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珩不相信地说道:“前辈既然不愿告知我等实情,尽管明说,何必相欺?”

    杨斌笑道:“并非是我欺骗你们,而是事实如此。”

    周珩自然不会相信杨斌的说辞,但杨斌不肯说,他也无可奈何,只能说道:“当今武林人才凋敝,绝学失传,能够见到前辈这样的高人,实在是三生有幸。”

    杨斌笑道:“你的功夫不差,应该也算是当今武林中的高手了。”

    周珩神情苦涩,他天赋异禀,修炼家传武功进展迅,自小就被家中长辈寄以厚望,称赞他为周家百年来难得的天才。他自己也认为,在如今武学式微的年代,以他的一身武功,定可横行天下,鲜有敌手。而如今,杨斌将他的骄傲打得粉碎,让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井底之蛙,小觑了天下英雄。

    但与此同时,他的内心却有隐隐冒出了一个想法。他厚着脸皮对这个小自己二十岁的男孩说道:“刚才听闻这个小妹妹称呼前辈为师父,不知前辈是否还愿意收一个徒弟?”

    杨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你是说你自己吗?”

    周珩连忙点头,满脸希冀。

    “你不是修炼有内功吗?怎么还想要学我的武功?”

    周珩连忙回答道:“不瞒前辈,晚辈家传的鹰爪功与别派不同,讲究内外兼修。除了按照寻常外门功夫练功外,还需修炼一套内功与之相扶,因此,要比寻常的鹰爪功威力更强。想必前辈也知道,近三百年来中原武林屡受大劫,无数曾经显赫一时的门派灰飞烟灭。我周家也未能逃脱此难,家传武学残缺不全,那篇内功心法更是早已散失。晚辈如今所练内功,是晚辈先祖依靠残留的心法片断穷尽数代心血自行推演创造而出的。比之原本的心法,所练出的真气驳杂不纯,威力更不能达到其万一。晚辈先祖曾留下遗言,说要重现晚辈家传鹰爪功的威名,非得寻到一篇至阳至刚内功心法不可。晚辈刚才看前辈所用真气,正是我周家找寻了两百多年而未得的纯阳真气。还请前辈能够收我为徒!”

    杨斌看着周珩,心中冷笑。这个周家,显然是在满清入关后的那场武林浩劫中残存下来的武学世家。而世家子弟对于家族的忠诚,绝不是宗法观念已经被摧毁的现代人所能够理解的。这一点,从周珩口口声声的“我周家”就可以看得出来。杨斌就算成了他的师父,也别想让他对自己保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忠诚,他的忠诚始终只会交给自己的家族而已。从这个角度考虑,杨斌绝对不会收下周珩作为弟子。

    但杨斌之所以会在周珩面前显露内功,不正是看准了他缺少一门适合的内功心法,一见到纯阳真气必定心动不已而有求于己的缘故吗?那么,为何不用这一门对自己价值不大的纯阳真气与他或他的家族做一笔交易呢?

    杨斌笑道:“我年龄比你小,前辈的称呼我愧不敢当。你想要学这一门纯阳真气没问题……”

    杨斌话还没说完,周珩便已经大喜过望,立刻就想给他下跪行拜师大礼。

    杨斌伸手虚托,周珩便觉得自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架住了上半身,这个礼再也行不下去。周珩心中对杨斌的修为更是膜拜不已。这等内力修为,他除了在家族先辈的记载中读到过,便只有在武侠小说中看到过,但亲眼所见,那还是第一次。

    杨斌接着说道:“不过你并不需要拜我为师,只需答应我一个条件便是。”

    说完,杨斌就面带笑容地看着周珩。

    周珩也是聪明人,他也知道杨斌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就将此等绝学传授给他。他忙向杨斌问道:“不知道前辈的条件是什么?”

    “你们周家为我所用。”杨斌说道。

    周珩闻言,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这个条件太大,不知前辈能否降低……降低一点……”

    说这话时,周珩心里直打鼓。不答应吧!他怕杨斌翻脸,就此失去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答应吧!他又害怕杨斌会指使他们周家为他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损害家族利益。因此,他绝不敢轻易答应杨斌的条件。

    杨斌说道:“我也没有现在就让你答应下来。你可以回去和你家的长辈好好讨论一下,再做决定也不迟。”

    周珩心下一松,忙叩道:“谢前辈!”

    杨斌微笑,心说:“我就不信你们家长辈不来求我。”便不再说话。

    车子重又启动,往青石路方向开去。但行进到一半的时候,小狐狸突然喊叫道:“师父和倩倩姐的自行车还在饭店呢!”

