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以为石门开启之后,雷破天会在雄英捉拥之下,闪现于众人眼前。竟只见到一个人。都不禁有些奇怪,怀疑此人是否就是雷破天。

    韩飞云怀疑地道:“阁下就是雷破天?”

    雷破天道:“正是!”

    韩飞云道:“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至于再找个假的来替代吧?”

    雷破天道:“的确是用不着,站在你面前的人如假包换。”

    韩飞云道:“幸会!”

    雷破天道:“如果我们能成为朋友,的确是幸会。”

    韩星呼了一声,向韩飞云跑来,但尚未到韩飞云身边,楚悠然便挡在了他的前面。

    韩星冷冷地看了看楚悠然,喝道:“狗奴才,躲开!”说着不顾自己的内外伤,挥掌向他劈去。

    楚悠然讥笑道:“不自量力!”话未落,左掌横挡,右掌则旋风般排出,直打向韩星右肋间。

    韩星一心只想着拼到父亲跟前,也不躲闪。身行疾走,双掌一味猛劈,这一来楚悠然道难以伤着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韩飞云知道韩星只是暂且侥幸没伤着,不消片刻定要受重怆,焦急万分。

    雷破天一直很有兴致地静观,连连称赞:“令公子在受了我两掌,和阁下一掌之后,还如此神勇,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不说还好,这一说韩飞云更是提心掉胆。

    楚悠然见一个受了伤的后生竟能与自己僵持这么久,面上有些受不住,招式更为迅猛刚烈。

    韩星虽说身上无剑,掌法亦得到韩飞云真传,不逊于剑法。此刻又是不畏生死,更为霸道,几次令楚悠然连环掌势,无法贴身。

    雷破天竟然讥笑起楚悠然来,道:“堂堂的‘十大高手’中的老六竟然连受了伤的老七都拿不下来?”

    楚悠然武功以棍与枪著称,一根尖枪出神入化,一根铁棍力扫乾坤故江湖人称“无敌双木”,在“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六位。掌法虽说也不是看家本领,但一技jīng湛,其他技艺自当融会贯通,用掌也是非同一般。此刻被雷破天奚落得一无是处,面上挂不住,立时火冒三丈。这一气不要禁,索xìng全撒在韩星身上,掌势更为狠辣,恨不得一招制韩星于死地才颜面有光。

    韩星不畏强敌,势死而拼。但身受两次重伤,jīng力有限。一鼓作气拼了数招后,体力不支,招招放暧。楚悠然觉得时机已到,猛地双掌同时击出,一掌顺切向左肋,一掌横拍前胸,其势如电。纵使韩星未受重怆也难以接下此招。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旋风惊雷般的两掌,一前一后“砰砰”两声分别打重韩星。韩星那里能招架得住,身体箭一般正朝韩飞云的方向shè了出去,shè到距韩飞云咫尺之隔的地方,“砰”的一声摔了下来,五内俱损,热血喷shè如柱。勉强支持片刻便失去知觉,昏倒在地。

    韩飞云惊恐万状,连连叫喊儿子,见韩星尤自昏迷,不禁也是五内俱焚,痛不yù生。

    雷破天“哈哈哈”大笑起来,笑罢道:“本以为韩盟主这样的大人物不会轻易重我的暗算,看来我还真的是高看你了……”

    韩飞云冷冷地道:“你故意让楚悠然,当着我的面伤我的儿子,目的就是要试探我是真的重毒还是假的重毒?”

    雷破天道:“盟主一项狡黠,我不得不防啊!”

