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少女的模样很让人心动,但杨斌对她却只有欣赏,并没有什么坏心。他再怎么混蛋,还不至于去祸害无辜的国人,更何况,少女脖颈上细细的绒毛,表明她还未经人事。

    通过交谈,杨斌了解到,少女名为徐蕾,是锡城商校酒店专业的二年级学生。锡城商校虽然只是一个高职院校,但因起专业特色的关系,在日本酒店业有很深厚的关系,每年都派出好多学生到日本当研修生。而这所谓的研修生,其实就相当于实习生。日本方面因为研修生人工便宜,人又老实,很喜欢使用这些中国研修生,而这些中国学生则因为这段研修生的经历能够让他们在未来的就业中获得更大的优势,也很希望能够获得研修生的名额。而这徐蕾,就是其中的一个。

    经过短时间的攀谈,杨斌对徐蕾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除了最重要的老乡的因素外,最让杨斌产生好感的便是徐蕾的洁身自好。

    再过一个多月的9月底,徐蕾的研修生合同就要到期了。而在日本的这一年中,徐蕾却并没有像有些人那样被日本社会的繁华弄花了眼睛,从而做出有辱国格和人格的事情。

    尽管来日本的时间不长,但已经将东京的红灯区逛了个遍的杨斌却很是了解一些来日本留学、研修的中国女子在夜幕下的勾当。她们怀揣着盲目的幻想来到日本,现日本的都市确实如同她们在国内听说的那样繁华,但与此同时,她们也现,自己并不属于这片繁华。对于日本社会来说,她们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外来。甚至是入侵。日本社会的排外让她们难以融入其中,除了研修生因为有研修合同而不需要为寻找工作奔忙外,绝大多数地女留学生们找不到理想中的工作。除了极少数家世优渥。她们只能在餐馆里依靠洗盘子赚取每小时700日元的最低工资,而工资稍高地服务生地工作,则全部被日本女学生包揽,完全没有中国学生的份。有不少曾经留学海外的的海龟们喜欢在人前吹嘘国外的生活是如何的舒适,好像国外遍地是钞票,就等你弯腰去捡,但如果留意分析他们的话,我们常常可以现他们很少会向别人详细介绍自己的生活。自己住在哪里,做什么工作,收入情况如何,他们一般都是绝口不提地。之所以会这样,很可能是因为他在国外实际上是个洗盘子、擦皮鞋,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的小人物。

    而那些在日本求生存的中国女子们也同样如此,在梦想与现实巨大的反差下,为了能够留在日本。为了能够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为了能够有足够的金钱供自己挥霍,有些女留学生甚至是女研修生便学会了出卖自己的*。有些人嫁给了年纪足以当她祖父的北海道鳏夫,有些成为了*,有些在按摩房给自己找了份兼职……

    据杨斌了解。这种现象在日本地留学生中相当的普遍,毕竟日本本国的女学生当需要大量用钱的时候,先想到的便是出去做援交,在这种社会风气下,女留学生们会做出这样地选择也不难理解。

    但徐蕾却明显是个异类。也许是她的研修地点是西山旅馆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字号的关系。又也许是京都的整体社会氛围要比东京来得清爽地关系,长相温婉可人地徐蕾并没有沦为某些不良份子的目标。也没有自甘堕落沦为别人地玩物。

    杨斌在心底里对于像徐蕾这样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孩子有着天生的好感,因此,当徐蕾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谈话时间与范围已经出了旅馆有关规定而慌忙告退的时候,杨斌一把拦住了她。

    “把这个拿去,随时挂在脖子上。”杨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徐蕾。这块玉佩正是杨斌前些日子制作了用来保护家人的那批玉佩的残次品,品相虽然没有给家人用的那么好,但也算得上是十分好的法器了。

    尽管在法器层次上这块玉佩是件残次品,但在普通的玉石收藏上这块玉佩却是块不可多得的上品流水料,更为难得的,是这块玉石通体火红,是一块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红玉。徐蕾虽然不懂玉石鉴赏,却也明白这块玉佩的价值不菲,忙摆着手拒绝道:“不!不!我不能收您的礼物。”

    拒绝的同时,徐蕾很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杨斌的神情。有关的职业规定与职业道德固然是她拒绝接收杨斌礼物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徐蕾很担心杨斌是个无事献殷勤的居心叵测之徒。想到这里,徐蕾不由得开始后悔自己的话太多了,平白招来杨斌的注意。

