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公主要出嫁 613、整治刘麻子(二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哦,我去打水。”刘玉芳心里一阵咯噔,却装成淡定的模样说道。

    刘玉芳的话,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怀疑,主要这两天刘玉芳还算老实,再加上她洗衣服的确需要自己去打水,那问话的人也只是扫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那就快点去,早去早回!”

    说着,嫌弃的摆了摆手,又投入到新一轮的聊天之中。

    “好咧,我知道了,打完水就回来。”刘玉芳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句,快步离开了院子。

    出了这个下人居住干活的小院,刘玉芳沿着小路一路向前,这两日她在离王府干活,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虽然看似老实,可她一直在观察其他下人走路的路线。

    虽然不是什么都清楚,但大致的方向她还是知道的,特别是从下人们之间的对话中。

    刘玉芳知道世子和世子妃居住的地方叫清吟阁,是以世子的名字命名的院子,清吟阁在离王府的最深处,据说是世子喜欢安静。

    刘玉芳不知道路线,可她见过有人往清吟阁送东西,所以这大致的方向她还是清楚的。

    一出院子,她就顺着自己知道的方向开始走,当越过花园之时,她的心里不由得激动了几分。

    她知道,这花园是在离王府的中间,去清吟阁是要经过花园的,这代表她走的方向并没有错。

    此刻的刘玉芳并不知道,就在她离开小院之后,管家就带着离歌去了,只是她刚好先走那么一会,跟离歌和管家错过了。

    本来那小院里的下人,还聊得开心,被管家和离歌那么一去,顿时吓到了,带着他们就去了刘玉芳平时打水的地方,却不见半个人,几个下人顿时懵了,心知刘玉芳肯定是偷跑了,连忙认错。

    离歌也顾不得其他,按照那些下人的说法,这刘玉芳是冲着世子来的,现在人不见了,估计就是去找世子去了,所以他立即转身朝着清吟阁赶。

    刘玉芳这会一路乱转,还真的从花园摸到了清吟阁,看着不远处宛如皇宫一般,装饰华贵清丽的清吟阁,刘玉芳咽了咽口水,忍不住扯了扯自己身上,因为干了几天粗活,已经彻底弄脏弄乱的衣襟,又理了理裙摆和发髻,娉娉婷婷的朝着清吟阁走去。

    如是换成几天前,这样的刘玉芳绝对是个身形窈窕,面容娇美的可人儿,不过经过这几天的折腾,现在的刘玉芳已经几日不曾换过衣裳,衣裙也因为干粗活弄得脏乱无比,再加上她身上还有着一股隐隐的馊味,哪里还有半分美人儿的姿态。

    刘玉芳满心欣喜向前,刚一踏足清吟阁,就被忽然出现的一道身影挡了下来。

    “清吟阁,禁止闲杂人等入内。”

    刘玉芳被这暗卫身上的凌厉气息吓了一跳,小脸也忍不住苍白了几分,期待又惧怕的目光朝着清吟阁里望了几眼,却只看见满天飞舞的雪绒树,那洁白的小花朵,将院子里装饰成了一片雪白。

    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没看到,更别说她千思万想的世子爷了。

    “那个,我是来找苏世子的,我是府里新来的姨娘。”

    刘玉芳平复了一下心里的惊惧,尽可能的挺起了胸膛说道,也不知道是这暗卫的气势太盛,还是她说姨娘的时候过于心虚,这话说的略有些底气不足,半分气势都没有。

    暗卫冷着眼瞥了她一眼,面容之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回答她的还是那句话,“清吟阁,禁止闲杂人等入内。”

    “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是……世子妃和王妃同意进府的姨娘,听闻世子回府了,特地前来拜见的。”

    说过一遍的谎话,再说第二次,就顺畅了许多,为了增加自己这话的真实性,刘玉芳挺直了腰杆,学着之前见过的络轻纱,做出了一副高贵的姿态。

    只可惜,一个已经像下人一般,做了许多粗活的下人,就算再怎么伪装,那也是不像的,反而有些不伦不类,看起来极为滑稽。

    刘玉芳以为自己已经说的足够明白了,可是这暗卫连搭理她都不曾,反正就是一句,“清吟阁,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气的她想跳脚,她是好不容易从那院子里跑出来的,再耽误一会,那些人就该发现了,到时候那位跟妒妇似的世子妃一知道,哪里还会给她机会见苏世子,她唯一的机会就是这一次,一定要见到苏世子,并且让苏世子知道她这么一号人,她的身份才能定下来。

    可是她都已经找到这了,偏偏这护卫死活不放她进去,她好好说话还好,一想往里闯,那护卫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手里还有一把寒光凛凛的剑,刘玉芳也不敢强闯,只能跟他僵持不动。

    院子门口,刘玉芳与暗卫僵持着,而院子内,苏清吟本来是在守着络轻纱,只是他的内力深厚,完全可以听到院子门口的动静,怕外面的动静吵醒络轻纱,他便蹙着眉出来看了一眼。

    “何事?”