    韩飞云冷冷地看了看雷破天,心系儿子生死,无心与他论驳。看着儿子焦急地连连叫唤,良久韩星才悠悠转醒,口中血流仍不止。韩飞云急于疗救,但身体难动,也是有心无力,忙道:“星儿,快快坐下来运气调息,护住心脉。”

    韩星艰难地点点头,想要打坐,哪里还坐得起来。只是想靠近父亲一点,既便马上死去也要偎依在他怀里。便蓄了些力气,艰难地向韩飞云爬去。

    韩飞云心如刀绞,泪光营营。就连一旁的胡千秋、朱阳、玄慧等人都似乎被父子真情感动,纷纷慨叹连连。胡千秋眼中竟充满晶莹——和韩飞云一样的晶莹,只是一闪即逝,又一闪又逝,最后被他强烈地抑制住,再无迹可寻。

    韩星在快要爬到韩飞云身边时,又喷了一口鲜血,眼前一阵昏眩,再一次垂倒于地,韩飞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痛声道:“星儿、星儿是爹害了你……”

    半晌,韩星才又艰难地抬起了头,再一次地向韩飞云爬来。这一次爬得更慢。

    雷破天当然不想让韩星那么容易就到了韩飞云身边,除了怕他父子二人到了一起会有诡计之外,还因为那样就没有趣味。就在韩星的手几乎要触到韩飞云的衣角时,他向楚悠然使了个眼sè。楚悠然会意地走了过来,硬生生地将韩星提起,甩到一丈开外。

    韩星“砰”的一声摔在地上,顿时不醒人世。韩飞云愤然道:“雷破天!你也算是一代枭雄,竟对一个孩子如此歹毒,不觉得可耻吗?”

    雷破天干笑两声,道:“楚兄出手是重了点,盟主海涵!”顿了顿接着道:“盟主不是想听听,所有这些事情的始末吗?”

    韩飞云眼睛一直盯着韩星,点了点头。

    雷破天道:“现在我很愿意解释给你听。”

    韩飞云见韩星良久还未能抬起头来,心急如焚,敷衍地点了点头。

    雷破天接着道:“此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大骗局……”

    韩飞云目注韩星,见他似乎动了动,忙唤道:“星儿、星儿你怎么样?”

    雷破天责怪地道:“盟主好象没有听我说话?”

    韩飞云冷冷地道:“不是说这是骗局吗?”

    雷破天道:“想要盟主上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才煞费周章。”

    韩飞云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韩星,敷衍地点了点头。

    雷破天道:“盟主是否计算过十六位镖头、十九位邦主、老少十五位剑客,连同他们属下的一干jīng英,这是怎样一个数字?”

    韩飞云道:“半个江湖的jīng锐。”

    雷破天道:“假如这半个江湖的jīng锐一起造反,盟主说将会是什么结果?”

    韩飞云道:“至少我还有半个江湖,两败俱伤?胜负难料!”

    雷破天道:“所以我们要想一个稳cāo胜卷的计划才能达到目的……”韩飞云打住他的话道:“等一下,这半个江湖的jīng英人物为什么要造反呢?是为了反我吗?”

    雷破天点点头。

    韩飞云道:“为什么?”

    雷破天坦然道:“你本人自没什么可恶,可是你那位置可是令人垂涎三尺。”

    韩飞云道:“你觊觎这盟主之位?”

    雷破天点了点头。

    韩飞云道:“那你的确很了不起。为了一个人的利益,能驱动这么多人为你卖命!”

    雷破天谦然道:“抬举!”

    胡千秋接着道:“的确是抬举你了,你若是真有本事,八月十五武林大会上,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与盟主决战,胜了盟主,那位子自然是你的,何必使这些见不得人的鬼伎俩。”

    雷破天摇摇头笑道:“一时战胜盟主莫不如永除后患。谁都知道只要韩飞云不死,谁也别想坐稳盟主的位子。只有他死了,才能高枕无忧,为所yù为,做个武林皇帝,拥有至高无尚的权利!”

    胡千秋冷“哼”了一声,道:“大言不惭!你有那本事吗?”

    雷破天道:“至少现在,半个武林的jīng英人物为我所用,另外半个武林的人物生死全掌握在我手里,韩飞云也不例外。”

    雷破天说的是事实,胡千秋无言以对。

    韩飞云接着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韩飞云今天真是领教了。事到如今,我不想听你在这里敷衍其事,还是请那真正的幕后主使,来跟我道清始末吧。”

    雷破天先是一愕。道:“盟主何出此言?”

