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赵六

    廿七rì·大雨·宜出行会友忌开张沐浴

    孙八骑着马,黄衫短打,在镖队的最前面。

    紧绷着嘴成一条线,瞪着眼睛。

    孙八还记得,赵六看着他和王五,严重充满了怜悯,就像看着人类深层的悲哀一样。赵六极真诚,孙八毫不怀疑。只是他觉得好笑,没来由的。

    本来就有这种人,他们永远都在嘲笑着感情。无论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似乎这样才能感觉坚强。是不是因为他们比一般的人更敏感而脆弱呢?不敢去期盼害怕失望,不敢去希望害怕绝望。即便是最美好的感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极不真实的。怕,小心易碎。

    孙八就是这样的人。他笑着就离开了王五。悄悄的留下了名震江湖的多情环,无论是对于他还是王五似乎都是一种交代,即便交代是仪式xìng的交代。

    赵六看着孙八的离开,眉皱得很紧。

    赵六是君子。

    刚好“四方镖局”走镖路过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于是孙八就成了“四方镖局”的趟子手。

    只是,恐怕没有人知道,孙八去洛阳是杀四方镖局总镖头“金刚掌”邱安的。

    赵六和镖局总镖头关系不错,便和镖队一起回洛阳。

    赵六武功高绝,镖队的人自然乐意一起。

    这这次押镖的镖头刚好是“快剑”王霸,有着赵六同行,自然是放一百个心,骑着高头大马,嘴里还哼着小曲儿。心已经飘到了金陵城某个烟花巷子去了。一路走走停停,凭着“四方镖局”的名头,也算安全。

    很快,镖队就走到了金陵城外古道边的枫叶林,众多镖师和趟子手都放松下来的时候。孙八和赵六都神sè一凛。孙八缩了缩肩膀,似乎感受到了一点雨水的冷意。赵六打马上前越过了王霸。走到了队伍最前面,不一刻,就看见了古道边一左一右两个人,左边一条大汉,一头黑发乱糟糟披在肩膀上,手里擎着一把丈二大枪。赫然就是“霸王枪”李四。右边一个女子,带着斗笠面纱,身上没带任何兵器。看上去娇娇怯怯,似大家闺秀状。不过这不是大家闺秀的地方,和李四一起出现的绝对不可忽视。

    镖队很快的就靠近了二人,众多镖师脸sè大变,上次霸王枪在金陵出现,他们到是记忆犹新,王霸面如土sè,看看赵六又看看李四。

    这时候,右边的斗笠女子道:“我们是找赵六来的”声音清脆如出谷之黄莺,

    王霸面现为难之sè。看着赵六,赵六淡淡道:“你们去吧,留在这枉送xìng命,我会给邱大哥说是我干你们走的,对了,孙兄弟和你们一起走吧,你们多照顾照顾他。”这是赵六看着孙八,孙八却像木头一样望着斗笠女子,怔怔的竟似没听见场内众人的话。赵六看着孙八,yù言又止。

    李四睁开眼睛,慢慢的道:

    “赵大侠放心吧,你未免小觑了李某”言下之意,他堂堂霸王枪,又怎么会杀这种无名之辈。说着便慢慢的走向了枫树林,似此等高手,心中自有傲气,便是看也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的。赵六下马慢慢的跟上,然后是斗笠女子,看见斗笠女子过去,孙八怔怔的跟着。

    片刻后,马蹄声声,四方镖局众人已经飞快的离开。

    古道边,枫叶林,李四步伐稳定,慢慢的向前而去。每一步之间都jīng确得很,脚印越来越淡,赵六知道当李四状态道巅峰的时候,就是剑枪相交的时候。也就是生死的时候。李四绝对是江湖中超级高手,赵六出道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气势这么磅礴而沉静。无论他是以何种方式运动,都是那么的无懈可击,都是那么满,让你觉得无论你往什么地方攻击,他都可以挡下,并以雷霆之势反击。这正是后发制人的最巅峰状态。

    无论是谁,多么强大的招式,只要出招便有,只有一动,无论多么巧妙,都失去了一些可能xìng,只要是招便有目的,有所指,便有强,有强便有弱,有弱便有破绽。所以最可怕的剑往往是在剑鞘里的剑。

    一颗巨大的枫树下面。李四慢慢的转过头,看着赵六道:“刀剑无眼,你还有什么未尽之事,”一股强悍无匹的杀意也随着李四的转头弥漫开来。吹得赵六一袭白衣猎猎作响,望之如图画中人,几yù破空而去。

    赵六想了想认真的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怕一会儿就问不了了”其实赵六和李四都不是骄傲嚣张之人,而大战前夕,气势是决定胜败的重要一点。而自信,绝对是极为关键的因素。李四和赵六无疑都是明白这一点的。

