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并不同于是地球,就信息传递这一点上就是远远比不上的,但是就事情一再发生的时候,终究还是会有着传递出去的时刻,卫一执掌着玉阙这件事传递出去,便已经拥有了不少散修,伺机环候在旁,如此这般之下,消息想要不传递出去的话都是困难……

    而对于这些探视之人,卫一也没有想要驱赶,他们知晓了自身的实力之后,自行就是会退让的,他心中也是有着想要让他们将消息传递出去的想法,无论卫一是否有着私心,至少这样的话,确实能够减少他很多的麻烦。

    而时间如此之下,便是这样的过去两个月有余,原本已经有些喧闹的玉阙,却似是终于经受住了靠近,从而就在高辛离开之下,稳稳的就北山之中占据了脚跟,那一位位打着不同主意的拜访之人,也是一一的离开。

    就在这段时rì,幽冥之地与着卫一的嗜血幡,已经开始相互的融合,卫一就只感一阵阵的异动,开始不断的从着嗜血幡之内荡出,好似随时随地都会晋入顶级法宝行列似的!

    卫一就这样的等待着,静静的等待着……直到……

    “久闻卫一师弟剑术高超,而今剑离特意待门下师弟前来拜访!”

    卫一先前便是已经感觉到其波动的存在,却是并没有留意,直至他靠近了此处之后,卫一这才注意到他,以着紫云法力凝聚成了他之模样,就只见着紫云幻镜之中,直接的浮现出了两位身影,两位身影相貌虽是相差不大,但很容易就能够知晓着那略微行至于背后的身影,明显是一位长辈,只是对方的样子,却是让着卫一愣了愣。

    卫一以着感应之法,却是发现而今这位口说自身剑离之人,就是不rì之前,那位闯入到寒露岛上,自述自己乃是真虚的散修真人。就上一次的话,卫一便已经之知晓了,此人拥有着两个身份之人。

    而今听到他所说自己的名字,这才真正的确认了他的身份!

    而就在他身边的那人,卫一也并没有感觉到陌生,就是在着先前寒露岛上,遇到的那一位剑术甚高的剑山。

    就这东祖洲上,说大可以说大,说小的话也可以说小,而今这两人一同的出现于此,卫一对于其目的的话,却是不难想象,想来那位剑山的话,又或是想要与人比剑吧?而至于这那位真虚……

    如此这般光怪陆离的想了一下,他之目光却是放于了对方身上,许是这位所谓的剑离,还不知卫一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依旧面带着微笑的看着卫一,而卫一也没有点破微笑着应了几句后,便是邀请说道:“两位远来是客,就请下来休息吧!”

    “休息就不用了!其实这次我与着师弟前来,实则有一事求之。”剑离却也没有故弄玄虚,交流了几句之后,便是直接表明了缘由。

    “但说无妨!”卫一笑着应了一句,可是言辞之间却是不甚亲昵。

    而就此时,剑离却也没有在意,听到卫一这么问了之后,便是开口说道:“我门内的这位师弟,誓剑成痴,就剑术上的造诣却也是着实不低的,而今听闻师弟你剑法奇特,故而特意代他前来请教一番!”

    就在真虚还是剑离之时,他说话客气,神态谦和,可是就在作为真虚之时,他却是一十足的yīn险小人嘴脸,如若卫一不是拥有着感应之法,能够知晓两人乃是一人的话,怎么也不会将着这两个人就这般的联系在一起。

    就只见着这位剑离刚刚话音落下,剑山的身影却已经直接的向前跨了一步,执礼说道:“还望卫兄不吝赐教!”

    就在这一次的仙门大比当中,他以着绝对的优势得以了二十四名,虽然未决魁首,但是依旧有着绝大多数人,将着这一名头防于他的身上,可是这一名头就在北山仙门之中,却是不甚响亮,就那些北山的仙门之人中,竟然还是有人认为着眼前的这位卫一也拥有着夺取魁首的资格。

    就原本之时的话,他却是并未将着这个名字放于心上的,暗想着这样的一位不若只有着真气之境的人物,又如何会是自己的对手,特别是大比之后,他之实力的话,却是有有所增长,而今的话,就算是真丹真人面对着自己之时,也是需要避其锋芒,如此的情况下,更不会将那传言放于心上了。

    可是就这这段时rì以来,卫一的声势却是变得越来越高,隐隐当中竟然是已经有着盖过他其自身之势,再加上他本就是嗜剑之人,故而,这才有了前来拜访、一试究竟的冲动。

    “赐教却是不敢当,既然剑山兄有着这样兴致,试试也是无妨。”

    剑山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听着他语气随意,似是根本不将自己放于眼里,心中隐有怒气闪过,不过就此时的话,却也没有多说,就只是闷着xìng子退了下去。

    卫一的身影慢慢的飞离玉阙山巅,屹立于空间之上,对着距离着差不多一里开外的身影,笑道:“剑兄,请吧!”

    剑离就在旁边听着,脸上虽然依旧的带着微笑,心中却是隐有着讥讽之意,卫一‘不知道’剑山的实力,他这位师兄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暗想着等一下的话,这一位什么劳什子的殷墟大能,怕是会大吃一惊了!?

