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贪恋热水的舒适,艾米丽这一次只加了少许冷水,水温要比之前一次高出不少,但由于肌肤已经适应了水的热度,这会烫得他人感到疼痛的热水反而让艾米丽感觉更加舒适。

    随着腿部肌肉和皮肤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原本隐藏在皮下没有被察觉的伤痛逐渐暴露了出来。艾米丽只觉得两个前脚掌靠近大脚趾的肌肤下,有几个小点仿佛被火燎过一般,出一阵一阵的刺痛感。

    艾米丽把一只脚从水坑中抬了起来,俯身察看脚底,却见被热水泡得微微红的脚底肌肤上有几小块肌肤的颜色显得很异常,那颜色比周围的肌肤更加的红,红得刺眼。细细一看,还能现这些热点所在的皮肤要比周围高出来一些。手指稍稍触碰,就有一阵刺痛传来。

    艾米丽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经历,作为一个从小以车代步的女孩,她虽然通过体育锻炼将自己的身体锻炼得很好,但那些体育锻炼的强度和持续时间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这么大,脚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一时之间,艾米丽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杨斌凑了过来,说道:“你脚上起泡了吧?”

    仔细一看,杨斌又出声惊呼:“哟!居然是血泡啊!”

    “血泡?!”艾米丽只觉得背脊突然一寒,一种不祥的感觉蒙上了心头。脚上起泡的事情她有所耳闻,据说会很疼,要好些天才能恢复。可杨斌口中的“血泡”一词她却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仅仅听到“血”这个字就足以让她心惊胆战了。

    杨斌点点头,又细细地检查了一下,说道:“还好,这些血泡都还不大,稍微处理一下,很快就会好地。你今天走路的时候没有感觉到疼吗?”

    艾米丽稍稍松了口气。回答道:“一开始是有些疼,没多久就没有什么感觉了,所以一直没有现。”

    “哦!”杨斌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声,便捧起了艾米丽的一只脚塞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干什么?!”艾米丽十分惊诧地问道。

    “给你治疗。忍着点。”杨斌说着就用他那粗大的拇指往艾米丽的小血泡上用力按去。

    “啊啊啊啊啊……”艾米丽出地惨叫将树林里的某些动物吓了一跳,不远处的从林中顿时出一阵细微的嗦嗦的声音。

    杨斌的目光偷偷地往声音出的地方扫了一下,马上又转回到了艾米丽的脚上,他制止了艾米丽的挣扎,说道:“别乱动,这是给你治疗呢!你地血泡都长在皮下很深的地方。要通过按摩把淤血运动到表皮,才能把淤血放出来。”

    艾米丽此时痛得浑身抖,眼泪都出来了。她双手的十个手指仿佛老爪一样扣在杨斌地肌肉上,尖利的指甲仿佛要切进杨斌的肉中一样。可面对艾米丽如此激烈地“反抗”,杨斌却恍若未觉。专心致志地做着手头的事情。

    艾米丽只觉得自己的脚底仿佛有一块烙铁在炙烤,她突然想起了曾经在书中看到的一道中国名菜——炙鹅掌。^^^^据说这道菜的做法很是简单,先把活鹅的脚掌洗干净,然后将鹅放到一块烧得十分灼热的铁板上。因为铁板很烫,鹅在上面站不住脚,只能在上面不停地快走动。而每走一步,鹅掌就会被烤熟一分。等到后来。鹅掌上烤熟的肉就会随着鹅痛苦的走动中被一层一层地撕脱下来,黏在烧烤的铁板之上。艾米丽觉得自己就是那头可怜的鹅。

    就在艾米丽的痛苦达到了,只觉得两眼黑的时候,杨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将刀尖在火焰上烤了烤消了一下毒,杨斌迅地用刀剑在艾米丽地脚掌上挑了几下。

    艾米丽恍恍惚惚地听到脚底传来几声仿佛熟透地葡萄被捏碎的声音,随即便感到有好几股热流从脚底地几个小孔内宣泄而出。带走了适才让她差点疯狂的痛楚。朦胧的泪眼。艾米丽便看到杨斌正拿着一块被揉烂的树叶仔细地擦拭着她的脚底,而那块树叶上。赫然沾满了红色的鲜血。

    艾米丽这辈子长这么大,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鲜血,可除了每月的例假以及当初和前男友偷尝禁果而流血之外,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身体受伤而出血。===艾米丽只觉得脑袋一阵蒙,便昏了过去。

