自己,于是此时此刻,他还光着!

    最郁闷的是,他的新娘早尖叫着跑了出去,指不定已经被很多人看到,现在他就是想假装怀里的人是她也不可能,而万一被人看到……

    后患无穷!

    正犯难的时候,萧凌陌看到了自己的亲信彭涛带人悄悄往这边来。

    有彭涛等人掩护,一切会变得很简单。

    萧凌陌松了口气,安抚起端木蕊来更显情真意切:“放心吧蕊儿,端木家只会因为你更加繁荣昌盛,因为你端木蕊,终将十里红妆风光嫁我为妃,正妃!”

    黑暗中,喜被下,端木蕊嘴角抑制不住喜悦的往上翘。

    但她却发出了惊惧的声音:“正妃?那姐姐怎么办?姐姐她才是……”

    提起端木芊芊,萧凌陌的脸瞬间黑到能滴墨:“你我今日如此狼狈,不是她所赐?”

    “可姐姐素来胆小,刚刚又被我那么一吓,醒来就又看见……她一定不是故意……”

    然而萧凌陌现在提起端木芊芊就火光冲天:“可你怎么不好好想想,该嫁进来的明明是你却为何会变成她!”

    “可姐姐她……”

    端木蕊话到一半便似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沉默了。

    萧凌陌冷哼,在彭涛等人的护送下,很快转移到了附近空置的庭院。

    黑暗中,端木蕊那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缓缓向两侧拉宽,飞扬而起……

    这一次,我不会再选错了!

    新人新文求支持,求收藏,群么么哒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