    就如同是卫一所想的那样,他这一次来的话,并非就只是,为着师弟护阵前来的,作为真丹真人,所谓的自是眼前的这一道基了,他身有着异宝,能够掩盖自身一切讯息,借此虽有危险,但是这样的危险却也是值得去冒的。

    只是这段时rì以来,卫一的风头就如同是北海那位盛起的神秘人物,据说就在这北山之地上,已经是连挫了好几个真丹真人了,这虽是传言,却也不由不让他小心,故而,这才想借此比斗之间,试探一下这一位卫一的修为到底如何?

    而且,他不知怎么的,总有种莫名的感觉,就只感觉眼前的这位卫一,与着那位北海上那位兴起的名为卫孜的有着一分关系,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虽然卫一不若就只有着真罡一重之境,而那人所具有的大幽冥法力,却已经是超出了一般的真人。

    而之所以能够得出这样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同是姓卫缘故?

    剑山一听着卫一所说,却是没有再做退让,手上微微的一抬,顿时间,一道剑芒就空间之中一闪而过,一股股的雷电光芒似是就空间之中猛然间亮起,无数的电芒就空间之中缓缓的穿梭、弥漫,随即,又是直接的将其囊括于飞剑之中,径直的就是向着卫一轰击过去,正是他所修的天雷轰。

    他先前见着卫一似有轻慢之意,故而就心中的话,隐有着怒意,正是因为这如此缘故,一出手的话,便是雷霆之击。

    如若是常人见到的话,就在短时间之内,定是反应不过来的,只是卫一心中却是早有着准备,一见着对方一出手,自身的大地锤的话,随即的演化而出,直接向其轰炸而去。

    天雷轰一经轰出,整个天空之上,顿是交织出了无数道丝蔓,无数的火花就这其中飞快的迸溅、飞shè,而卫一的大地锤一经使用的话,空间之中的气息似是都一下的随之凝固住了一番。

    两股携带着不同力量的飞剑,就是这般的撞击在一起,顿时之间,一簇明亮的光晕顿时间,就从其间翻滚而出……

    剑山就剑术上的修为本就是不低,再加上自身的修为强过了卫一,这般的一剑之威,威力那是绝然无法想像的,这般一经碰撞的话,顿时之间,滚滚的电芒顿时间便是渗入到了对方那片空间之中,一下的就是占据了表面上的优势。

    可还不等着剑山欣喜,就只见着那原本窜入到凝固空气中的电芒,忽的开始缓缓的消失在了那片凝聚的空间之中,紧接着,就只见着对方那把飞剑的剑身之上,电芒猛然间暴涨。

    紧接着,那原本自己攻击与他的天雷轰,竟然直接的反震了回来,一下将着自己的飞剑反震了下去……

    剑离脸上微笑凝聚,而剑山脸上却是显露出了郑重之sè,就算他自幼生长于青玄剑门之中,看过了无数剑门典籍,却也是未见过这般诡异剑术,自身的飞剑攻击与他,竟然会将其直接的反扑回来,当真是诡异,不过,这般一剑当真是足够证明了对方名头不虚!

    剑山本就属于是偏执之人,这样的一剑之下,自是不会承认自己剑术不如与他的,口中微微冷喝一声,隐于在大雷音剑上的电芒,猛然剑的窜动而出,就只见着剑身速度之上,猛然间提升了不少,紧接着,便是再次的向其攻击过去。

    卫一原本还想要借以着灵虚玉阙剑抵挡下来,顿只是发现对方剑速极快,加之对方cāo控的jīng妙,以着自身灵虚玉阙剑,竟然是无法将其给压制住,又面见着他脸上隐有着得sè闪现,脸上却是不由的微笑了下。

    “剑兄,小心了!”

    伴随着卫一声音响起,先前那般还是粗陋、笨拙的飞剑,似是忽的一下发生了变化,就剑身之上就只见着其中一道道的紫光闪烁,卫一的剑速猛然间的加快了……

    原本敏捷、快速的飞剑,忽的似是一下转化了一般,变得无比的笨拙、缓慢。

    剑山脸sè难看,倾尽全力的cāo控起了自身飞剑,就只见着大雷音剑上电光不断的闪烁、交织,可饶是如此,卫一的飞剑依旧是比着他之飞剑快了很多。

    剑山的xìng子本就是要强,就前些时rì以来,面对着那一位神秘之人,宁死也是自求一搏,而今伴随着这般比斗,就只感觉体内的真罡消耗的异常快速,如此下去的话,自身的败像已定了!