    “现在值得杀的人越来越少了,谢谢你。”李四轻轻道。李四没有说为什么而谢赵六,他相信赵六是知道的,一个看得上的对手绝对是相当不易的。“我杀你的理由,你都想象得出”赵六没有再问。

    天机锁,作为杀任何人的理由都是足够的。

    赵六慢慢的握住了剑柄,长生剑的剑柄。李四单手擎枪,人随枪走。杀意弥漫枫林。叶潇潇,打着转的慢慢往下飘,竟似乎受到了什么阻力似得。在空中打转而不能落下来。龙吟一声,长生剑出鞘。

    李四眼中发出了炽热的光芒。霸王枪法第一式“霸王东来”讲究的是霸王东来无敌之势,所向披靡之气度。似长虹,似神龙,便是遇神杀神,佛挡杀佛,一往无前之锐气。似烈rì铄金,如西风大旗。

    赵六的长生剑有“长生三十六式”每一式有一百零八变,极尽能巧变化,施展开来如回风舞柳。如潇湘夜雨,无孔不入如漫天之烟霞。江湖几百年,没有的六种武器之间的对决似乎就要展开了,此时,异变突起。

    赵六剑从腋下穿出,对李四的枪不闻不问,人急速的倒退而去。霸王枪讲究的是一往无前,本就没有半分退招,重一百三十余斤的霸王枪施展开仿佛有了自己的韵律,便是李四想急切的将它停住也不容易。

    赵六前面是李四,后面就是斗笠女子。赵六形如蛟龙,行动几近偷袭,任何一个江湖人对于六种武器的对决都是全神贯注,女子也不例外,女子意识到长生剑击刺而来,已经来不及反应。眼看长生剑便要刺在了女子身上,一个人影快速的飘过。

    女子的后面是孙八。现在长生剑留在了孙八的肩胛骨。

    女子看着伏在胸口上孙八。

    孙八看着赵六一脸的歉疚和满足。

    李四的霸王枪静静的停在了赵六的的脖子上,一种针砭入骨的寒意在霸王枪上散出,李四吐了一口血,想收住霸王枪,便是李四也不容易。

    斗笠女子看着孙八,眼迷离。

    孙八认真的道:“命,我已经还你了,如果多情环没换银子的话,你可以还我了。对了两只老母鸡,天麻,十二顿饭,还睡了你的床,我都会还你的”

    女子赫然就是王五!

    王五看着孙八满脸的讥诮:“霸王枪、多情环、都受伤了,比我预想的还好,对了还有长生剑”

    “哼,你不配”李四重重的吐了一口血。

    王五看着李四淡淡的笑着,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黄金sè的圆筒。

    慢慢道:“我不配,它呢?”

    李四看着黄金圆筒变sè道:“孔雀翎!”

    王五笑着道:“眼力不错,现在我有资格杀你了吗?”

    李四和赵六面如死灰。

    孔雀翎是六种武器中唯一一个不用武功的,它是暗器。如女人一样防不胜防的暗器,但是没有人怀疑它的力量就算是六种武器中的霸王枪长生剑也不能,孔雀翎和眼前的女人一样,美丽到不可捉摸,往往你的生命就在它最美丽的瞬间流逝掉,而不自知。而生命的流逝使得孔雀翎更加璀璨,女人更加娇艳。华丽璀璨的消逝着生命的孔雀翎,在江湖中一直都有最浪漫的传说。

    赵六看着王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京城的头牌‘小桃红’吧?胡掌柜大概就是‘无花谷’的胡一刀了。你我下山之时只有‘醉手’无十三知道,无十三虽然英雄了得,但是自古以来,有英雄便有祸水了。你叫上李兄想让他和我拼命,坐收渔人之利,孙八虽然让你骗去了多情环,但依然是不可忽视的力量。一为保护你自己,二是怕李兄太厉害,而我对孙八有恩,而孙八赤子之心,必不忍心看我死。想必也是局面最好的缘故了。只是我现在不明白的是,你是怎么让李兄相信你的。李兄可不是刚出道的小伙子,还有你何必大费周章设局,毕竟你和胡掌柜联手在加上无花谷的手笔拿多情环也不至于这么麻烦”

    王五抚掌道:“果不愧为江湖中最杰出的‘长生真君’,猜得很对,不过没关系了。你想不到的就慢慢想去吧。”

    李四紧闭着嘴巴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孙八抬起头,脸上尽是讥诮。对着王五大声道:

    “为什么直接拿掉我的多情环。”孙八还有更多没说出来的。

    王五不仅拿走了他的多情环,更多的,更重要的似乎是他对人的信任,他的单纯。孙八一直喜欢人类,热爱着人类。对于这样第一个信任的女人,王五给孙八的打击相当不小。

    “现在我拿了你的多情环,也算抵得上两只乌骨鸡,十二顿饭了。你救了我一命,现在我们也算互不亏欠了。你可以走了。”王五的眼中竟是落寞。

    赵六看着孙八道:“我把你当成朋友,你现在去高峰山帮我报信。”

