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帕蒂尔及总理辛格被特种部队救回到新德里的时候,距离瓦腊纳西大暴*爆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

    回到官邸的帕蒂尔和辛格再也没有了前些日子与众长老共同宣布神启时的意气风,他们衣衫褴褛,脸色灰白,眼中满是血丝,就连精神也已经变得歇斯底里。

    “大神死了!印度已近完了!”辛格口中翻来覆去地说着同一句话。

    簇拥着他们的政府及军队要员也一个个面露惊惶。随着消息的扩散,有关湿婆大神殒命的传言已经传遍了整个印度,失去精神信仰的人们已经彻底陷入了迷乱的狂潮,各地暴*、骚乱相继爆。可以说,整个印度实际上已经陷入了无政府状态。

    帕蒂尔虽然是女性,却比她的这些男同事有决断地多。看到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印度政治和军事精英们也像贱民一般惶惶不可终日,帕蒂尔怒了。她猛地一拍桌子,吼道:“湿婆大神已经殒命!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印度还没有灭亡!难道没有了神灵的庇佑,印度就不存在了吗?!”

    换做以前,帕蒂尔这番话一旦说出口,等待她的必然是被政府中的其他脑赶下台的结果。但这一天,当目睹那巨大牛头从天而降之后,她的这番话却奇妙地成为了政府脑们的镇定剂。

    与总理同姓的总参谋长V?k?辛格立刻站出来赞同总统的言:“没错!我们还有核武器!只要核威慑还在,我们就不用惧怕任何敌人!”

    听到此话,在场的政府脑们仿佛喝了一百罐红牛一样兴奋起来,他们纷纷支持V?k?辛格,更有人提出了用核武器教训非洲解放阵线提议。

    总理辛格对此提议有些犹豫:“使用核武器的话会不会招致国际社会的反对?万一非解组织对我们展开更加猛烈的报复怎么办?”

    帕蒂尔咬着牙阴狠地说道:“一味地退让只会让敌人更加肆无忌惮!我们就是要让世界知道,印度失去了神灵的庇佑,但印度的核打击能力还在!如果谁想要趁火打劫,那就要接受核报复的打击!”

    帕蒂尔这番话说中了众人心底里最恐惧的地方。作为政府高级官员,他们或多或少知道隐藏在历史背后的神秘力量。同时他们也清楚,印度之所以能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获得独立,很大程度上就是靠着神灵的力量。如今神灵陨落,印度的存亡岌岌可危,若是不摆出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姿态,恐怕印度就真的会变成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于是,所有人都同意了帕蒂尔的意见——立即对非洲解放阵线展开核打击。

    目标,就是塞舌尔群岛府马埃岛。

    就在新德里为如何进行核攻击进行着热烈的讨论时,乞力马扎罗山下的别墅内,杨斌正在听取着姬焱关于印度政府动向的汇报。

    “这么说,印度政府打算用装载烈火导弹的核弹头攻击马埃岛?”杨斌一脸的不屑一顾。

    “是的!他们似乎认为这样做既能够向世界展示他们的决心,又不至于过于激怒国际社会,导致更加不可收拾的结局。”姬焱也是一脸嘲讽的神情。

    “真是可悲啊!”杨斌口中为印度政府哀叹着,但脸上却满不是这么回事,“被逼上绝路的人的想法真是不可理喻。他们凭什么认为我们会害怕他们的核弹?”

    姬焱撇了撇嘴,说道:“这些印度阿三做惯了井底之蛙,并不知道神鬼妖魔的真正实力能有多强大。大概还以为我们会像他们崇拜的那头死牛一样,会惧怕核武器的威力吧?!”

    杨斌又问:“那头牛怪虽然死了,但印度教存续了这么多年,教内高手也不少,如今他们的情况如何?”

    姬焱笑了起来,答道:“托那头牛怪的福,若不是它使出邪法强制收集信徒的灵气与精神力壮大自身,就那些印度教高手也够我们忙活一阵的。如今这些高手因为牛怪身死,奉献出去的灵气与精神力无法收回,如今一个个都元气大伤,没有个三年五载的修养,不但不能恢复原有实力,就连普通人都不如。我已经派出刺客,趁此机会将他们一举绞杀,以除后患!倒是那些修为较低的僧侣,因为能力有限,无法将自己的灵气与精神力全部奉献给牛怪,如今倒还保留着一定的实力。”

    “这件事你安排得很好!”杨斌抚摸着姬焱的秀以示嘉许,“那些低级僧侣只要不妨碍我们的事,暂且可以不管他们。反正以后会有别人去收拾他们的。”

    姬焱舒服地眯着眼睛,像只撒娇的猫咪一样将头拱到杨斌的怀里,柔声问道:“你真舍得将这大好的成果拱手让人?”