    心中微微的一动,顿时之间,便是调动起了自身剑意,融入到自身的剑术之中,直接的向其攻击而去……

    卫一就只感觉就对方剑身之上,忽的一股剑意向着自身冲击过来,卫一第一时间调动起了自身剑意,直接就是粉碎了对方那道隐于飞剑之中的剑意,随即以着浩正剑意,加之肺宫金sè剑气,反噬对方心神。

    原本卫一见着他之剑术造诣罕见,心中有着几分忍让之意,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会是这般的要强、好胜,心中也隐隐的有了种不耐之意。

    ‘哎……’

    剑山口中忽的低哼了一声,原本闪烁着电芒的大雷音剑,顿是直接的黯淡了下去,整个身影也是就空间之中不断的抖动,脸sè也是逐渐陷入萎靡,剑山还待支撑,口中顿是忍不住的哇的一声,吐出了老大一滩的血液出来。

    也幸亏剑离反应的快,第一时间借以着洞天之力稳住了他,这才不至于让他从空间之中稳定了下来……

    “你竟伤……”

    剑离刚要想要借机发难,可随即,却又是想到了卫一先前的剑术,不由心中暗思:此人的剑术jīng妙、诡异,怕就算是我的话,也不是他之对手,这般纠缠下去的话,却是与我不利!

    一想到这,剑离却是又将着想要说的话压制下去,脸上带着平静说道:“难怪高辛真人,会让卫兄执掌玉阙,佩服、佩服……”

    说罢,也没有再行停留,直接的便是带着脸sè苍白的剑山,直接的飞离了此处,与此同时,一边行着还一边想着:此人身怀顶级剑术,而那人身怀幽冥大*法力,两种术法决然不同,就算是修行一种的话,怕就已经要耗去绝大部分心力了,又如何能够共修两种,而且他也只是真罡一重之境而今,想来因与着北海那人没有什么关联!

    卫一目光看着他的背后,直至他离开之后,这才缓缓的收起了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忽的有一种想要通过‘卫孜’,将着那位剑离给直接的杀死的冲动,只是如若这样做的话……

    卫一心中慢慢的将着这个念头压下,随即,身影却是缓缓的停留在了玉阙山上,先前他与着剑山斗剑,并未使用全力攻击与他,加上他自身得以离长青恩助,体内jīng元被其提升多倍,再加上身有秘法,损耗的话却是不慎太大。

    以着紫云仙籙,感应着对方远离真正远离了之后,卫一这才收起了自己的飞剑,这几个月的时间,这样的战斗的话,他也已经经历了不下数次了,似是也已经有了习惯了,故而的话,也没有多放在心上。

    就当作是早上起来修习执剑之术一般,自身身影刚要回到府邸之中,就只感觉身体上的嗜血幡内,忽的传出一阵的异动出来,紧接着,一声沙哑的声响,忽的从着其中直接的传递了出来:“少爷,您的嗜血幡要晋级了!”

    卫一心念一动,幽冥之气包裹着嗜血幡,浮现在了卫一手掌之上,卫一的目光直接的穿透了表面上笼罩的幽冥,就只见着隐藏在幽冥之气深处中,那一张血sè的幡旗忽的泛起了一团团血光,那一团团妖冶的光芒,环绕在嗜血幡的周边。

    卫一就只见着血sè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凝聚,似是要从这光芒转化成为了一团血液,而就在这个过程当中,卫一却是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嗜血幡的威力正在不断的提升着,原本积存于其中的真丹尸体,似也是被着嗜血幡所化、吞噬。

    整个幽冥空间之中,就只感一股混乱的波动,就其中飞快的荡漾着,整个空间之中似是正在经受着什么蜕变一样,不断的抖动、不断的颤抖……

    四周所站的空间,似是忽的有了些变化,就在玉阙的这片洞天之中,原本幽静的世界,忽起了几分波澜,伴随着嗜血幡的巨大变化,这样的波澜却似是变得越来越剧烈了。

    卫一心下不敢迟疑,催动着幽冥桥直接的冲天而起,整个身影直接的便是借以着幽冥桥,飞入到了中天之中,屹立于浩浩的云海之巅上!

    就在这云海之上,卫一也不需要什么掩饰,直接就是将嗜血幡抖了出去,顿时之间,嗜血幡之上黑气翻涌、血光冲天,一道道的黑sè雷电就在嗜血幡上不断的交织、弥漫着,一股股天地之间的奥妙、玄秘,忽的从着自身这件法宝当中传递了出来。

    卫一心有所感,身影直接的盘坐于幽冥桥上,巨大的嗜血幡开始缓缓的笼罩在了卫一的头顶,此刻卫一的心神全部的收入于己身之中,天地之间一抹抹的奥妙,随之卫一的感应,浮现于他之眼前,过往的记忆就在这时转化成了一幅幅画面,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卫一身影就这般的站立于这个如同异度般的空间中,以着一个局外人的视觉,这般的看着、看着……良久,所有的一切忽的转化成为了一声叹息,而伴随着这一声的叹息,过往的一切就如同是一阵黑烟一般的消失了,而就在迷幻的黑雾之后,那却是一条道,一条不知道通往着何处的‘道’!

    ps:本来这本书的话,还是有着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虽然心中有不甘,但是现在书写到这里,也算是一种结束了,也算是不是结局当中的结局了!不过就书中的结尾,还是留有着足够的希望和悬念,如若将来的成绩好的话,说不定将来纵横又让我再写下去!

    呵呵……自己小小YY一下,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感谢众位看官这段时rì的支持,老生退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