    杨斌将昏死过去的艾米丽轻轻扶倒在天幕下干燥的烟囱床上,仔细拉好茅草毯子以防着凉。他的目光注视着艾米丽姣好的脸庞,目光中满是温暖与柔情。此时此刻,哪怕是在无情的人也会被杨斌的温柔所打动,感受到杨斌对艾米丽无限的爱意。

    就在笼罩在杨斌和艾米丽身上的浓浓爱意达到的时候,杨斌突然动了。

    仅仅说是“动”还不够正确。杨斌的动作实在太过于迅,肉眼根本无法捕捉,他在一刹那间便从艾米丽身边移动到了不远处的丛林之中,度之快,仿佛他本就在那里似的。

    “瞬间移动”后的杨斌手中多了一个些物什。在他的左手,拎着一把微型冲锋枪、一把手枪和一把军用匕,而在杨斌的右手,一个孔武有力身着丛林迷彩的亚裔男子被他掐着脖子吊在了半空,正痛苦而费力地挣扎反抗着。*****他用力地想要掰开杨斌的手指,可杨斌的手指仿佛钢铁铸就一般,任凭他掰、拧、掐、戳,就是纹丝不动。他几次三番地甩脚猛踢杨斌肋下,想要让杨斌受到伤害,可每次抬脚都感觉自己提在了一团棉花上一样,根本不受半点力。

    杨斌狞笑着看着手中的猎物,感受到他的生命力在自己的手中渐渐消逝,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这种感觉,好似三伏天吃了一块冰激凌一般舒爽。

    挣扎了一阵,迷彩男终于放弃了反抗,可是他画满油彩的脸上却依然满是坚毅与不屈,看得出,这个人受过最严格的训练,任何人都无法从他嘴里掏出任何一点情报——哪怕是以死相威胁。

    迷彩男的心底里也是这样认为的,在他想来,自己虽然暴露了行踪,被这个行动诡异、度绝快的沃尔特-菲尔抓住,但他绝对别想从自己这里问到任何一点情报。想到自己早已在沃尔特-菲尔给那个女人磨脚的时候就将他们的位置通过无线电报告给了领,很快就会有无数装备齐全的战士聚集到此处围剿这个坏了他们好事的沃尔特-菲尔,迷彩男心头就一阵欣慰,心说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

    就在迷彩男沉浸于自我陶醉中时,杨斌凑到他耳边,轻轻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无法从你这里得到任何情报?”

    杨斌这句问话犹如炸雷一般将迷彩男震得满脑袋嗡嗡直响。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杨斌所用的语言居然是纯正的东京腔调的日语。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沃尔特-菲尔从一开始就知道了眼前这个迷彩男的身份。

    迷彩男脸色惨白,一般是因为缺氧窒息,一般是因为心中惊惧。上头在派他来侦察沃尔特-菲尔的行踪之前,曾经专门开过一个会议。在会议上,作为负责人的三井寿详细介绍了他们所收集到的沃尔特-菲尔的生平资料,尤其详细地介绍了他和美国各大财团之间的不为普通人所知的关系。迷彩男还清晰地记得,三井寿在会议上一再强调,此次行动将是依次绝密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尤其是不能暴露他们的身份。一方面,沃尔特-菲尔在美国的关系网实在太深广了,一旦被他逃脱并查出袭击的身份,那么以沃尔特-菲尔的性格,他必然会动用各种关系展开报复,以他的人脉,对大日本帝国的军事复兴将会造成极大的障碍。另一方面,珍珠港基地刚刚受到不明潜艇的袭击,美国上下正在红着眼睛寻找凶手,这时候如果传出有日本武装人员袭击美国公民的事情,恐怕全美上下立刻会把珍珠港遇袭事件和60年前的珍珠港事件联系起来,到时候这个屎盆子百分百会落到日本头上。

    想到这一点,迷彩男再也没有之前殉道般的自我陶醉感了,他憋出最后的力气,拼命用各种方式击打杨斌的要害,可惜,所有的攻击都如泥牛入海,没有溅起半点浪花。

    杨斌欣赏着迷彩男的垂死挣扎,待到他感觉有些腻歪了,杨斌的五指突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迷彩男的颈骨顿时粉碎,而他的身躯也在一瞬间停止了挣扎,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