    孙八怔了怔,此地距川北高峰山千余里,报信明显是无稽之谈,赵六的意思他懂,赵六是怕孙八一时热血,留在这里,枉松了xìng命。便是此刻也想着这个可爱而热血的小伙子。赵六倒不愧为“长生真君”。

    孙八却道:“王五,你确实是个婊子,在小茅屋里面,哈哈,你是喜欢这种痛苦,你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存在,说起来你也是个可怜人。对于感情,我一直不敢想得太多,想得太多,我害怕感情脆弱,经得起深思熟虑的感情太少,我也负担不起。在小茅屋,这种萍水相逢的感觉。其实也不错,错就错在了出了小茅屋之后,我还来不及忘掉,终究,我还是没你熟练。不过我知道,你并不比我好受”孙八的话很尖锐,就像一根针刺破了王五的外衣。

    事实上,在这个冰冷的江湖,热血和率xìng的江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孤独,比如张三的孤独就是他的疲惫,他面对孤独解决孤独的方法也是疲惫。李四的孤独或许就是眼中的一抹忧伤,而他可以活在回忆和酒交织的最美的梦里面。王五的孤独更为刻骨,夜夜欢笑夜夜哭,看过太多的龌龊肮脏,王五对着温暖和真情有着极度的渴望,而见惯了太多的背叛和伤害,王五不相信任何人,她宁愿在自己编织的梦里面,守着风中的火苗一样的梦,稍不注意就会熄掉,王五用看破红尘的眼光享受着这样的梦境。孤独而繁华。孙八的孤独来自于他实在太久的寂寞,他生涩的看着红尘的温暖,眼中充满了畏惧和期盼,就像寒冷的冬天看着温暖的火光一样,期待着火光中的温暖,却坚决的躲避这样的温暖,孙八也只是可怜的害怕着火光将其燃烧。赵六的孤独来自于君子一样的节cāo,对着人类认识的越多就越是深深的感受到人类的悲哀,当他把感情倾注到人类的悲哀中,感受着人类的孤独,这是一种莫大的寂寞,可是谁让人类这么可爱呢?即便有着这么多的肮脏和龌龊,都是这么的可爱。比如李四是可爱的,张三是可爱的,孙八是可爱的。王五也是可爱的,人xìng便是可爱的前提,他们都只是在追求自己的人xìng。

    李四突然挪了挪身体,找了一颗舒服的大树靠着。孙八的话太尖锐,对于江湖人来说,这样的话,每个人都不愿意面对。

    赵六看着王五道:

    “孔雀翎为千古暗器第一,我锐气已失,但我还有再战之力”说着长生剑划像右腿,竟然划掉了自己的一片肉,痛意使得赵六一个激灵,“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有伤,然而今rì我便是不想再杀人,但是天机锁为天下第一宝藏,我却不敢将它交给你。”

    随着赵六血的流出,赵六不管伤口,也不管血的留下,自顾自的看着长生剑。双手平举,眼中充满了神圣缓缓道:

    “高峰山赵六,请王女侠留下孙兄的多情环,离开”

    王五看着赵六眼神中竟然有了一些钦佩,道:

    “赵大侠,我敬重你是真侠客,死在孔雀翎下也算不冤了”说着紧紧的握住黄金圆筒。正在这个时候。李四慢慢的站起来,明显刚刚强行收招对他的打击相当不小。气息比之前弱上不小。可另有一种惨烈的气息慢慢的升腾,一种绝望和无可奈何的气息慢慢的凝聚。

    “王五,念故人之情,我不杀你,以我现在的状态,用出“霸王别姬”我有八成把握杀你,留下多情环。滚!”

    滚字出口,周围的枫叶似乎都被李四喝闪。

    “霸王别姬”讲究的就是在极困的境地,没有后路的情况下的搏命之法。想前两招是何等威武,如果前两招都没能击败敌人的话。敌人的强大可想而知。着第三招使出来必然是惨烈的惊天地泣鬼神之作,这招使出来李四便无再战之力。如果敌人在这招下面活了下来,那么就没必要再战了。这便是“霸王别姬”的真谛。江湖中从来没出现过。不过以王五的见识自然识得。

    王五看着赵六和李四,轻佻的笑着:“小女子何德何能,让两位大侠如此看重…”

    王五自然看出李四和赵六气势不能持久,便yù拖延时间。

    正在这个时候,赵六动了,如蛟龙腾空。长生剑讲究的便是快速,赵六含愤而击,虽然已经失去了“回风舞柳,翩若惊龙”的真谛,但单单这个快字便足以弥补。

    剑出。王五正要动,便僵硬,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她的咽喉,匕首上面是一只修长的手。赫然便是孙八的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