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杨斌和郁倩倩照例一早起床跑步到山顶。

    到达山顶后,杨斌按老规矩将家传拳法从头到到尾练了一遍,感觉和以往大不相同。以前练起来虽说虎虎生威,但却刚猛有余,机变不足。而今日一趟拳下来,却是份外的圆润自如。随着拳法的演进,杨斌按照补天诀所述的心法运转真气,只觉拳劲份外有力。虽无平日那么刚猛,却多了一份收自如,威力反而越强劲。而体内那股不听话的真气在“升级”为先天真气之后,即使在身体处于静态的情况下,也会自行沿着各条经脉运转了。而杨斌按补天诀心法搬运真气时,也是如臂使指,顺畅非常。

    杨斌趁别人不注意,偷偷拣起一块石头打了一拳,却见那石头表面无事,和平日见一拳下去石头立马迸裂大不相同,但敲碎表层一看,却见石头内部都被拳劲碎成齑粉。杨斌大喜,心想进入先天境界果然不同,更坚定了努力修习补天诀的决心。

    不过杨斌心中依然有个疑问。现在他脑海中的补天诀只是一个片断,从其文辞上看,似乎只是一部典籍的开头部分,按法修炼,还能突破现有境界更进一步。可是在杨斌的认识中,武功心法到了先天境界就已经是尽头,从未听说有人能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除非是传说中的修仙……想到此节,杨斌心头一震,冒出一身冷汗。

    修仙,那可是长生不死之术,杨斌对此从未对此有过奢望。一来神仙只存在于神话之中,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明世宗,多少帝王对此孜孜以求,可都以失败告终,这仙道凭什么偏偏垂青自己?杨斌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凭空从天上掉下馅饼的好事。结合自己身体的特异状况,杨斌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二来,杨斌看那些有关修仙的小说野史,都说要修仙就要断绝七情六欲,要抛家出世,方能有所成。杨斌有父母亲朋,最近又有了女朋友,更不要说在外面还有一堆的“床伴”,生活得无比滋润,要他常年待在深山老林啃野菜,没有鲜肥滋味之享,没有妖娆美女相伴,那种日子只是想像就让杨斌不寒而栗。况且,一人独活于世,看着自己熟悉的亲人朋友一个个老去,那是何等的悲凉?

    不过补天诀进入先天境界的特点便是二十四小时都能运转,无论有无意识,先天真气都会沿着固定的经脉运转搬运,不断壮大。就算杨斌以后既不运动也不主动运功调息,这股真气也会不断壮大,直至突破目前的境界。

    想到此节,杨斌长叹一口气,心说:“既来之则安之!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打定主意,迎头而上,尽早突破现在的先天境界,查明真相,争取把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

    就在杨斌心事重重之际,郁倩倩从小店里探出头来,喊到:“面好了,进来吧!”

    “来了!”杨斌放下心事,进了店内,却看到郁倩倩端来一碗面,色香俱全,和以往绝然不同。尝了一口,很是美味。心知刚才郁倩倩没和自己对练,而是转进了店里,原来是弄出了这一碗美味。

    杨斌心中感动,众目睽睽之下抱住郁倩倩说道:“还是老婆大人贴心!”

    郁倩倩却也没有像昨日那样拿拳爆锤杨斌,而是羞红着脸不说话。

    “老杨!你得了这么个孙媳妇可是有福了!”店内诸人哄笑,对着正吃面吃得满头大汗的杨锡麟说道。杨斌望去,原来自己祖父也早到了,但现在正忙着吃面,也不回答众人,只是哼哼了两声以示回应。

    吃完早餐,杨斌和郁倩倩手牵着手慢慢踱下山。一来,今天上午要到十点才有课,早上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二来两人自确立关系以来,还没有真正两个人约会过。此时山间无人,空气清新,景色秀丽,正是约会的好地方。

    一路上卿卿我我,说说笑笑,两人正在开心之际,山路两旁突然窜出来十几个手持刀棍戴着口罩的蒙面大汉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就是杨斌?”领头的一个蒙面人问道。与其是询问,不如说是确认。

    “正是。有何贵干?”杨斌眯着眼睛笑着问。这些人大多手持铸铁自来水管,个别人还拿着砍刀,普通人见了难免吓得屁滚尿流,可杨斌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按杨斌以前的水准,这么点人都不够他塞牙缝,何况现在功力打进,更是不在话下。

    郁倩倩表现也很冷静,只是靠紧杨斌一步,暗自戒备。

    见两人没有预想中惊慌失措的表现,领头的蒙面人很是意外,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小子!听说你很嚣张!今天我们就来领教领教!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我们的棍子硬!”

