斌此前从没有在华彬等人面前展现过非人的力量,所手让华彬惊得两腿一软险些倒在地上,嘴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来。

    “斌哥原来是武林高手啊!”华彬心想。但他的猜想离事实还有一段距离。杨斌的本事岂是所谓的武林高手可以比拟的?

    而在座的人之中,除了杨四,其他人也是一副目光呆滞的样子。毕竟华彬刚才的样子太过于骇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自己站起来的,根本就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地上提了起来。

    杨斌打了一个响亮的响指,唤醒了被刚才的异相震昏的众人,笑道:“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过会一些功夫而已,有必要这样惊讶吗?”

    林子晟呢喃道:“斌哥,你……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的?”

    不可否认,中国人心中永远都藏着一个武侠梦,不过正常人从来就没有奢望过能够实现这个梦想。毕竟,除了在小说中,从来就没有人真正见识过武林高手出招,久而久之,也就把武功当成神话来看待了。

    可刚才的举动,却颠覆了他们的这一常识,因此,在场的大多数人多多少少显得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而杨斌给他们的震撼还远远没有结束,他说道:“我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的你们就不用管了。你们只要知道,不久之后,你们也能学会这一手就行。”

    “什么?!我们也能学武功吗?”刚刚还呆若木鸡的华彬顿时跳了起来。

    “没错!只要你们愿意学。”

    “我要学!我要学!”不仅是华彬,林子晟和柳依兰也兴奋起来。

    杨斌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说道:“学武的事情等会议后找杨老就行。咱们先把这个小丫头的事情处理完。”

    华彬等人回头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杨四,心说:“斌哥不说还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个老头子也是个武林高手啊!”

    但众人很快就收敛了心神,将心思集中到眼下的事情上来。

    看到一群人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苏清琼紧张得脑门上直冒汗,房间内地空调打得很足,更是让她觉得浑身冷。两排如扇贝般的皓齿互相撞击着,出咯咯的一连串轻响。自古以来,知道太多秘密的人可从来就没有好下场。

    “斌哥!不要杀我,只要留我一条性命,你让我干什么都行!”直觉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苏清琼忙扑上前去企图抱住杨斌地大腿。她算是看出来了,在场这么多人,别看他们一个个在外面耀武扬威为一方之雄,但在杨斌面前。他们依然是乖乖听话的家养兔子。所以,她绕过了华彬,直接向杨斌仓皇求饶,与此同时,她还不忘稍稍扭动自己美好的身材,露出更多的肌肤,好让杨斌知道她的价值所在。

    杨斌心中冷笑。这样的容貌还想来引诱他?别开玩笑了!还没等苏清琼靠上来,杨斌五指一扫。一股罡风就将她像落叶一般吹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苏清琼被这股大力撞得浑身骨头都仿佛要碎了一般。五脏六腑更是像被一把巨锤砸过一样痛闷,她嘴巴一张,肺腑中的那股憋闷就从喉间窜了出来,化成一道血箭疾射而出。

    从墙上滑落到地上。苏清琼整个人仿佛面条一般瘫软下来,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在口中出微微的呻吟,才表明她还是一个活人。

    华彬看着有些不忍。但杨斌要做地事情他从不反对,再加上这苏清琼为了一点钱在他身边做卧底,实在可恨。幸好他嘴巴严,没有让她知道什么秘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可尽管如此,华彬知道,自己失察之罪已经是不可避免了,所以他也没有什么脸面来向杨斌替她求情。

    其实在杨斌心里早就对如何处置苏清琼有了自己的打算,华彬此时就算向他求情也无济于事。

    杨斌五指一抓,苏清琼就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提到了空中,如同屠宰车间内被挂在钩子上的猪肉一般缓缓平移到了杨斌身前不到三米的地方。

    杨斌食指一弹,一股真气射入苏清琼的体内,平抚了她地伤痛,让她有力气睁开眼睛被开口说话。

    “放过我……求求你……”苏清琼虚弱地求饶道。

    “放过你?可以,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只要能放过我,我什么都愿意做。”苏清琼的声音比刚才大了一些,活命地希望让她振作起了精神。

    “打个电话,约那个收买你的人出来。”

    “好……”

    ……

    待那两个大汉将苏清琼架出会议室,华彬问道:“斌哥,真地放走那个女人?”