    杨斌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别有用意的笑容,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目前非解组织的势力范围已经膨胀到了极致,要想将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初步消化整合,没有十年以上的努力是不可能的。强要吞并黑非洲以外的地区,只会让我们消化不良,甚至撑死。更何况,也只有印度这么大的饵,才能够吸引这么多鲨鱼的视线,才能将这池水搅浑,方便我们浑水摸鱼。”

    “那印度的核攻击……”

    杨斌阴笑道:“印度的烈火导弹不是经常会莫名其妙地生失败吗?”

    ……

    印度人民已经彻底痴呆了!他们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厄运会接二连三地降临到印度的头上。

    继“卡达姆巴大覆灭”和“瓦腊纳西大暴*”之后,被视为印度最后依仗的核武器也出了个大洋相——即使是最舌尖嘴利的评论家,也想不通明明是瞄准塞舌尔群岛的印度烈火三型远程弹道导弹怎么会打到克什米尔地区去的。这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嘛!

    而最让全印度上下感到丢人的还不止于此。导弹打偏了还可以勉强归结为坐标输入时出现了人为失误,而核弹头没有爆炸就只能归结为技术水平不过关了。

    看着国际频道中巴基斯坦军方对着拾获的核弹头说三道四,对印度大加讥讽的画面,总统帕蒂尔只觉得一阵眩晕袭来,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由不得她不眩晕,眼前的局势已经复杂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因为不顾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坚持向塞舌尔群岛射出核导弹,印度已经被国际社会孤立。而导弹莫名其妙地落到了克什米尔地区,更是立刻激怒了早就对印度十分看不顺眼的巴基斯坦和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中国和巴基斯坦大使已经把印度称为“散布核恐怖的反人类国家”,声称国际社会应当立即行动起来,解除印度的武装,防止印度继续做出危及全人类生存的举动。

    而最让印度政府上下揪心的是,一向与印度交好的美、俄两国政府并未阻止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叫嚣”,而是选择了沉默。这意味着他们已经默许中巴两国可以为“解除印度的武装”而采取任何行动。

    这无疑意味着战争!

    一想到将要面临中巴两国的联合进攻,再想到接二连三的事件后国内弥漫的绝望的失败主义情绪,帕蒂尔的头脑中立刻勾勒出了自己坐在谈判桌前,面对中巴两国谈判人员和世界各国的媒体,签下投降书的画面。

    “不!我决不投降!”帕蒂尔紧紧握着拳头,手指甲割破了皮肤、刺进了肌肉,但她却丝毫未觉。

    帕蒂尔猛地站起身来,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她座下的椅子被带倒在地上,出砰的一声巨响。

    这声巨响惊醒了室内其他的官员,他们都用茫然的眼神注视着帕蒂尔。

    帕蒂尔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向总理辛格命令道:“我以印度国家元的身份命令,从现在开始,印度共和国进入战时状态!全国上下所有部门、企业都按照预案,开始进行战争管制!”

    总理辛格还未反应过来,帕蒂尔又转头向总参谋长V?k?辛格命令道:“我以三军总司令的身份命令,全印度军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我们要集结最大力量,对巴基斯坦动进攻!”

    在场所有官员都傻眼了,他们甚至怀疑不是他们的脑子出了问题,就是帕蒂尔了疯,怎么他们就没法跟上帕蒂尔的思维节奏呢?

    帕蒂尔双目赤红,像只被逼到绝路上的母狼,恶狠狠地说道:“没有了神灵的庇护,又没有可靠的核武器,在这个群狼环伺的世界上,你们认为印度还有机会吗?印度已经灭亡了!但印度可以忘于中国、美国、英国甚至俄罗斯之手,却决不能亡于巴基斯坦!想想几十年来我们和巴基斯坦之间的仇恨吧!一旦印度人民沦于巴基斯坦的统治,那将是彻头彻尾的地狱!”

    官员们顿时不寒而栗。不过他们倒并不是为未来可能爆的宗教、民族冲突而担心,他们更加忧心的是一旦印度这个南亚大国垮台后,他们这些政府高官万一落入巴基斯坦人手中的结果。

    他们相信,那绝对不会是天堂,甚至不会是人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