    韩飞云冷冷地道:“我说得很清楚,雷兄应该明白。”

    雷破天心想就连浮臭未干的韩星,都看出自己不是这真正的主人,又何况是英明神武的韩飞云呢?不过思来想去,实在是觉不出自己什么地方露了破绽,叫人识破身份,是以不得不钦佩韩飞云父子二人。

    此时突听另外一个声音道:“盟主何等英明,岂会看不出破天你不是真正的幕后之人。”

    这声音是从韩飞云身后发出的,他闻听再熟悉不过,不必回头就已经知道说话的人是谁。这才恍然大悟,慨叹道:“怪不得雷破天对于我们的计划了若指掌,原来真正的幕主使就在我们中间。”

    那声音接着道:“盟主可能没有想到吧?”

    群雄有的看见了说话的这个人,有的没有看见。但无论看见的与没看见的,对这个声音都再熟不过,是以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楚悠然等人也好象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真正的主子,脸上不禁现出惊讶。

    胡千秋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因为这个人就坐在他的身边,并且正缓缓地站了起来。站起来时很高大,所以就显得他很渺小。

    雷破天见到这个人,立既上前拱手为礼,道了一声:“大哥!”顿了顿道:“楚悠然他们不知道您的身份,连您的穴道也点了。小弟也不知大哥打算何时与盟主挑明,没敢声张,让大哥受委屈了。”

    柳鹏飞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整了整衣领,道:“无防!”

    雷破天笑道:“那是,大哥武功盖世,冲开穴道如同儿戏一般。”

    柳鹏飞迈步走到韩飞云跟前,巍然矗立。韩飞云也同胡千秋一样感觉到自己很渺小。

    柳鹏飞开口道:“盟主现在想什么。”

    韩飞云坦然道:“想将你碎尸万断才消心头之恨。”他说话的时候,仍然很平静。但是了解韩飞云的人都知道,他愤怒了。

    柳鹏飞当然很了解韩飞云,只是笑了笑。他已注定了是一个赢家。不论韩飞云想什么都不生气。一个人若是心情好的话,就比平常大度得多,是以能够容下许多难容的事。

    此时殿外的喊杀声愈演愈烈,甚至已听到了周天龙的喊叫声,他在叫韩飞云。

    雷破天请示柳鹏飞道:“大哥!现在怎么处理外面那些人?”

    柳鹏飞皱了皱眉头,道:“不可小觑,光是周天龙、东方明二剑在手,就足以收拾咱们一半jīng锐……”

    雷破天垂头道:“是小弟失算!”

    柳鹏飞道:“不是你失算,是我没想到韩飞云与胡千秋私下里还有我不知道的约定。”

    雷破天道:“大哥要小心,韩飞云这个人,比猴子还jīng,既然已经有一个约定是您不知道的,说不定还有花招瞒着您呢?说不定他早就怀疑您另有图谋了?”

    柳鹏飞摇摇头道:“量他之前也怀疑不到我身上。至于他与胡千秋之间的约定,虽出乎意料,也影响不了全局。现在他已经山穷水尽,再耍不出什么花样了。”

    雷破天谨慎地道:“韩飞云一举能让人出乎意料,说不定就还有我们意想不到的回天之举。”

    柳鹏飞摇摇头道:“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雷破天道:“大哥还是小心一些,以勉前功尽弃”

    柳鹏飞脸现不悦,冷冷地道:“你说什么?”

    雷破天忙垂首道:“破天失言……”

    柳鹏飞道:“小心无大过,你没错。不过若是没有实足的把握,我也不会自暴身份……”

    雷破天点头道:“是!”

    柳鹏飞道:“至于外面那些人……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进来,等解决了殿中这些人之后,再收拾他们不迟。”

    雷破天仍就点头道是。

    柳鹏飞转向韩飞云,傲然挺立,威风临临。颇有王者之风。

    韩飞云着实被柳鹏飞的仪态慑服,不禁自惭形秽,摇头苦笑。接着问道:“这道底是怎样一个骗局呢?”

    柳鹏飞道:“既然是一个骗局,十六位镖头、十九位邦主、老少十五剑客各家的灭门,当然都是假的。灭门是假,死人是真。”

    韩飞云一楞。

    柳鹏飞道:“不死些人,怎么能骗得了盟主呢?”