    这种场面杨斌见多了,听这番莫名其妙的话就知道肯定是有人和自己有过节,喊人来报复。不过细想之下,最近自己行为很是收敛了,并未得罪什么人。正想不是要出手把他们吓唬走,那领头的蒙面人的一句话却把杨斌激怒了。

    那人见杨斌不语,以为杨斌害怕了,很是得意,嚣张地说道:“害怕了?知道害怕就从我们裤裆里钻过去。让你身边的妞陪我们乐和乐和。”

    杨斌既然接受了郁倩倩,就绝不会让她受到委屈。这些人如果只是单纯的打架的话,那杨斌顶多给他们一个小教训而已。可此时他们却对郁倩倩心怀不轨,可就犯了杨斌的大忌。就见杨斌双眼变得赤红,浑身冒出一股杀气。而那人却丝毫未觉,还在滔滔不绝地耀武扬威,而其他人也是嘿嘿**,仿佛郁倩倩已经是他们口中肥肉似的。

    还未等那人说完,杨斌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巴掌挥在他脸上,就听见一声惨叫,领头那人就被扇得两脚离地,整个人向一旁飞出去几米,倒在地上捧着脸呜呜直叫。因为戴着口罩,也没法看到伤势如何,就见口罩迅被献血染红,不多时,那血就淌了一地。

    其他歹徒先是一愣,继而纷纷举起手中家什向杨斌挥来。杨斌哪能让这些瘪三打到?迅冲入人群之中,抓住其中一人的棍子,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把他踹飞了出去。

    手中有了棍子,杨斌如虎添翼,把棍子舞得密不透风,虽有十几把钢管和砍刀向他挥来,却丝毫近不了身。没一会儿功夫,围在杨斌身边的这些人就被杨斌敲断了手脚,痛得在地上打滚。

    待杨斌收拾了这些人,转眼看郁倩倩,却见她身边也躺着两个人。原来这两人见杨斌被围,便趁机扑向郁倩倩,却被郁倩倩打趴在地上。郁倩倩心恨这些人色胆包天,下手可比杨斌狠多了,就见这两人的双臂被郁倩倩用重手法这段,两只手臂呈现一种怪异的角度,骨折处的臂骨都戳出了皮肉。两人早就在剧痛之下相继昏迷过去。

    “你没事吧?”杨斌边问郁倩倩,边上上下下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没事!”郁倩倩说道,眼睛却充满仇恨的死死盯着那还倒在地上呜呜呻吟的头领。刚才这人的话语很显然勾起了她心底的痛苦,让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看到郁倩倩的眼神,杨斌自然也明白了她的想法。杨斌走到那人跟前,一把拽下他的口罩,只见此人一张脸虽然血肉模糊,却也能大概分辨出相貌,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很是凶狠。杨斌对他的脸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一时却想不出在哪里看见过。想了半晌,才记起以前在警局看到的一张通缉令,此人和那通缉令照片上的人长得很像。

    杨斌点了根烟,缓缓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那人只是痛得哼哼,并未回答杨斌的问题。

    杨斌知道此人虽然受创不轻,口鼻直冒鲜血,但自己刚才下手很有分寸,他的模样虽然恐怖,但并不影响说话能力。

    “不说是吧?”杨斌冷笑,伸手抓过他的右手。那人虽然想要反抗,可在杨斌恐怖武力下又怎么可能成功?就见杨斌手指一捺,那人的右手食指第一节就被压成了薄薄的一片烂肉。

    十指连心,手指受此巨创,那人痛得出“啊”的一声惨叫,就想昏过去。杨斌哪能让他如意?一丝真气输入他体内,刺激他的神经系统,让他保持清醒,又让他对痛觉加倍敏感。

    那人嚎了好久,直嚎的声嘶力竭。待他嚎完,杨斌又问:“回答我的问题?”说着,又要去捺他的中指。

    见此情形,那人忙忍痛喊道:“我说!我说!”

    讯问了半天,原来此人名叫谢洪斌,几年前在家乡因**幼女被警方通缉,一路逃到了锡城,隐姓埋名加入了锡城一个黑社会团体当了打手。几年来靠着一股子蛮劲倒也混出了一点名堂,成了帮会中的一个小头目。前几天他一个正好在锡城上大学的堂弟和他说自己在学校被杨斌欺负了,他便领着一干手下四处探察杨斌行踪,终于探察出杨斌喜欢每天早上爬山,于是便在今天设下了埋伏,企图给堂弟报仇。不过在看到郁倩倩时又犯了好色的老毛病,便动了劫色的念头。却不想杨斌如此强悍,自己一干人等连人家一根毛都没伤到,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杨斌最见不得强暴妇女之事,听此人如此下作,便动了让他下地狱的念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