    对于徐蕾的拒绝,杨斌早就在意料之中,他也不以为意,如果徐蕾立刻收下他的礼物,恐怕他也要失望了。但对徐蕾的好感,让杨斌不自觉的想要保护她的周全。毕竟,日本这个社会对中国人来说太过于危险。杨斌丝毫不想徐蕾这个老乡在临回国的当口遭遇什么危险。更何况,杨斌隐隐感觉到自己此次京都之行将会遇上一场恶战,虽然不知道战斗会激烈到什么程度,但能够让杨斌产生这样的感觉总归不会是小事,弄得不好,大半个京都都会被毁掉。也正因为此,杨斌猜想到给徐蕾一块玉佩,给她增加一份自保的能力。

    徐蕾自然不知道杨斌的盘算,只是一个劲地婉拒。

    杨斌有些不耐烦了,用锡城话喝道:“收下!”

    杨斌的喝令声饱含着他强大的精神力,再加上又是用徐蕾最熟悉的锡城话喝出来的,徐蕾的脑海顿时变得一片空白,只知道按照杨斌的命令行事,乖乖地将这块玉佩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待徐蕾离开了房间,杨斌一个人将为数不多的行李放在壁橱里,面对着庭院在榻榻米上盘膝坐下。因为心中那一丝不好的预感,杨斌收起了初到日本时的玩闹心思,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打坐调息,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将状态。

    这一打坐,便是数个小时,待杨斌从入定中醒来,已经是夕阳西下,华灯初上的时间了。

    就在杨斌将全身鼓荡的真元收拢进丹田后没多久,房间大门那里传来三声轻轻的叩响声。

    “进来。”杨斌调整了一下姿态,做出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大声喊道。

    “真是打搅了。”门口传来柔媚的女声,与此同时,房间的大门被移开,一个穿着盛装和服的漂亮女子侧着身子跪坐在房门口,向杨斌郑重地叩头行礼。

    “什么事?”杨斌问道。

    和服丽人恭恭敬敬地对杨斌说道:“李先生,晚饭时间到了,经理让我问问您,想要什么样的晚餐?”

    杨斌随口问道:“你们这里的晚餐有什么特色吗?”

    “我们这里提供京都最正宗也是最高级的各种日本料理和清酒,所有的材料都保证是最新鲜的。而我们店里最出名的便是日式牛肉火锅和京都豆腐了。”

    和服丽人在征得杨斌的允许后,膝行了几步,来到杨斌身前两米左右的位置,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印制精美的菜单,将之正面朝杨斌,双手送到杨斌面前。因为双方间距很长,和服丽人不得不跪着将上半身向前伸到了最大限度,仿佛整个上半身都贴到了地面上一般,才将这菜单送到了杨斌能够伸手就能轻易拿到的位置。

    杨斌知道这是日本的传统礼节,倒也没有任何不忍的感觉,很自然地拿起菜单看了几眼,说道:“那就来一份牛肉火锅吧!我要神户牛肉。”

    服丽人也没有用笔记录,只是轻轻应道便算是记下了。

    杨斌知道她们受过专门训练,在记忆客人所要的服务方面绝不可能犯错误,嘴里也不停顿,又接连点了几样小菜和清酒,便让她退下了。

    不得不说,日本的牛肉火锅的确有其独到之处。和中国的火锅相比,日本的火锅因为不用汤料、辣椒,所以味道显得有些清淡,但也因此将食物的真滋味保留了下来,所以有着一种别样的可口。

    杨斌按照日本的饮食传统,将火锅里的食物全部吃完后,又用剩下的汁水下了一碗面条,吃得十分尽兴。

    酒足饭饱,杨斌又去旅馆内的公共浴室内泡澡。虽然杨斌所住的房间有独立的浴室,但他早就听说日本旅馆的公共浴室大多非常有特色,在其中洗澡不仅能洗净污垢,更是一件赏心悦目的美食。而这西山宾馆的公共浴室,最出名的便是在洗澡池旁,有一道水瀑从一面古老的石墙上倾斜而下,让人感觉自己不像是在都市中而是在深山中的一处温泉中泡澡一般,格外舒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