    暗卫见着苏清吟,连忙躬身一礼,“见过世子。”

    苏清吟摆了摆手,蹙眉看向了院子外的刘玉芳。

    这会的刘玉芳,一瞬间就摆出了娇羞的神色,那爱慕又直白的目光,不时朝着苏清吟看去,就差整个人直接扑上去了。

    刘玉芳的娇羞可不是假装的,而是真的,她只是襄阳侯府的侄女,不是襄阳侯府的小姐,身份不够,平日里能见到的贵人也有限。

    就算能见到,那也是跟着襄阳侯府的两位小姐一起,她只是一个小跟班,就跟陪衬似的。

    即便如此,她见过的权贵公子也不在少数,可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长的这般好看的男子。

    都说苏世子是京都第一美男,她只是听闻,如今真正见了,她才明白,这所谓的美有多美。

    站在他面前,她明明才是女子,却从心里生出一种名为惭愧的情绪,好似他是那天上谪仙,不忍让人亵渎一般。

    “见过世子。”刘玉芳福身一礼,声音娇媚无限。

    “你是谁?”苏清吟眯了眯眼,眸中划过一丝冷光,能在离王府中,还是他不曾见过的人,想必这便是小丫头口中说的那个刘麻子了。

    听见苏清吟问她名字,刘玉芳更是激动不已,还以为苏世子看上了她了呢,连忙回道,“世子,我是新进府的姨娘,妾身唤作玉芳。”

    “姨娘?”苏清吟的语气冷了几分,他这一世都不会有姨娘,刘玉芳也算是踩到他的底线了。

    “是的。”刘玉芳一阵心虚,却还是强撑着为自己解释道,“妾身是世子妃和王妃带回府的。”

    苏清吟瞥了她一眼,“哦,不是丫鬟么?”

    丫鬟?刘玉芳错愕抬眸,苏世子怎么知道的?他不是才回来么?

    她敢上这来,就是以为络轻纱肯定不敢将她的事告诉苏清吟,所以想蒙混过关,将名分定下来,却不曾想,络轻纱已经将这事说了。

    正当刘玉芳愣神之际,前去找她的离歌终于赶了回来,一瞥见眼前的场景,离歌就是心里一阵咯噔,世子这是已经见到刘玉芳了?

    惨了。

    竟然见到了人,世子肯定知道他刚刚去没找到人,也就是说,他的任务没完成。

    “世子。”离歌唤了一声,低头抿了抿唇,心里在刘玉芳三个字上,打上了一个大红叉,真是个不省心的,世子刚刚回府,她竟然就找了上来,害他任务失败,他要是受罚,这一切肯定都要还在她身上!

    “来了就继续你的任务吧,之后自己去暗室领罚。”苏清吟淡淡扫了他一眼,如玉的容颜之上,看不出丝毫情绪。

    “是,世子。”离歌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不由得对刘玉芳越发厌恶了几分,手指成爪,直接朝着她抓去。

    刘玉芳还有些懵,被离歌这么一抓,她就更加惊慌了起来,“世子,我真的是世子妃和王妃带进来的,我是来伺候你的,不是来当丫鬟的!”

    她以为是苏清吟觉得被她骗了,才让人抓她,迫不及待的就想要解释。

    苏清吟却懒得搭理她,转身就进了院子里。

    “世子,世子!我是真心爱慕你,世子妃如今有孕,就让妾身伺候你吧!”

    “世子,求求你给妾身个机会,世子妃能做的,妾身都能做到的!”

    刘玉芳被离歌制住,嘴里还不停的喊着,那副痴心不悔的模样,好似苏清吟是什么负心汉一般。

    离歌听的耳疼,特别是他知道,不管是世子还是世子妃,都不喜欢有人在清吟阁嚷嚷,心里顿时有了决定,手上一个用力,就将刘玉芳打晕了过去。

    看着晕倒在地的女人,离歌嫌弃的轻哼了一声,也不背她,就这样在地上拖着,朝着暗室走去。

    反正世子也说是送去暗室,会进暗室,那肯定就是受罚,比起暗室的刑罚相比,被在地上拖来拖去,那只是小事。

    离歌拖着人慢悠悠的走了,苏清吟也回到了房间里,他一进房间,就看见了睁着眼望着他的络轻纱,不由得心头一软,快步上前将人抱了起来。

    “睡醒了?还是被吵醒的?”