    杨斌和郁倩倩这时才想起自行车的事情,忙吩咐周珩的助手将车开回饭店取车。

    饭店老板今天倒了大霉,中午用餐的时候冲进来一群持枪警察,吓得客人全都没有付账便落荒而逃,还打碎了不少东西,使他白白损失了一大笔钱。待到下午,就在他自怨自艾,带着服务员收拾残局的时候,那群警察又来了,凶神恶煞地嘱咐他不要把中午的事情透露出去,否则要他好看。临走还讹了他一笔钱。

    就在老板满腔怒气无处泄的时候,杨斌这几个罪魁祸又来了,要来讨还中午寄存在店里的自行车。

    老板没有好气地回答道:“没有!我不知道什么自行车!”

    老板也是识货的人,这两辆自行车做工精细,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他正想拿来抵偿损失,又怎么会轻易把车还给杨斌。

    杨斌多少也知道老板的心理,他对老板问道:“那你需要多少钱才肯把车还我?”

    老板伸出两根手指,对着杨斌说道:“两万!少一分都不行!”

    “什么?两万?你还不如去抢!”小狐狸闻言立刻大叫起来。

    “好吧!”杨斌组织了小狐狸,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郁倩倩,吩咐她去附近银行拿钱。

    老板见杨斌如此合作,心里乐开了花。其实他今天中午整个损失都没满一万块钱,现在损失不仅补了回来,还有所营利,岂能不让他高兴?

    于是,待到郁倩倩从银行回来,拿到钱后,老板很爽快地就吩咐服务员将车子从里面推了出来,还给了杨斌。

    待走出了饭店,小狐狸向杨斌埋怨道:“师父!你为什么要给他这么多钱啊?他中午根本没有损失这么多钱嘛!”

    杨斌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小狐狸神情很是得意,将于良好的胸脯挺了起来,说道:“我可是在饭店里打过工的,这点小问题难道不知道吗?”

    杨斌笑道:“难道你认为我会白白吃这个亏吗?”

    接着,杨斌压低声音,将自己的计划说与小狐狸听。

    小狐狸听完,捂着嘴笑道:“师父,你真卑鄙!”

    杨斌回答道:“如果他老老实实地将损失告诉我,我还不会对他怎么样。但他既然要坑我,就别怪我对他下手了。”

    推车回到周珩车旁,因为自行车各重要部位都是用快拆连接,杨斌和郁倩倩很方便地就将自行车卸成几块,放到了汽车后备箱中。

    三人坐会车内,杨斌对周珩说道:“周律师,麻烦你帮我做一件事。”

    “前辈请吩咐。”周珩忙说道。

    “我刚才去饭店拿车,饭店老板告诉我他今天中午的损失达到了两万。我看他可怜,就自己垫钱给他。但我想,这笔钱应该是由那些警察出,你说是不是?”

    周珩忙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我马上让那些警察将这笔钱报销给前辈。”

    说着,他就拿起手机和钱文亮联系起来。

    汽车开到青石路口的状元楼饭店,华彬早就站在那里等着他们,身后站着一大群人。见到杨斌从车上下来,华彬笑着上前说道:“斌哥!听说你今天不顺,兄弟们特意赶来,摆了桌酒,为你去去晦气!”

    杨斌在他胸口锤了一拳,笑道:“你小子今天也不来警局接我。算了,看在你请客吃饭的份上,这笔账以后再和你算!”

    一行人说笑着进了饭店。

    刚在包厢里坐下,钱文亮就赶了过来。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杨斌忙招呼道:“钱局长是贵客,快坐!快坐!”

    钱文亮从公文包里拿出两叠钞票,笑道:“杨先生今天受了委屈,这是我们警方办事不力。我特意赶来给杨先生赔礼道歉,这是警方给杨先生的补偿金,还请杨先生收下。”

    杨斌推辞不受,说道:“今天的事是基层派出所的民警没有做好,又不是钱局长的错。钱局长竟然为了这点小事特意跑一趟,真是个真心为人民服务的好领导啊!我杨斌真是过意不去。”

    包厢内众人听闻杨斌此言,都纷纷为钱文亮叫好。钱文亮本来还挺憋气,心说自己堂堂公安局局长,居然要亲自去给一个小孩送补偿金,也太丢人了。但杨斌这一席话,给足了他面子,顿时将他的怨气打消了七分,他也便半推半就地坐了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