    “到时候再说。”杨斌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

    ……

    袁耀这些天来仿佛一只受惊的兔子,总觉得不安稳,稍有风吹草动就惊惶不安。一把六四式手枪始终保持着上膛状态,也不怕走火打着了自己。

    袁耀很是后悔接下了这个任务,没想到原本挺简单的一件事情,居然会扯出这么多大人物,会搞出这么多事端。

    袁耀本是国安局下属驻苏南地区一个秘密行动小组地组长,在国安系统内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号人物,虽说没有各地市级国安局长前呼后拥的威风,但好歹薪水待遇以及权限并小,不过是平时不能太张扬罢了。

    但在前段时间,袁耀却接到了一个秘密任务。正确的来说,并不算是任务,因为这个任务地布并不是官方,而是国安系统第二号长吴曹捷的大公子吴斐,因此,只能称为“私活”。

    “私活”的内容很简单,调查一个名叫杨斌的大学生,并将一个名叫郁倩倩的女子弄到北京去。

    袁耀不是一个不谨慎的人。他很小心地从吴斐那里探取消息,最终确定,这位大公子之所以会布这样一个私活,不过是看上了那郁倩倩的美貌,打算将她诱骗到北京去。这位大公子的德性袁耀有所耳闻,是个没心没肺无法无天的主,仗着自家老子位高权杖,常常做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强抢民女对他来说早已经家常便饭了。

    可这一次,这位胆大包天的大公子虽说依然难掩其好色本质,却又表现出了非常的谨慎,在电话里再三强调一定不能惊动杨斌,要在他不知不觉中把郁倩倩弄到手。在以往,这位大公子可是随便给人家情侣扣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强迫他们就范的。甚至有传言,这位大公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和那女子上床,别人的痛苦仿佛就是他性兴奋的源泉一般。

    袁耀询问过吴斐原因,这吴斐却告诉他,这杨斌是总参和国安两处都挂号的人物,上面有人正在查他,如果像以往那样做,难免会引起上面一些人的不满。而这个郁倩倩,据调查和杨斌所做的那些事情关联不大,就算是失踪,也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只要到时候等她就范后,强迫她写下一些不利于杨斌的供词,让他老头子吴曹捷打个招呼,就说是国安方面为调查需要秘密扣押郁倩倩进行讯问就行了。

    袁耀盘算来盘算去,觉得不过是一对大学生,再怎么有背景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来,自己帮着大公子做成这件事,只要大公子在老头子那里吹吹风,自己指不定就飞黄腾达了。思量之下,袁毅最终答应了吴斐的要求。

    可接下任务后,袁耀才现,要不知不觉从杨斌身边带走郁倩倩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两个人就像是被胶水黏在一块儿似的,整日里都不分开。就在袁耀冥思苦想如何行动的时候,杨斌和郁倩倩却飞新疆去攀登慕士塔格峰去了。

    袁毅通过大公子的渠道,假借总部的名义要求谢红星单独向他汇报杨斌和郁倩倩的行踪、举止。他本来只打算借此收集一些材料,好方便他规划日后行动方案,却不料,杨斌居然撇下郁倩倩,单独上慕士塔格救人去了。

    袁毅意识到机不可失,忙派人制造了一个车祸,将郁倩倩的父亲郁明骏撞伤,诱使郁倩倩单独飞回锡城。

    就在袁毅的计划进行到了一大半,眼看着就要成功的当口,却传来了一声晴天霹雳,郁倩倩乘坐的飞机居然遇上恐怖袭击而坠毁了。

    袁毅虽然是个特工,早已见惯了生死,但对此依然不胜唏嘘,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就这样香消玉殒了,还真是令人惋惜。但与此同时,他心底里却隐隐感到一丝轻松,这样一个小姑娘与其落入大公子那样的禽兽手里,还真的不如就这样死掉算了。而这次任务的失败,大公子也不能怪到他头上,虽说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没有了,但也不是很可惜。

    可就在袁毅轻松了没多久,一条条令人眼花缭乱的消息传来,整个华东的情报机构都被动员起来,而他们的目标,却赫然指向了杨斌。

    看着手头的一条条情报和相关部门的通报,袁毅只觉得头皮麻。

    “这个杨斌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袁毅只觉得自己稀里糊涂地就撞上了一座即将喷地火山口,那山口内灼热的熔岩随时可能将自己的吞没。

    袁毅很先知先觉地准备销毁自己曾经执行过大公子有关指令的证据。但于此同时,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负责监视杨斌的特工全部不明原因昏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