    韩飞云道:“‘苦肉计’。”

    柳鹏飞道:“yù成大事,死个把没用的人不足惜。”

    韩飞云愤然道:“五百多无顾的生命。”

    柳鹏飞道:“你太妇人之仁,怪不得有这样的下场。”

    韩飞云叹了口气,道:“‘你不惜牺牲五百余条生命,目的就是让我相信一个事实。”

    柳鹏飞近一步解释道:“让你认为十六位镖头、十九位邦主、老少十五位剑客,连带他们各自属下的jīng英人物及家眷,全部落入雷破天这样一个人手里。身为武林盟主,你不会不想办法救他们。”

    韩飞云道:“只要我想救他们,就已经开始上当了?”

    柳鹏飞点点头。道:“是的。”

    韩飞云接着道:“既便你不身在我们当中,也会自然而然地会分析到,韩星的离家出走是诱敌之计。”

    柳鹏飞道:“也不尽然。若是光凭分析,在下说不定也被你给蒙蔽,暂缓自己的计划,去谋求‘恨天剑法’。那就不是今rì这个局面。可是有我在你们中间,对盟主的计策一清二楚,自然就应对自如了。”

    韩飞云道:“你将计就计,故布疑阵,目的也是让我认为自己的计策得逞。这样才能一步步走入你设下的陷井?”

    柳鹏飞接着道:“就比如先派个假的雷破天试探虚实;对韩星、胡千秋加倍防范……其实这些瞻前顾后、又不忍与旷世绝学失之交臂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给盟主看的”

    韩飞云陷入沉默,半晌话峰一转,问道:“楚悠然这些人很早就已经是你的人了?”

    柳鹏飞道:“长短不一,有的从十九年前就为我所用,有的刚刚才替我卖命。”

    韩飞云惊讶地道:“蓄谋已久!”

    柳鹏飞道:“从清凉山上没搬倒你的那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你死在我手里。”

    当年参与清凉山上谈核韩飞云的朱阳,此时叹了口气道:“柳兄这又是何苦?”

    柳鹏飞冷冷地道:“杀弟之仇不共戴天!”

    胡千秋冷“哼”了一声道:“狗屁杀弟之仇不共戴天,图谋称霸武林才是真的。”

    柳鹏飞笑了笑,也不否认。道:“胡兄道是坦率。看在二位仁兄当年曾与在下同进退的份上,如若能够弃暗投明,在下非但不取你二人xìng命,反而会给你们享之不尽的容华富贵。”

    朱阳道:“当年之事在下至今仍羞惭不已,不会一错再错,柳兄美意,心领了。”说着仍闭目调息。

    雷破天冷“哼”了一声道:“不实抬举!”

    柳鹏飞又看了看胡千秋,道:“胡兄意下如何。”

    胡千秋冷“哼”了一声,道:“韩飞云尚左右不了我,何况是你!”

    柳鹏飞面现愠sè,冷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如韩飞云了?”

    胡千秋冷冷地道:“‘十大高手’中你的位置在我之后,要我如何服你?”

    柳鹏飞道:“可是现在你的命攥在我手里。”

    胡千秋道:“胜负尚难料,别高兴得太早。”

    柳鹏飞气息变得粗重,韩飞云知道胡千秋要吃眼前亏,忙转了话题道:“柳兄能使这么多人,心甘情愿杀死属下、家仆为你所用,实在令韩某望尘莫及。”

    柳鹏飞不屑再去理会胡千秋,接着韩飞云的话道:“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韩飞云猜测地道:“迫于无奈?”

    柳鹏飞道:“每个人都有弱点,而我的优点就是死死地抓住了他们的弱点不放。”

    的确是很多人都有弱点:贪财、贪功、贪名、贪利、贪权、贪势、贪sè、贪酒……胆小、猥琐、狡黠、自私、粗野、暴躁……唯命高堂、纵容兄妹、娇宠美妻、溺爱弱子、轻信友朋……人之常情,人之本xìng罢了。而且似乎大多数人都认识不到自己的弱点,被人利用了才恍然大悟。所以很多xìng情、嗜好本还不是弱点,被人利用了就成了弱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