    “恩,吵。”络轻纱刚刚睡醒,人还有些迷糊,就着她被抱的姿势,在苏清吟怀里蹭了蹭。

    苏清吟搂紧了些,“是我的错,该早点解决她的。”

    这会苏清吟有些后悔了,早知会这样,就该早点将那个女人弄晕,嚷嚷的简直吵死人。

    “是刘麻子?”络轻纱是被吵醒的,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特别是刘玉芳最后喊得那几句,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痴情的不行,她也见过刘玉芳,听过她的声音,不用出去就知道是谁了。

    “恩,她不知怎的,刚刚找到清吟阁来了。”

    “呵,看来对你倒是挺痴心的。”络轻纱轻嗤一声,语气说不出的嘲讽。

    苏清吟揉了揉她的头,没答话,转而说道,“要不要再睡一会?或者吃完晚膳再睡也行。”

    “还是吃完晚膳再睡吧,现在不困了。”络轻纱瘪了瘪嘴,也不再提刘玉芳的事。

    “那,那我叫绿绣准备晚膳。”

    两人在清吟阁里温情相处,说着夫妻间的悄悄话,而刘玉芳,已经被离歌丢进了暗堂里。

    暗堂是苏清吟处罚暗卫的地方,离王府中的护卫以及暗卫,都是来这里领罚。

    离歌一来,暗堂里的两个护卫就恭敬行礼,唤了一声,“首领。”

    在离王府,各色护卫暗卫也存在等级,像离歌这种跟在苏清吟身边,去哪都要带着的,自然是暗卫中的核心人物,也算是离王府护卫中的首领人物。

    “恩,你们先帮我行刑吧。”离歌瞥了一眼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刘玉芳,朝着两人说道。

    两人相视一眼,也没用多问,连忙应下,“是,首领,还是十鞭子么?”

    “恩。”离歌微微颔首,直接脱下上衣,站在了暗堂中间,那两个护卫见此抽出了一旁放置的软鞭,直接朝着离歌的背上抽了过来。

    别看这十鞭子的数量少,暗堂的鞭子可跟外面的鞭子不一样,外面众人用的鞭子,软鞭就是软鞭,而暗堂里用来处罚人的鞭子,哪怕是最简单的一种,鞭子上也是有倒刺的。

    每当鞭子抽人的时候,那倒刺就会跟着刺进人的肉里,不管是疼痛度,还是伤势,都要严重两倍不止。

    很快,十鞭子就抽完了,两个护卫收起鞭子,将一盒药膏递给了离歌。

    说实在的,两人在暗堂里当差的这些年,也算是见惯了离歌受罚,正如他们所想,跟在世子身边,更受重用的时候,受罚的日子也更多。

    好在离歌武功高强,身体也强壮,又或者是被鞭子抽多了,每次被抽完,就跟个没事人似的,照样活蹦乱跳的。

    要不是两个护卫在这暗堂里,经常处罚其他人,也见惯了这鞭子下去的威力,只怕他们都要怀疑,自己手里的是假鞭子了。

    至于他们放轻力度,那是不存在的,在暗堂做事,世子早就有令,不管是谁来受罚,若是有人敢私自减刑,一律同罪。

    “好了,你们下去吧。”离歌结果药膏,刚刚想往自己背上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手上动作一顿,转而将药膏收进了怀里,直接穿上了衣服。

    两个护卫对离歌的行为有些奇怪,这会首领的背上可是一片血肉模糊,还有许多倒刺勾出来的伤痕,就这般穿衣服,那衣服岂不是也沾染上血迹了?

    他们虽然疑惑,也不敢多问,看了地上的刘玉芳一眼,便退了出去。

    暗堂里,便只剩下了离歌和昏迷的刘玉芳。

    离歌收拾好自己,直接从旁边舀了一勺冷水,淋在了刘玉芳头上,昏迷中的刘玉芳顿时幽幽转醒。

    “这……是哪?你……是谁?”

    一阵透心凉,刘玉芳先是一懵,而后揉了揉额头,她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已经见到了苏世子,而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是府里的护卫。

    她当时还听见了苏世子说什么,任务什么的。

    离歌板着脸,对眼前的女人一个表情都懒得施舍,就是她害的他挨了十鞭子,后背这会还疼的呢,要是对她有好脸色那才怪了。

    想到这,离歌也懒得多说什么,拿起刚刚那两个护卫对他施刑的鞭子,就朝着刘玉芳抽了过去。

    刘玉芳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刺骨的疼痛猛地升起,顿时就尖叫出声,“啊!好疼!”

    离歌不理会她的叫喊,反手又是一鞭子下去,他用的力不大,刘玉芳毕竟是个娇弱女子,又不会武功,承受能力可不像他们,世子交代了要活着,自然不能打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